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扣扣被判死刑 民间发起救人投票连署签名

人气: 68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日前,为母报仇的退伍军人张扣扣被当局一审宣判死刑,民间发起“刀下留人”的连署签名。有律师则为张扣扣做无罪辩护,要求彻查23年前的张母命案,还原事实真相。

2019年1月8日,张扣扣被以故意杀人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判死刑。张扣扣当庭表示上诉。

死刑判决后,民间纷纷呼吁刀下留人,还发起为声援张扣扣案要求刀下留人的连署签名活动。同时,网友还在微信上发起全民投票刀下救人活动,截至1月9日下午5点,投票中有9118票认为判得太重,不至于死刑,只有396票认为应判死刑。但到1月10日凌晨,该投票链接被“因违规无法查看”。

民间发起网上投票来声援张扣扣,希望通过民意来要求法院刀下留人。(投票结果截图)

网络上,张扣扣案倍受关注,网民认为,中共司法不公才是造成张扣扣杀人的罪魁祸首,各类呼声此起彼伏,“为母亲报仇,真汉子”;“有仇必报,张扣扣为母报仇,法理可容!”“法官须深思后行。”“这就是典型的同罪不同刑。”“法院判决何以服众?”

不少民众表示,不同意公诉机关对张扣扣杀人动机的指控。张扣扣没有滥杀无辜,并不是对社会进行报复的暴徒。

网民呼吁刀下留人。(网路图片)

北京连署签名人、北京工运人士刘京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个事情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关注,是因为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司法不公,如果当年用公正的法律来判决,不会有后面的事。

“如果你当年不是这样的判、这样的不公,而且上诉多少年了得不到回应。这么多年没有理睬,这个孩子长大了,他清晰地记住当时打死他母亲的那一幕。他的仇不仅仅是当年打死他母亲的人,而是后来一系列的人,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他说。

刘京生表示,他对这件事感到特别气愤,“有基本法律常识的、有是非观念的人,都会认为这个案子有问题。”

“当现代文明被阉割了,原始正义的出现就在所难免。”刘京生说:“我们处于这个环境中,人人自危,感觉到这个权力的强大,权力如果被滥用的话,那谁的生活都没有保障。”

社交媒体上,网友斯野的“斯事野说”评论:“对于张扣扣因邪法不公、邪政妄为、正义不张而为母报仇,杀死曾残无人道地杀害无辜的凶手,而被判死刑一案,我们并不意外。对一个可以莫须有而残害国民的政权下的专政工具,七十年的罪恶史早已不用再证明它的邪恶!它们如此判,就是害怕国民用以血还血的方式,反抗它们的邪恶!这就是原因。”

律师为张扣扣作无罪辩护

湖南律师罗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从法理上说,法庭判决是违法的。从法律方面来说,张扣扣的行为应该是一个正当的行为,是一个自救自助的行为。

但他也表示,张扣扣可以上诉,但是改判的机会几乎没有。上诉期10天,但是核准时间可能很长,也许半年,甚至一年,也有可能很快。他说:“关键是中国的法律与政府的行政干预有很大关系,有时在政治面前,法律是苍白无力的。我们不是民主国家,是以统治利益为他们的终极目标的。”

罗茜律师表示,老百姓的呼吁是好的,他本人也是连署签名人之一,要求判决张扣扣无罪,并希望社会力量能够唤醒当局的良知。目前已有律师团介入该案,联署的签名会通过微信和电子邮件,发到最高法院去。

张扣扣案代理律师邓学平对案子的介绍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张扣扣13岁的时候,妈妈死在他的怀里,有三个画面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是他亲眼看到,王家老三拿木棍朝妈妈头打了一棒;第二是妈妈在他怀里断气的时候;第三是他妈妈死了后,在马路边上被公开进行尸体解剖,几百人现场围观。”

资深媒体人许梅邨认为,根据律师的介绍来看,“如果生在前朝,张扣扣就是顶天立地为母报仇的大英雄!”

律师团的辩护词介绍,1996年,张母被邻居王姓父子4人打死之后,王家拿他的小儿一人顶罪,事实上那狠毒致命的一棒,是王家二儿子打的。法院虽然判了王家三儿子7年,实则其只服刑3年多。张家也只得到赔偿金1500元,当地法院从未有启动过二审程序,信访程序一直无人处置。

辩护词还认为,“制造张扣扣杀死3人这个恶果的,恰恰是王家自己,以及当年制造司法不公的衙役,还有一直对张父上访不作为的府衙。”

律师辩护还表示,孝子张扣扣血亲复仇一案,与2019年1月8日庭审判决“执行死刑”。当地一如既往,像23年前一样,屏蔽了他们的冤屈。

律师呼吁:“法治,不能仅仅只针对张扣扣一个人,没有因,哪有果?如果张扣扣必需死,那么该死的人,还有很多!所以,我们呼吁,刀下留人,彻查23年前的张母命案,还事实真相!捍卫司法尊严!”#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1-10 10: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