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一前夕 德国电视台深揭中共间谍活动

在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网站上可以看到揭露中共间谍活动的纪录片《红色间谍——中国与工业间谍活动》。(网站截图)
人气: 41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编译报导)十一前夕,德国国家电视台二台(ZDF)推出纪录片《红色间谍——中国与工业间谍活动》(Rote Spitzel – China und die Industriespionage),深揭中共的间谍活动以及对西方社会的渗透。

千人计划”与“再创新”

纪录片揭示,窃取西方技术始终是中共的重要关切点,为此它们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包括间谍活动,以加快窃取速度。

在科技和工业间谍活动领域,德国国家安全机构——宪法保卫局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因为中共在这方面下的功夫从未减少,而且在资金和人力上都不计成本。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已是第二大经济体。为了成为第一,中共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最大的间谍网络。通常,接触西方的领先技术并非难事,例如,在军事大学或西方科研机构合作研发新技术等。

当中共遇到核心技术发展停滞的困境时,就希望广泛吸收高科技人才为其效力,为此推出了“千人计划”。通过该计划,中共希望10年内吸收至少2000名国外有价值的科技人才,当然包括其研究成果。

中共向他们承诺“共同推进科学研究”。但是,著名科研机构ENSAE Paris的中国学生也说得很清楚,“我们为科学和我们的国家效力。”这项承诺意味着,愿意向中共政府提供所获得的知识,例如用于发展军事科技的资讯。

法国企业家兼情报局首席顾问朱耶特(Alain Juillet)在纪录片中指出,如果西方还不采取措施保护应当保护的利益,那未免过于“天真”。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北京邀请来自日本、德国和法国的技术负责人参与其高铁项目时,这一点已经显而易见。还没有签订合同,中共就已经在谈判和初步测试的过程中,窃取了重要的核心技术。

2006年,中共在其15年发展计划中提出“再创新”(Re-Innovation)的概念,就是要把窃取的核心技术变相洗白。方式是对盗窃来的技术授予仅适用于中国市场的专利,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必须接受这一点,否则中共会拒绝他们。

神秘消失的空中客车

空客(Airbus)公司当然也要按照这套规则行事。中共向这家欧洲旗舰公司购买了几百架飞机,还承诺将继续购买之后需求量的50%。但是交易是有条件的,其中重要一条是,所购的A320机型必须在中国进行组装。

结果,组装好的整架飞机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又奇迹般地重新出现在停机坪上。时隔不久,中国本土机型Comac C919就克服了技术缺陷,采用了全新的技术标准。不难想像,A320机型在中国经历了什么,中国工程师将其进行了重新拆卸和组装,以达到窃取技术的目的。

朱耶特批评说,法国是在1964年就与中国建交的第一个西方国家,却到2010年才意识到中共在窃取航空技术方面的野心,但仍然缺少作为。中共会竭尽全力以最低的成本窃取最多的专有技术,从可疑的“试飞”到色情的美人计,从所谓的“实习生”到间谍软件的使用,不一而足。

即使在德国,即使德国电视台ZDF已经向政府和总理默克尔证实必须对这一问题加大关注,中共的间谍活动仍旧猖狂。事实上,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早在2000年中期,就已将这一话题搬上了封面。

德国情报机构估计,工业间谍在德国的活动致使其每年损失500亿欧元。在美国也有类似现象,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工作位置因此而受到威胁。

黑客集团背后的中共军队

在纪录片中,网络安全提供商CrowdStrike的首席技术官(CTO)阿尔佩罗维奇(Dmitri Alperovitch)说,在已证实的工业间谍活动中,有80%是中共指使的。他认为这是“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威胁”。

该片列举了一起与美国超导公司(American Superconductor,AMSC)有关的丑闻。该公司由麻省理工学院(MIT)创立,主要生产风力涡轮机的电子元件,并在奥地利设有办事处。

中国公司华锐风电(Sinovel)与AMSC合作。后来发现,中共制作了AMSC软件的盗版副本,并将其长期放在软件网络中。

他们从奥地利的一名塞尔维亚工程师那里以1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源代码,并系统地窃取了AMSC的技术知识。AMSC公司因此损失了数十亿美元,而且必须解雇三分之二的员工。

从那以后,西方就不断遭到来自中国的黑客袭击,诸如Comment Panda等黑客集团的背后都是中共军队。2014年,美国司法部以网络窃密为由,列出31项罪名,起诉了中共“61398部队”的5名军官。

阿尔佩罗维奇指出,中国2001年加入WTO,享受了由此带来的好处,例如进入其它国家/地区的市场,却不遵守应该遵守的规则。

孔子学院的间谍活动

该纪录片也揭示了中共对西方的渗透伎俩。中共从2003年开始以“和谐”作为宣传口号,推崇“回归儒学”,标榜重新发现古代传统价值观,并把这作为意识形态渗透的明确战略。此后,世界各地成立了500多个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的作用就是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和从事间谍活动。2007年,孔子学院收到了来自学术委员会和情报部门的首次正式警告。如今,孔子学院的内幕被越来越多地披露出来,很多孔子学院因此关闭。

除此之外,在全球范围内迫害异见人士也是中共间谍活动的重点。中共的仇恨主要集中在五个群体上:有组织的流亡藏人;拒绝加入中共阵营的香港及台湾民主力量;与在新疆实施宗教压制进行对抗的穆斯林维吾尔族组织;以及传统的修炼群体法轮功

情报专家施密特-埃恩布姆(Erich Schmidt-Eenboom)表示,中共不遗余力,对这些群体实施毁灭性打击。

在世界范围内迫害法轮功

纪录片讲述说,中共抓捕法轮功学员之初,数以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想要善意地向政府澄清“误会”,他们去北京和平上访。1999年,江泽民却发起了一场空前的迫害修炼群体的灭绝运动。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数,比中共党员还要多,这已然犯了中共的大忌。

从那时起,中共政治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部门——“610办公室”。该权力部门凌驾于法律之上,代表中共政权在国内外开展活动。加拿大亚太办事处负责人朱诺-卡托亚(Michel Juneau-Katsuya)强调,其任务是“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迫害、抓捕和消灭法轮功学员”。

尤其是针对住在国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他们可以大声抗议中共政权。中共把法轮功看成是“非常危险的意识形态对抗者,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消除”。

中共驻多伦多领事甚至公开指称加拿大法轮功新闻发言人奇普卡(Joel Chipkar)为“邪教组织的成员”。奇普卡因此对该领事提起诉讼,并打赢了官司。为了不至于太过丢脸,中共领事在审判结束前就返回了中国。

奇普卡对德国国家电视二台说,“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的本质,自1949年上台以来,它们摧毁了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的精神。它们希望人们以对待上帝的方式敬拜其党。所有能让人民更为有力的事物,它们都会消除。它们太害怕失去权力。”

610办公室如盖世太保

纪录片揭示说,在80多个国家/地区,每个中国人的活动都得向610办公室报告。2005年,陈用林曾任职中共驻澳大利亚使馆610办公室官员,四年半后他辞职。他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和渗透,包括获取法轮功学员的姓名、资料,以及他们的通讯簿。

陈用林称,“如果将610办公室与盖世太保相比较,那一点都不夸张。它们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镇压法轮功,这些手段包括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这些措施只能被称为“灭绝政策”。

陈用林在澳大利亚寻求庇护之时,堪培拉与北京正在就广泛的天然气合同进行谈判。因此,澳大利亚当局拒绝了他的政治庇护申请。陈用林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受到监视,并随时可能被绑架。为了尽可能提高自己的安全性,他求助于公众,并定期出现在媒体上。

陈用林怀疑中共是否能使中国有潜力成为世界大国。这位前中共官员说,没有政权能通过压制人民而成为强国。#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10-02 6: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