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已救7条人命 台一群“傻人”背救命舱上山

急诊专科医师王士豪及台湾野外地区紧急救护协会发起送加压舱上高山计划,花3年半的时间,将救命装备加压舱送进台湾数十个高山山屋及高海拔旅游景点,这些加压舱已经成功挽救至少7人的性命。(王士豪提供/中央社)

人气: 937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7日讯】台湾有一群爱山的“傻人”,为了帮高山症患者,花3年半将救命装备加压舱送进台湾数十个高山山屋及高海拔旅游景点。救命计划的缘起,要从一个大学生受困奇莱山讲起。

据中央社报导,加压舱设置计划主持人王士豪是急诊专科医师,他大学是登山社社长,热爱拜访台湾百岳。1999年他与其他社团团员挑战海拔超过3,500公尺的奇莱山,不料登上山时遇暴雪,5人受困山上,无奈之下只能对外求援,搭海鸥直升机脱困。

王士豪说,当时他下山后,父亲告诫他:“你的命是国家救的,有能力就要回馈社会。”

因为爱山,王士豪从2006年开始投入高山医学研究,利用一年实地调查发现,山友高山症发生率高达36%,等于每3人就有一人高山症,其中肺水肿或脑水肿,若没有即时下撤,可能会在6到12小时之内导致死亡。

王士豪说,台湾过去高山症死亡的案例,大多是因天候与地形因素,搜救队难以进入或直升机无法飞行而卡在山上下不来,最后病患失去宝贵性命。

“但理论上,高山症可以零死亡。”王士豪表示,只要即时将低海拔环境带到高山症患者身边,利用救命设备携带型加压舱,可在10分钟内、不需靠电力,就能让患者在现场达到下降1,500公尺的效果。加压舱就像高山与平地间的任意门,可快速缓解高山症状,并争取时效下山。

王士豪及台湾野外地区紧急救护协会发起送加压舱上高山计划,有50多名热爱爬山的志工慨然响应,他们利用一年当中适合爬山的月份,前后共花3年半时间,陆续在29个高山山屋建置加压舱。

被笑傻人痴做梦 台一群人花3年背救命舱上山
急诊专科医师王士豪及台湾野外地区紧急救护协会发起送加压舱上高山计划,有50多名热爱爬山的志工慨然响应,他们前后共花3年半时间,陆续在29个高山山屋建置加压舱。(王士豪提供/中央社)

每个加压舱重达8公斤,每一趟山路又远又崎岖,必须由志工轮流背。在中央山脉南二段各山屋的设置过程尤其艰苦,志工们整整淋了7天的雨才终于完成。

马博拉斯横断各山屋因位处中央山脉最深处,王士豪在2018年10月二度登上海鸥直升机,但这次不是被救,而是为了将加压舱送进山屋,完成计划的最后一块拼图。

为了感谢志工们的协助,协会发表纪录片“送加压舱上高山”,向这群勇者致敬。

参与计划的空军救护队黄中校说,过去曾参与一次大学生发生严重高山病的救护任务,驾着海鸥直升机,在一天内出勤2次,但都因天候不佳,无法接近病患执行吊挂。原本预计在隔天一早要再出勤吊挂,可是病患已死亡。设置加压舱、协助运送非常有意义。

很多人笑王士豪很疯、很傻,不看好加压舱计划会成功,但从上山设置至今,这些加压舱已经成功挽救至少7人的性命。对王士豪来说,这不是疯狂,而是一群爱山的“傻人”的热血与坚持,要让更多喜欢爬山的人可以快乐地上山、平安地下山。

被笑傻人痴做梦 台一群人花3年背救命舱上山
加压舱设置计划主持人王士豪是急诊专科医师,他大学是登山社社长,热爱拜访台湾百岳。年轻时爬奇莱山曾受困,被海鸥直升机救下,他自此发愿要回馈社会。(王士豪提供/中央社)

别只等外援 严重致命高山病要即时下撤自救

高山症是海拔2,500公尺以上最常发生的疾病,根据研究,台湾有近1/3山友会发生急性高山症,其中有极少数会严重到脑水肿或肺水肿,若没有即时下撤,可能就会丧命。

某大学登山社去登嘉明湖,第一天从登山口到向阳岔路口,没有学员不适。第二天停留嘉明湖避难山屋,一人上午头痛、疲惫虚弱,中午没胃口,晚上开始发烧、发出呻吟声。第三天凌晨,病患呼吸困难。

领队虽即时向外求援,但没讯号,直升机也无法夜间吊挂,只好天亮求救。但病患在隔日一早6时50分失去呼吸,仅剩微弱心跳。此时无线电传来“直升机要来了”,并在上午8时15分抵达,在直升机上不断急救,但病人依旧到院前心跳停止。

另一个高山症患者也是大学生,登嘉明湖第二天晚上8时头痛、陷入昏睡,本以为是感冒,但晚上11时开始呻吟且重度昏迷。第3天凌晨3时,领队只身下山求救,其他同学到山屋照顾患者;下午4时搜救队抵达山屋背患者下山,但因积雪很深,救援耗时。第4天凌晨,病患往生。

被笑傻人痴做梦 台一群人花3年背救命舱上山
高山症是海拔2500公尺以上最常发生的疾病,根据研究,台湾有近1/3山友会发生急性高山症,其中有极少数会严重到脑水肿或肺水肿,即时下撤是治疗严重致命高山症的唯一有效方法。(急诊医师王士豪提供/中央社)

王士豪表示,急性高山症主要症状有头痛、头晕、恶心、呕吐、疲惫、虚弱。根据台湾研究,高山症发生率在成人有36%,儿童则有4成至5成,因他们的大脑比较饱满,高山症状会更明显。

王士豪说,大部分的人发生高山症状都是轻微、也不会致命,但有很少部分的人(约1%)会进展到高海拔脑水肿及肺水肿。脑水肿症状就像是喝醉酒,患者会开始胡言乱语、人事时地物搞不清楚、走路不稳;肺水肿最明显症状则是休息时明显呼吸困难,就像刚跑完步一样喘。若发生脑水肿、肺水肿,可能会在6到20小时内死亡。

即时下撤是治疗严重致命高山症的唯一有效方法,王士豪说,下撤的方法有两种,靠直升机或搜救队,以及“靠自己”。白天、天气好时,直升机是最快且有效方法,但若天候不佳、积雪或地形崎岖难行,万万不可认为已求援就停留在原高海拔处等待“外援”。事实上,大多数存活的病人都是靠自己伙伴带下山。

王士豪曾在圣母峰基地营救过一名年轻女性,她在高于海拔4,000公尺处发生肺水肿,嘴唇发绀,血氧只剩43%(正常应大于90%)。王士豪当机立断,协助患者下撤,成功捡回一命。

但要高山症患者“即时下撤”确有难度,高山医学专家、急诊专科医师陈谕正受访时表示,很多高山症者因为虚弱、无力,根本无力行走,必须仰赖伙伴,但过程就像跟时间赛跑。如果现场有携带型加压舱,患者进到舱里,10分钟内就能达到下降1,500公尺效果,有效改善症状,从不能行走到可自行下山,争取救命时效。

陈谕正说,会发生高山症主要与高度上升太快有关,如一天之内就拉到3,000公尺以上高度。建议应缓慢上升高度,且可提早1至2天服用预防药物,可在出发前到旅游医学科咨询。

王士豪说,加压舱是严重致命高山症患者的“最后保命符”,当天候、地形不允许直升机救援,可靠加压舱争取活命机会。山屋都有设置使用说明,若紧急情况时,可供尚未接受训练的山友们参考使用。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