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中共的恐怖主义本性

——中共建政70年随想(二)

中共不断“把人消失”、“掳人勒赎”的方式,创造广泛的恐惧,可说是“国家发起的恐怖主义”。(Getty Images)

人气: 8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1日讯】共产党已经统治中国70年,四代中国人遭受共产党的残酷压迫、迫害和奴役罄竹难书。尽管中共以斧头加镰刀作为标志,但是中共既不是一个工人政党,也不是一个农民政党;中共是一个按照马列主义魔鬼教义组织起来的武装暴力集团,因此中共是一个邪教组织,恐怖主义就是中共的本性。

共产主义这个造成当今中国人民苦难之源的魔鬼,利用挟持中国人民的一切资源,聚集一切邪恶和恐怖势力,欲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扩散到全世界。

一、反人类的恐怖政权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政权,在其大庆之际通常都伴随着或大或小的大赦天下之举,可是唯有中共在所谓的大庆之时却是大开杀戒。人们可能都有记忆:什么国庆、党生日、喜庆日前大杀一批什么“罪犯”等等。这与人类所有政权形式是相反的,因为它不是人类的正常政权,是一个由魔鬼控制的恐怖政权,需要嗜血来庆祝才会这样。

这次大庆就更为突出,除了在香港进行的恐怖和暴力的流血事件不断升级外,大陆从“天眼”对所有人一举一动的监视,包括上厕所、乘车、到开关门窗的严格检查和控制……,可谓是比戒严更盛。

现代比较流行的政权体系一般是按照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的划分,按照统治权的归属将政体分为共和(又分为民主政体和贵族政体)、君主和专制三种。而这三种政体的不同原则是:共和政体需要品德;君主政体需要荣誉;专制政体需要恐怖,人类普遍远离专制而靠近共和。为了拉拢人心和欺骗世人,所有共产政权都选择称为共和的政体,中共也是如此,并把自己打扮成人民民主的共和国,而从学术角度来定义,中共是一个专制体制,因为它的统治原则是恐怖和暴力。

那么中共仅仅只是专制吗?远不止如此。

我们来看看,首先,共和体制的原则需要品德,因为权力者的个人或执政党的整体意识将决定被统治者的一切,可是中共最缺乏的就是品德,因此中共的专治统治便是灾难性的;其次,中共不但缺乏品德,而是它拥有无穷的“恨”,这种“恨”通过专治的权力,得到毫无限制的发泄,因此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都是由战争、饥荒、阴谋、千奇百怪的斗争所伴随;最严重的一点就是,将被统治的民众先天具备的传统文化和道德彻底毁掉。

人是神造的,神造人的同时就为人规定了行为规范,这就是人的道德,道德保护了人能够长存于世界而生生不息,因此中共毁灭道德的目的便是毁灭人本身。

中共政权的邪恶性远超于恐怖组织和恐怖主义,然而,为了毁灭人类中共必将大力维持、支持、利用和发展各种各样式的恐怖组织。

二、中共可以与恐怖分子谈、绝不与香港市民谈

最近,中共首次明确证实塔利班代表访华的消息。此前,中共曾多次邀请塔利班代表访华,但官方都秘而不宣。

人们不禁要问:

中共和塔利班谈得来、谈得拢,却和香港市民、年轻人谈不上、谈不拢?

中共和伊朗政权谈得拢,和新疆维吾尔谈不拢?和北韩政权谈得拢,和南韩、日本谈不拢?和美国人谈不拢?

为什么和落后的、野蛮的、恐怖的组织、政权都谈得拢,却和文明人、自己人谈不拢?

“和恐怖分子谈反恐,和封闭朝鲜谈发展,和俄国谈领土完整,和美国打贸易战。”这是网友对中共如今这种愚蠢和疯狂状态的准确描述,也是中共支持恐怖主义、出卖国家领土和民族利益、破坏人类次序的真实写照。

三、中共正在将香港恐怖化

香港“反送中”运动使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按理,暴力成性的中共政权一贯热衷于杀戮,暴力镇压便是,可在香港直接动杀机成本太高,那么,中共便选取了恐怖形式,组织、策划、支持各式各样的恐怖形式。

有意激起民众情绪;引导民众武力抗争;另一方面,动用黑社会对民众进行恐怖袭击。

黑社会与恐怖组织的功能是相似的,只是黑社会成员施暴后是企图逃脱的,这就是香港白衣人施暴后会被警察暗中保护退场,同时这使警察被迫性的,被引导到参与对民众非法施暴,进一步将警察推向黑社会化,致使警察迅速将暴力节节提升。

香港警察无意中被迫参与了黑社会,越过了知法犯法的界限后,再使用暴力就失去了职业和道德的约束,便会得心应手和随心所欲,所有被训练的技能便为暴力服务,再发展下去成为罪恶累累后,自知无法洗清便会为了执行命令而不顾一切的公开向民众施暴,这便是香港警察向恐怖分子的演变过程。

再加上半公开传出的诸如福建帮、大陆警察的加入,使得香港警察的恐怖化迅速加快。

这一切就是中共政权在香港实施恐怖统治,而不容易被外界舆论找到谴责证据的阴险之处,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

四、潜移默化的恐怖主义洗脑

中共“十一”大阅兵的武力展示,除了又一次用爱国主义愚弄国民外,也是一次潜移默化的恐怖主义洗脑。

共产主义的百年实践,处处都伴随谎言、暴力和杀戮。恐怖主义是共产主义者推行其意识形态和操控世界的重要工具。共产政权建立后,无一例外都动员国家机器大搞恐怖主义。这种由政府主导的恐怖主义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暴力与杀人只是共产党散播恐惧的手段之一。共产党政教合一,长期的造假洗脑宣传,灌输党文化,在人们心里种下谎言、仇恨、暴力的种子,代代相传,成为维持和滋生共产邪恶的土壤,这才是最可怕的。

中共对人民的洗脑使中国人无名的恨美国。“9·11恐怖袭击”,改变了世界的格局。本‧拉登和他背后的“基地组织”登上了新闻头版。伊斯兰极端分子被推上了浪尖风口。

全世界绝大多数人对恐怖袭击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和悲痛,然而在地球另一边,共产党严厉钳制言论自由的中国却是另一番场景。从互联网论坛、聊天室,到大学食堂,都有大批人群对此欢呼:“干得好啊!”“强烈支持针对美国的正义行动”……根据中国主要网站“网易”对91,701人的调查,表达“强烈反对恐怖主义”的只占17.8%,多数人或者选择“反美”或者选择“好戏在后头”等幸灾乐祸的态度。

这些为恐怖袭击欢呼的中国人和本‧拉登们素未谋面,但是他们表达出相似的态度,并不是偶然的。在他们的思想深处,都有来自同一个毒根的毒素,这个毒根就是共产邪灵。中国人受毒害,是因为从小在魔鬼的党文化中浸泡,用魔鬼的思维框架思维。

五、暗中支持恐怖主义一以贯之

这次中共公开和恐怖组织塔利班谈反恐,为何中共做出这种疯狂而不寻常的举动?夏小强在《中共为何公开其“恐怖大王”身份?》一文中谈到。诸多证据已经表明,中共是世界上许多独裁者、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背后的支持者,不仅暗中为其提供资助,而且还对其售卖武器,提供技术支援等。

中共早在三十年前就与伊朗进行武器交易,包括常规武器、导弹、核子和化学武器。美国中央情报局证实,1996年8月中共和伊朗签署了一项三十亿美元的协议,包括销售弹道导弹、导弹指引技术和导弹生产设备。

2011年9月,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曾披露,当年7月下旬,中共政权违反联合国禁令,经过阿尔及利亚和南非,暗中向穷途末路的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提供了大量的储备物资和武器,价值在2亿美元左右。

9·11恐怖袭击发生后,联合国安理会对塔利班政权进行制裁时,中共不光投弃权票,而且在美军开始空袭塔利班目标后,仍派出军事人员帮助塔利班政权。9·11事件后,美国情报部门获悉中共军方的中兴和华为在帮助塔利班军方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建立一个电话网路。

2004年中,据透露,中共情报机构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上帮助本‧拉登筹募运作所需的资金并洗钱。

制造美国“911”惨案的恐怖组织,基地组织的头目本‧拉登,与中共的关系也十分密切。本拉登曾多次去中国治病疗养,而他能在巴基斯坦隐藏相当长的时间,也是中共与巴基斯坦商谈的结果。而华为公司曾为塔利班提供电讯网路。

很多恐怖主义分子都在中国训练基地接受过训练。比如,当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所谓的伊拉克游击队相当多的成员都是在中国接受过训练以后,被遣回到伊拉克和美国作战。

中国银行还在2012年,被8名在一起校园恐怖袭击中遇难的以色列高中生的家属告上了美国纽约法庭,起诉书指中国银行通过纽约分行“故意且不计后果地”向恐怖分子提供银行服务。起诉书称,中行从2003年起为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提供了几十次电子转账服务,总额高达数百万美元。这些款项由哈马斯在伊朗和叙利亚的领导人发出,通过中行在美分支打入中行在中国国内的一个账户,该账户“与哈马斯及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有关”。之后,这些钱又被转至哈马斯及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其它恐怖组织,用于实施恐怖主义袭击。起诉书还称,以色列方面曾在2005年向中方提出停止中行类似转账服务的要求,但未获中方重视。

中共从暗中支持恐怖组织,到如今公开与恐怖组织并肩合作,从表面上来看,中共现在公开与恐怖组织塔利班合作,是想要获得与美国贸易谈判更多的筹码,但从更深层来看,那些所谓的恐怖国家和组织,在中共面前,是小巫见大巫,中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而且是所有恐怖主义的最主要、最直接的支持者,也是恐怖组织长期得以生存的根本原因。

只有中共解体、共产主义灭亡,才有人类的平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01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