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声:中共“国保”就是“国祸”

2016年5月12日,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面甘醇公园排字炼功。(大纪元)
人气: 65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7日讯】不挂牌、不公开的“国保”,是中共政法体系专门用于打击人权、信仰的特务机构,是当今遍布中国大陆的“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机构。

中共的政法体系,暗无天日,势同恶匪。对于城管如何欺压小摊小贩,横行乡里,媒体时常会有新闻报道。然而,“国保”系统却隐藏在大众视线之外,并不为世人了解。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将政法权力重点注入公安部。公安部一局,即“国内安全保卫局”,在元凶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掀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国保体系成为“610”组织迫害法轮功的实际执行机构,省、市、区各级公安系统设“国保总队”、“国保支队”、“国保大队”。它虽然是中共建政初期军管和公安“镇反”功能的延续,但是在元凶江泽民的推动下,国保拥有了凌驾于其它专政机构之上的超级权力。

“610”是元凶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610”和政法委的唆使下,“国保”直接胁迫检察院和法院,使得一些检察官和法官紧跟在国保后面,以法律名义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行着破坏法律实施的勾当。

国保部门不设对外网站,就像国安机关、保密机关、军事机关不设官方网站一样,公安局官方网站上找不到国保工作的记录,国保负责人、人员名单基本都处在保密、隐蔽状态。

“国保”等同于法西斯“盖世太保”,他们就像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蝎子,见不得阳光,见不得天日,但是却狠毒无比。由于长时间浸泡在中共党文化中,他们失去了正念、良知。

国保的隐秘行为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秘密监听、监视法轮功学员

公安局内部网专设有严格保密的国保工作网站,省级国保总队网站与地市级国保支队网站联网运行,建有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监视系统,一旦法轮功学员进入辖区或入住宾馆、网吧、购买火车票、飞机票、办理银行业务,该系统就会立即记录并报警。国保把获得的信息转给地方派出所,由警察执行抓捕,而国保却躲在后面,保持隐秘状态。

二、拉拢、威逼各社会阶层,配合邪恶、充当线人

安徽司法厅长孙建新早在2001年3月就有一个在全省国保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长长的发言稿通篇都在讲如何迫害法轮功,还说省、市、县公安机关都要培养一批能深入内部或贴靠目标开展侦察、掌握控制重要阵地,活动范围大、应变能力强的“尖子”特务情报人员。当然,一切都是要用钱来收买的。

三、伪装、假冒公共服务部门人员,抓捕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大连市国保人员利用环保、物业、水电等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两个女人冒名收水费,敲开吴月菊家的房门,随后窜出一群男人,他们是普兰店“六一零”和铁西派出所的,强迫吴月菊去罗台山庄洗脑三个月。大连国保特务陈欣亲自打她脸,揪头发,扇耳光,并说:认不认识我,我就是你们法轮功上网的那个流氓特务——陈欣。又问:认识李梅吗?吴月菊什么都没回答他,只说: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他用脚踢吴月菊并肆意侮辱,晚上恶警们把吴月菊送普兰店看守所。

四、冒充法轮功学员身份,打探、收集学员的情况

李建桥是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务。一九九三年,他冒充炼法轮功,还参加过武汉第二期班,也断断续续来洪山广场炼功点炼功。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李建桥的特务身份才公开暴露。他多次去北京抓捕、押送武昌的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对广场炼功点一位从北京抓回来的学员说:“我就是公安局指派打进你们法轮功的。九三年,我参加过你们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班,在七零一所炼功,也参加他们学法。”这些年来,李建桥不断地变本加利迫害法轮功,还采用威逼恐吓等手段逼迫被他们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做内线和特务。

五、土匪行径,强占民宅,吃、偷、抢全干

一些国保警察恣意妄为,干的是土匪行径。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晚,河北省永年县国保头目陈聚山,伙同派出所人员50多名警察相继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警察赖在法轮功学员兰凤家,一住七、八天,跟土匪一样把兰凤家里的肉、半袋花生吃光,这还不说,兰凤家里的一些现金、女儿的耳坠、项链和女婿的一套西服全部不翼而飞。

马金秀,女,河北省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零点,馆陶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等一伙恶警,翻墙砸门闯入马金秀家,强行将她绑架到城关派出所。

随后,所长陈培义让六、七个警察强行住进马金秀家,大吃大喝一个星期左右,把马金秀家过元宵节的肉、鸡、鱼、海鲜、鸡蛋等吃了一个精光。霸占期间,警察把马金秀家折腾的乱七八糟,一幅书法家的“忍”字价值无法估计,却被警察抢走了,马金秀家饲料丢了两、三袋,铁板丢了两块,当时正是饲料生意旺季,一有客户到马金秀家买饲料,陈培义手下的警察就说“她家不卖料了”,从此无人再到马金秀家买饲料,使马金秀家受到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这哪里是什么“国保”,根本就是“国祸”,即便就是法西斯的盖世太保,也没有做出如此下作的勾当,只有中共邪党才能制造出这样毫无廉耻、穷凶极恶的暴徒。

虽然中共的卑鄙我们早已知晓,但让我们疑惑的是,那些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恐吓民众的国保、特务们,你们就难道不想想自己的未来吗?一个丧尽民心的政权仅靠暴力究竟能维持多久呢?当中共灭亡那一天到来时,你们如何自处?

不妨看看抛弃共产主义政权的东欧是如何惩罚追随共产党的同谋者的。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捷克就制订《刑法增订条例》,依据该条例,凡担任过捷共县级以上官员者,均可被处以二至五年有期徒刑。

波兰议会也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前共产党政权的同谋者担任公职。依据该法案,至少70万人必须坦白是否曾为波兰共产党充当线民,他们中包括公务员、学者、记者、国营企业负责人以及学校校长等。这些人都必须填报表格,鉴定身份,否则将被直接辞退。

除了捷克和波兰,东欧的波罗的海三国、克罗地亚等国也开始清算前共产政权的线民以及同谋者。这不断深入的清算应该让今日异常忙碌的中共秘密警察、特务、线民们引以为戒。

毫无疑问,在中共垮台的那一天,任何行恶者都要为曾经的所为承担起责任,因为曾被侮辱的和曾被迫害的都将拿起道义和法律的利器,公审行恶者。奉劝仍在替中共行恶的国保公安,中共大厦将倾,气数已尽,法轮功学员是修佛之人,心中并无仇恨,然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不会徇半分私情。只有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才是唯一的出路!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1-07 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