美国立国原则之十五:确保自由市场经济

亚当‧斯密与他的著作《国富论》封面(公有领域)

  人气: 15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7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美国史话》制作人方伟综述)美国第十五项立国原则是:自由市场经济。先父们认为,若要把繁荣推向极致,自由市场经济和最低限度的政府干预二者缺一不可。

整个美国宪法都是在设计美国的政治体制。当然它也涉及到了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经济体系。国父们认为,自然法所带来的经济体系应该包含两个元素:自由市场和最少的政府监管。

美国在实行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和最少的政府监管上,在当初其实是独创的,那时欧洲在王权之下,没有一个国家是这么做的。

当时在苏格兰有一个大学教授叫亚当‧斯密(Adam Smith),他写了一本后来很有名的书,叫《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这本书设计了那么一个经济理论,当年其实不光他在思考,法国有几个经济学家也构想出了相似的理论,但是在英国、在法国都没法用,当时都还是王权。亚当‧斯密的这些经济理论,变成了一种像知识分子在象牙塔里想出来的东西,没有地方可以实践。

年青的共和国实践亚当‧斯密的经济理论 带来一片荣景

美国的建国者们看中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就把它在美国用起来。所以这个《国富论》所阐述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终于找到了一片实践的领土,得到整个一个国家的试验。

试验的结果是什么呢?1787年美国宪法在制宪会议上获得批准,在1789年正式生效之后,到1905年差不多一百二十年,一百二十年之后的美国,以世界5%的领土和6%的人口,生产出了全世界50%以上人口吃穿住行所需要的一切,包括生活奢侈品。这就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美国实行下来的结果,是相当惊人的。

自由市场经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会让生命的各个方面都得到提升。依照自然法则,人有生命就会发明、创造,制造出财富,如果一个人没有了他应有的开发、创造、拥有、增加、控制、交易和支配他的财产的权利,那么这个人本质上是没有自由的。对任何的政府而言,既然保护人的生命,当然也要保护人所创造的一切财富,因此自由市场经济是与之紧密结合的,人创造了产品要能够拿去交易,变成更多的财富,这是生命的自然延伸。

自由市场经济的六项清晰原则

我们有必要来说一下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里所讲的经济系统,或者说当年美国经济的本质。他有几条很清晰并且很简单的经济原则。

第一就是,各展所长。每个人寻找你自己擅长的专业,专门生产一类东西,并且把它做得很好。

第二,政府不干预市场交换。人们在自由市场上做买卖、交换东西,政府别管别干预。

第三,由自由市场连接供求双方。

第四,价格由竞争来决定。政府不能定价,谁也不许定价,价格是由竞争来决定的。

第五,利润来自于产品价值。说白了就是,你做的东西不好你就没利润可赚。

第六,用竞争来提高品质、增加产量和压低价格。

这就是亚当‧斯密《国富论》中简单的几项经济原则表述,其中还伴随其它的重要元素叫作经济自由。

今天我们说起这些来好像是白话一样,不足为奇,但在当时却是一个首创。它规定政府不能定价,可是政府就是喜欢定价,价格高了他就想来抑制价格,哪里缺乏了什么东西,他就想把东西从这边运到那边去,政府看到问题都喜欢插手。到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那里,就更插手得一塌糊涂了,叫计划经济,结果经济被计划得一片萧条。所以美国在那个时候开始施行的经济体系是自由市场经济,政府把自己的手从市场抽走。

实现自由市场经济,有四个基本的经济自由要保证。第一就是尝试的自由,允许任何人尝试制作产品;第二是购买的自由,你不能说不允许我买哪个东西,或者不买哪个东西;第三是销售的自由,我想去哪里卖就去哪里卖,卖家不受区域的局限;第四是失败的自由,我可以失败,可以破产,破产是正常的,这样我可以重来。这四个自由就保证了经济活动的畅通。

政府应该扮演的有限角色与需承担的责任

美国国父们认同亚当‧斯密的看法,一个国家经济繁荣所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就是政府对于民间企业和经济活动的肆意干预。

但是政府又不是没有角色可以扮演,有四个方面的责任,一定要有政府来承担:

第一,政府有责任铲除市场上可能存在的强买强卖的行为或者势力。

第二,政府要杜绝在市场上出现的欺诈行为,杜绝欺诈,比如在产品质量、产地、厂商等方面说谎。

第三,政府负责杜绝垄断。当生意太成功了,我就随意定价,成功到挤垮所有同行业的经营者,那政府就要来管。

第四,就是政府要杜绝败坏道德的产品。比如色情、淫秽、娼妓、毒品、赌博等东西就必须杜绝买卖,这个政府要负责管的。

政府被赋予的这四种角色,很有道理,政府就像市场上的一个警察,维持秩序,管经济活动中的不法行为和不道德的事情。

亚当‧斯密的这套经济理论实施之后,美国一片繁荣,从此美国就超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导者。

美国经济巨轮偏航的历史原因

到了1900年后,美国经济出现了一些大的变化,与当时的共产主义思潮有关,那时出现了几件比较大的事情:一个是大规模的罢工,让美国人很困扰,怎么我们搞资本主义搞得这么多工人起来罢工?另一个是强大的托拉斯的出现,钢厂、铁路公司越做越大,最后开始把持价格,让美国人很忧虑。第三就是,神秘的经济周期的出现,就是经济危机,当时人们觉得看不太懂这种荣衰,觉得是不是资本主义带来的罪恶?第四就是,出现强大的工会,跟政府说我们要均贫富。所有这些都引起了对自由经济制度的某种怀疑。到了1929年发生了大萧条,美国经济一夜之间垮下去,那个事件成为了“旧时代”与“新时代”的分水岭。

大萧条之后,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开始了强大的中央政府,由政府花钱来搞“新政”。自那之后,很多人就认为,当初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老一套了,带来很多资本主义的罪恶,现在进入新时代了,我们要重新来解决它。那时代替亚当‧斯密理论的,就叫做《资本论》,卡尔‧马克思的东西。《资本论》进入了美国的很多大学,从那以后大学不再教《国富论》了,也不教这个国父的经济观点,反而是教卡尔‧马克思的东西了,凯恩斯主义还没有到位,但是已经开始一步步出现了。这就是美国逐渐走向中央政府,包括某种程度的计划经济的历史。

直到二次大战之后,1951年,才出现一些很有名的学者,开始写一些认识社会主义罪恶的书,包括很有名的一本书叫做《社会主义的悲剧》。那个时候,从1951年后的60年代之后,美国的学者才逐渐回头去找亚当‧斯密的书,重新认识亚当‧斯密理论的简单与神奇。

飞越5000年》的作者斯考森先生的看法是,其实大学经济系的学生,第一年就应该读亚当‧斯密的书,然后读美国建国时期这些建国先父们写的联邦文籍,这是学习如何办经济的最好办法。美国人需要走向回归,回归当初国父和亚当‧斯密他们为经济所开出的处方,其实是让社会真正繁荣的良方。

但是,要让社会和经济持续、稳定地繁荣,需要更正一件历史上没有完成的任务,那是什么呢?

造成美国经济荣衰周期的货币问题

飞越5000年》这本书中,检讨了美国在经济设计中一个比较致命的错误,就是美国的货币政策。

在费城开制宪会议时,国父们就决定了美国的货币,即美元,必须不受任何外来力量操纵或影响,而完全由人民来决定。因为国会是由人民选出的民意代表组成的,所以美国人民的代表就是国会,所以,美国的货币的政策必须由国会来决定。

不仅如此,先父们还阐述了国会要保证货币购买力的稳定,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另外,纸币的背后必须对应真金白银的贵重金属,就是今天我们说的“金本位”。今天美元不是“金本位”了,它背后是所谓美国政府的信誉,所以印多少钞票,美国政府自己可以自主决定,如果它大印钞票,大家就只能接受可能的通货膨胀。

但是国父们当初要的不是这个,乔治‧华盛顿当时就明确说,我们不能让货币贬值,美元背后一定要是金、银。

不幸的是,这个政策没有被落实。因为宪法刚确立时,美国面临的是经济凋敝,加上欧洲和美国的大银行施加的巨大压力,以及其它的政策失误,结果最后政府把发布货币的权力交给了一群银行组成的一个联合银行“美利坚银行”(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今天它叫“联邦储备局”。

当时建国先父之一的托马斯‧杰佛逊对这样的做法非常生气,他大声谴责:如果我们把货币权交给银行,他们就会用通货膨胀或者通货紧缩的法子,(这么一张一缩之下),让他们自己和靠他们长大的那些公司自肥,而美国的孩子会发现他们的父亲所创造的财富和家园会消失。因此,货币权必须还给人民、还给国会!

托马斯‧杰佛逊所发的警告也许听起来太过严重一点,但是有没有这样的迹象呢?每一次经济衰退发生后,丢掉房子、关掉公司的是不是借房贷的小老百姓?把房子收走的是不是银行?杰佛逊有没有他的预见力?

另外,老百姓在辛辛苦苦赚了工资之后,把钱存在银行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货膨胀就会使这些工资缩水、价值流失,这已经是我们已经早已习惯的现象,但是,我们有没有想一想,这种现象对吗?货币为什么要自动地、不断地失去价值?老百姓什么错事都没有做,他们的财富为什么会自动缩水?应该这样吗?这些消失的财富,跑谁那儿去了呢?

这就是我们要探讨的货币问题。

在美国,有个概念,叫做“分数银行业务”(fractional banking)。什么意思呢?就是银行目前即使资产只有100万美元,它却可以放出400万~500万美元的贷款,也就是说它实际的100万美元的资产,只需要是它放贷总量的几分之一(这就是“分数”的由来)。

托马斯‧杰佛逊说,银行放出去的贷款,其中75%都是不存在的假钱。银行放出比它实际资产多四五倍的钱,人们拿了这些银行借来的“不存在的”钱,开始修房子、开公司,把经济泡沫吹得大大的,等这个泡沫“啪”破掉后,银行再把这些撑不下去的房子或公司收到自己手里。所以,经济“荣”的时候,银行从它放出去的假钱中赚四五倍的投资回报,经济“衰”的时候,它把付不起贷款的房屋或公司收归自己所有。这种经济的荣、衰已经持续了二百多年,只不过是在工业化之后,频率和幅度更大而已。

但是这里,银行能够贷出比它实质资产多几倍的贷款的现象,就是因为银行自己为自己开绿灯,为了自肥而产生的制度。

在美国的历史上,从杰佛逊总统、杰克森总统到林肯总统,都曾经想把造币权从银行的手里收回来,还给国会,并且规定银行只能有多少钱就贷多少钱出去,禁止放贷假钱,从而打破这种经济的“荣衰”的周期,但是,都功败垂成。

美国经济要重新腾飞 须回归先父制定的原则

因此,很多的美国经济危机,一轮起一轮落的这个状况,依照建国者们的理论,就是由银行造成的。当然,1900年初诸多的社会问题,还与那时兴起的共产主义运动有关,话题太大,我们就不详述了。

川普总统当政以后,实施了一系列措施重振美国经济,成效令人刮目相看。那么在未来某个时候,保守派政府更强大的时候,斯考森先生认为应该制订一个法律,彻底更正国家的经济政策,回归到立国原则上来:

第一,就是回复金本位,货币背后用黄金来支持。

第二,印币的权力要从联储局拿回来给国会。当然在实际操作上可能还有很多现在预料不到的事情,但是要走回到正确的路上,确实是要这样做。

如果美国更正了这一项历史上的错误,斯考森先生相信可以让美国这一已经领导世界的国家,拥有更加强壮和更加健康的经济,能够腾飞得更高、更远。

这就是第十五项立国原则,叫做自然法所带来的经济体系——自由市场经济加上最少的政府监管,是走向繁荣的正确路径。#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