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诽谤校长 学生家长被判26万赔偿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8日讯】 (大纪元记者平山综合报导)埃德蒙顿一学生母亲因为在汽车上张贴传单,给地区教育主管和省教育厅写信,在社区和商店散发海报,污蔑她子女所在学校校长虐待学生、种族歧视,被埃德蒙顿法庭命令向被污蔑的校长支付26万加元诽谤赔偿金。

被判支付诽谤赔偿金的学生母亲是娜洁梅娅‧萨娜(Najmeya Sana),也称为娜洁梅娅‧萨娜‧西迪奇(Najmeya Sana Siddiqi)。12月10日,埃德蒙顿女王法庭法官多琳‧苏丽玛(Doreen Sulyma)作出判决,判决书说萨娜毫无根据的指控给该学校校长造成压力以及身体和情感上的影响,命令萨娜赔偿该校长26万加元诽谤赔偿金。

苏丽玛法官在判决词中写道:“我认为(萨娜的)不端行为恶毒,强横,和霸道,冒犯了正义。”

萨娜对判决不服,12月21日向阿尔伯塔省上诉法院对赔偿金额提出上诉。在上诉书中萨娜写道:“我受到(校长)的行为和她无意义诉讼的折磨……。我从未想过司法系统会像这样摧毁我和惩罚我。”萨娜将她对校长的诽谤行为归因于她当时精神抑郁。

这起案件起因于13年前。2015年埃德蒙顿女王法庭对此案进行了简易审判,法官罗伯特‧格拉瑟(Robert Graesser)发现,在2004至2005年期间萨娜至少诽谤了劳瑞‧黛安‧埃尔科(Laurie Diane Elkow)8次。埃尔科当时是埃德蒙顿东南杰克逊海斯(Jackson Heights)小学的校长,现在是埃德蒙顿公立学校员工关系部主任。

萨娜有四个孩子在杰克逊海斯小学就读。格拉瑟法官在2015年12月的书面判决中写道,萨娜对学校发生的三起事件表示担忧是合理的,但是萨娜的担忧和她感到沮丧,都不能证明她公开反对校长的行动是正当的。

第一起事件是萨娜孩子的父亲与另一位家长在送孩子上学时发生争吵。另一位家长要求埃尔科校长报警。埃尔科拒绝了,说两家父母可以自己报警。

第二起事件是放学后,两名学校工作人员让萨娜的孩子们到学校外面等车,当时在下雨,这些孩子们都穿着T恤衫。事情发生时埃尔科并不在场。但萨娜的一个女儿告诉她母亲,她们被迫在学校外面雨中等车,是因为来自埃尔科“母亲送来的消息”。

第三起事件是萨娜说,埃尔科把她女儿从数学考试中拉出来,质问她为什么告诉她母亲校长对她们站在雨中等车负有责任。

这对父母与校长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萨娜在一次会议上对埃尔科说,她将公开她的担忧,并确保校长被解雇。

2004年6月,埃尔科禁止萨娜进入校园。作为回应,萨娜给地区教育主管和省教育厅长写信,声称埃尔科虐待她的孩子,将她孩子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她威胁说要在学校外面抗议并向国内媒体发表消息。

2004年9月,萨娜将她的面包车停放在学校外面,车身上张贴着攻击埃尔科的传单。萨娜的传单说,埃尔科校长基于她的种族和信仰歧视她,“虐待和压抑我的孩子”,并且无缘无故地禁止她进入学校。

格拉瑟法官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萨娜在杰克逊海斯小学和附近地区,包括商店和医疗诊所,散发了对埃尔科的“攻击性”传单。传单称,埃尔科“叫来警察,编造谎言说孩子们和工作人员面临恐怖主义的危险,需要保护。”

后来法官认定萨娜传单的内容是诽谤,并判决萨娜擅自闯入杰克逊海斯小学物业有罪。

在擅闯杰克逊海斯小学物业的审判过程中,萨娜在宣誓后撒谎说她患有精神疾病,埃尔科虐待她的孩子,并招募来一些学生家长为她做“肮脏的工作”。

格拉瑟法官没有发现萨娜对埃尔科指控的证据。

女法官苏丽玛在2018年12月份的决定书中写道,由于萨娜对埃尔科进行了一系列意在解雇她校长职务的行动,使埃尔科的自信和自尊都受到了影响。判决书说,埃尔科担心她的上级或其他人会认为她有种族偏见,不诚实,无能,不公平或残忍,使她有胸闷,心率加快,疼痛和睡眠不足等症状。

苏丽玛法官写道:“这些涉及对儿童不当行为的虚假指控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毫无疑问,这些恶意诽谤行动损害了她的声誉,使原告现在仍然受到这些行为的严重影响。”#

 

责任编辑:Frank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