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老虎凳”

人气 8812

【大纪元2019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只听山风在忽忽凄叫,紧接着几个警察把我推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手上被戴着手铐反绑在背后。然后双臂被架在老虎凳的后面,胸前和腹部被横跨在“老虎凳”两边的铁棍紧紧地固定住,脚腕套上两个大铁环固定住之后,警察开始每隔五分钟给我上一次大刑。

“每次把我反绑的胳膊往前摇再往后摇,只听到骨头喀嚓脱臼的响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乎昏厥,顿时汗水、泪水涌出⋯⋯”王玉环生前曾向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讲述了她在长春净月潭行刑房的这段遭遇。

自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以来,使用了上百种酷刑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之一的是“老虎凳”,用来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在明慧网上搜索“老虎凳”一词,与之相关的信息出现4400多条。中共的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公安局、国保、派出所等地无不使用这种酷刑手段。

中共实施酷刑“老虎凳”的方式多种多样,例如:

施刑者把法轮功学员绑在“老虎凳”,往往用几根绳或皮带把学员的双腿牢牢地绑在老虎凳子上,并在脚脖子下面加垫砖块或木板,直到绳或皮带绷断,并反复折磨学员,致使其昏死、休克,再用水把他们泼醒,继续上刑。受刑者遭受撕心裂肺的痛苦。

油画: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老虎凳”。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老虎凳”。(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老虎凳”。(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被架到老虎凳上,他们的双手被固定到老虎凳的扶手上,施刑者用一根铁棍横勒在其肋骨部位,用锁头锁上;再击打受刑者的后背,把身体往前压,或把反铐的双臂往上提,使其胸部和腹部紧顶在铁棍上,让人异常疼痛,几乎窒息。这是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即原长春公安一处)实施的酷刑手段。

长春市公安一处实施酷刑“老虎凳”示意图:铁棍横勒在受刑人的肋骨部位。(明慧网)
长春市公安一处实施酷刑“老虎凳”示意图:反铐的双手向上摇,前身的重心压在铁杆上,使人几乎窒息。(明慧网)

每五分钟重复一次这样的大刑

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在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插播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法轮功真相片。江泽民惊恐万状,下令“杀无赦”。

大抓捕中至少有五千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施以“老虎凳”酷刑折磨

2002年3月11日,长春法轮功学员王玉环在大搜捕中被长春市公安一处绑架;12日晚,警察高鹏和张恒将她五花大绑、放进车后备箱,带到长春净月潭行刑房里。

警察对她说:“今天看你怎么个死法,没有谁能走出这里。”

2005年12月12日,高智晟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向中共最高当权者发表公开信,其中揭示中共自1999年以来惨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王玉环是他笔下的一个受迫害者,他的信中记录了她在长春净月潭行刑房坐“老虎凳”的悲惨经历。

王玉环(明慧网)

王玉环告诉高律师:“紧接着他们再狠命地往胯处按着我的头,因胸和腹部被铁棍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来自警察的力量和固定我铁棍的力量,使我的脖子有欲断裂的感觉,胸部和腹部被铁棍顶得异常痛苦和疼痛,每一秒钟我都感到我即将窒息。” (见上面长春公安一处使用的“老虎凳”示意图)

警察还用绳子把她的脚绑在固定在脚腕上的铁环,然后猛力往后拉铁环,使脚腕被拉扯得钻心地痛,于此同时另外的警察把她的头用力往胯处按,使她痛苦得全身不停地颤抖。

每五分钟重复一次这样的大刑,她一次次昏死过去后,警察一次次用凉水和滚烫的热水把她浇醒。“我真的不想承受这漫漫的痛苦,我希望他们能用枪子打死我。”

王玉环在被上大刑之后,生命垂危,被送到监狱医院。医院给她打了一种不知名的药物后,她的双腿麻木、失去知觉,脚长期冰凉。

2007年5月9日,王玉环再次被绑架;9月24日,在长春公安医院里离世,终年52岁。

如同王玉环的遭遇,许多被长春公安局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惨遭“老虎凳”的折磨。

参与长春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刘成军被非法判刑19年,曾被绑在老虎凳受刑52天。经过21个月的炼狱摧残,他于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

刘成军(明慧网)
刘成军的最后一张照片,人已无力坐直。(明慧网)

长春电视插播的另一位参与者雷明被非法判刑17年,遭受“老虎凳”等各种酷刑折磨,于2006年8月6日含冤离世,时年30岁。

雷明(明慧网)
雷明生前遭受的酷刑演示图:被绑在“老虎凳”上被长时间电击。(明慧网)

2001年,在长春净月潭秘密行刑房里山东法轮功学员张致奎,被酷刑迫害得死去活来,后被带回长春市公安局,里面有很多小屋。他看到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性法轮功学员,很多人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

中共迫害之初,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警察张征镇,一边行凶一边说:“江泽民一月给我一千多元钱,我就是干这个的。老虎凳刑具是给杀人犯用的,现在用在你们法轮功学员身上,打死你一个法轮功学员,江泽民就高兴一次。地下室有好几具死尸呢!”

他一边疯狂地给法轮功学员用刑,一边还说:“你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吃喝嫖赌没人管你,炼法轮功就不行!”

他在沈阳监狱连续坐了13天“老虎凳”

2009年7月4日,35岁的原辽宁干均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永航被绑架;11月27日,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诬判7年;2010年4月22日,被秘密劫入沈阳第一监狱。

2012年,沈阳第一监狱进行“在监狱内彻底消灭法轮功”的行动,王永航饱受了13天“老虎凳”和“熬鹰”的酷刑折磨。

王永航(明慧网)

狱警命令犯人把他手脚固定在“老虎凳”的铁椅子上。铁椅子是该监狱第十八监区自制的。沉重而且牢固。前面有个挡板打开,人进去落座后,挡板扣死,双脚脚踝被铁圈圈住,双手被铐住。没有外人帮助,受刑者无法挣脱。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锁铁椅子,也称“老虎凳”。(明慧网)

狱警每天只给他喝约250毫升的水。两只高功率的灯泡对着他,用来加速他的干渴感;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阖眼,犯人就用脚对他猛踹。

当迫害进行到第六天时,他精神崩溃。他大喊大叫着站起来,手铐挣脱开。犯人们用事先准备好的布条把他捆绑在老虎凳上,嘴里塞上布团⋯⋯

长期坐老虎凳导致他的脚踝以下浮肿、发黑。

在银川看守所 他的臀部坐烂了

法轮功学员谢毅强,1964年出生,宁夏机电特种设备检验所职工,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先后非法劳教三年、判刑四年,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

中共酷刑演示图:老虎凳。(明慧网)

2008年5月14日,他被银川看守所狱警绑在“老虎凳”上。警察把他的双手、双脚都用铁铐子铐着,用绳子从腹部至胸部一道一道紧紧地和椅背勒紧,全身只有脖子能转动,腰背部直直地被固定在椅背上。因痛苦他大声呐喊,副所长叫人拿来抹布准备随时堵他的嘴。

之后他又被抬进了狭小的禁闭室,禁闭室没有窗户,只有一道铁门,低矮的监舍头顶上方吊着一个大灯泡。在强灯的照耀下大量的苍蝇在他脸上飞来飞去,爬来爬去⋯⋯就这样他坐了八九天,屁股坐烂了。

“阴冷、痛苦的感觉顺着铁铐子向身体内传递,在向心脏部位一步步蔓延,血管也感觉到要裂似的。”谢毅强写道。

邯郸市劳教所的“燕飞老虎凳”

邯郸劳教所使用一种新“发明”的“燕飞老虎凳”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几个彪形大汉用床单捆住学员的膝盖,使其面朝墙,低头,脖子抵住墙。有人专门固定学员的脚和臀部,使之不能动弹,然后使劲往上翻学员的双手,垂直贴住墙,同时用力拉固定膝盖的床单。遭此刑法的法轮功学员说:“痛得都不知道什么是痛了,汗刷一下子就下来了。”

有的学员当场昏死过去。法轮功学员高超遭此刑后,一个多月腰都弯成90度走路。

邯郸劳教所酷刑折磨示意图:“燕飞老虎凳”。(明慧网)
邯郸劳教所酷刑折磨示意图:“燕飞老虎凳”。(明慧网)

对施暴者的警言

遭受过中共酷刑折磨的王永航律师对参与迫害者奉劝道:

“你们是否意识到你是在被中共利用,打着执法的幌子在剥夺好人的健康、在残害生命,在用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的最恶毒的手段迫害着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干这些都是天理难容的事。想想真的干完就完了吗?上天怎么会无视这一切的发生?跟着中共残害好人、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怎能逃得过天理报应?”

“身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前中共政法委头子周永康、前中共‘610’头子李东生、前中共辽宁省长薄熙来、前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前中共辽宁政法委头目苏宏章、前中共辽宁司法厅头目张家成等等纷纷入狱遭恶报,更何况冤假错案终身追责制正在等着参与迫害的人。只有停止迫害、将功赎罪、远离邪恶、选择善良,你的生命才有未来。”

资料来源:明慧网 #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王永航律师:七年冤狱中的十三个昼夜
王永航律师:我不说你不会知道的事
集古今邪恶大全 沈阳监狱转化人的残酷手段
中央美院毕业的才子 黑龙江监狱里受酷刑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孟晚舟签DPA协议 解析双方交易
【十字路口】孟晚舟获释 美放弃引渡藏战略目的
【新闻看点】美4大动作踩红线 战狼哀叹“回不去了”
【拍案惊奇】法重磅报告揭中共老底 数十媒体转发
【财商天下】股价反弹 恒大恐被国有化
【军事热点】B-21隐身轰炸机 可望年底前出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