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南方公园》揭中共 这一幕最深刻

10月1日,美国讽刺动画剧《南方公园》推出23季第2集《乐队在中国》(Band in China),此集聚焦中共侵犯人权、压制言论自由。(Good times with weapons HD-DVD/维基百科)
人气: 4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3日讯】美国人兰迪‧马什想到一个发财的主意——去中国推销大麻。不料,他一入境就被捕。在中共监狱里,他亲眼目睹犯人被虐待、被枪杀,他自己也被迫违心地歌颂共产党。兰迪慨叹:“这是怎样一个疯人院啊!”不过,当他看到商人们争着讨好中共时,他开始转变,直至谋杀行凶。谁知,这条邪路竟然打开了财路。他种植的大麻出现在精心制作的广告里,被描绘成能够让中国人放松的好产品。兰迪赚了一大车钞票,返回家乡。他和家人谈笑风生时,被害者的鲜血仍挂在脸上。

以上情节,是美国动画讽刺剧《南方公园》23季第2集的部分内容。此集聚焦大陆恶劣的人权状况,嘲讽了见利忘义的好莱坞等知名商企。在故事结尾,兰迪因谋杀而致富,将全剧的深刻和冷峻推向高点。

从中共那里赚来的钱,为什么有可能滴着血呢?

求救信与劳教所

2017年4月,美国纽约的Lourdes Figueiredo女士在打开新的蛋糕包装纸盒时,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以英文写着:“在中国监狱制造。我想要自由。”(Made in china prison. I want freedom.)

近年来,多封来自大陆的“求救信”在海外被发现,中共奴工黑幕也随之浮出水面。2012年10月,美国妇女朱丽‧凯斯(Julie Keith)在她购买的万圣节用品中发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先生:如果你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转送这封信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处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不得不一天工作15个小时,没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假日。否则,他们就将遭到酷刑,殴打和粗暴的话语。几乎没有工资(一个月10元人民币)。……”

凯斯将这封信上传到社交媒体,随即引发西方媒体的高度关注和详细报导,美国政府也启动了相关调查。几年后,求救信的主人现身,他名叫孙毅,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曾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尽酷刑。后来,他逃离中国,凯斯专程到第三国与他相见,并带去了那封信。

孙毅走出马三家后,警察仍然经常上门骚扰或抄家,致使他多次有家难回。他的妻子常年担惊受怕,她曾期盼:“在美国就好了,我俩可以手拉手走在大街上。”孙毅说:“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像一座大劳教所。”

在这座庞大的“劳教所”内,经济发展的目的不是为了国计民生,而是为了巩固极权统治——红色权贵最大限度地攫取利润,扩大家族和集团势力;中共获得对内“维稳”、对外贿赂及渗透所需的金钱资本;各级政府打造“面子工程”,积累“政绩”且壮党国之威。在此过程中,西方投资为暴政“输血”,众多企业商家有意无意地成为人权迫害的帮凶。

这些年来,外界看到了中国GDP连续攀升的“奇迹”、城市建设的浮华、对外撒币的“慷慨”。然而,在“第二经济体”的“崛起”背后,真相惊悚而残酷:经济的成长建立在最大化的压榨劳动力和最恐怖的人权灾难之上,广大百姓的权利被践踏,健康被牺牲,许多不为人知的悲剧和罪恶,就隐藏在无数亮丽产品和诱人的利润当中。

大陆经济发展的背后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普世价值为治国纲领。人民拥有监督政府、表达意见的权力和渠道;司法独立于党政之外,媒体以“第四权”有效地制约执政者。如此,官员的腐败或侵犯人权等恶劣事件不会形成制度性乱象。

反观大陆,70年来,人民从未作主,党是永远的领导和利益中心。政治、经济、军事、司法、文艺、宣传、教育等各个系统的全部政策由党制定、而且可以随时改变。是非的标准取决于是否与党保持一致,由此,道德堕落,法治、公平尽失。因此,中共治下的经济建设之属性,并不健康和单纯,处处透着黑暗和肮脏。

据中共官媒报导,截至2019年6月底,外资对中国股市持仓市值突破万亿元人民币,而2003年底QFII(境外合格投资机构)持仓市值不足10亿元。这些资金被用在何处?

今年6月12日,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写信给明晟指数(MSC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主席兼CEO,信中说:“像明晟这样的公司有义务确保投资者知道他们投资的资金是否在无意中帮助中共国有企业窃取美国技术创新、破坏市场公平竞争、增加对美国国家和经济安全的威胁、并支持中共系统大规模的恶劣侵犯人权的行为。”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镇压法轮功,倾举国之力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公民。一名中共财政部官员曾明确表示:“镇压政策是钱堆出来的,没了钱,镇压就维持不下去。”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在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几年当中,平均每年耗去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财力。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团就一次性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在建筑物上安装大型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亿元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就曾花费5亿元兴建新的监狱楼。

以上仅仅是中共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几项支出,即冰山一角。几十年来,中共全方位地监控民众,从兴建集中营、看守所,到设置防火墙和几亿个摄像头,再到安排专人负责抓捕、监控、监督网络舆情,数以百万计的“维稳”人员的开销每年可达上千亿元。此外,中共还以金钱鼓励民众举报告密,收买海外媒体、政要、社团和个人,通过利诱等方式,换取外国政府、大公司对中共的人权侵害保持沉默。更有甚者,中共还要求一些外国商企配合,为其人权迫害提供直接服务。

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曾披露,1996年中共建立第一个公共网站时,对关键词搜索感兴趣,他们想过滤西方新闻、宗教和政治网址。思科(CISCO)公司以降价方式与中共做了一笔交易,为其制作一种特效设置的防火墙,使他们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围堵网站。

2004年11月,大陆记者师涛被捕,雅虎香港公司配合中共安全局,提供了师涛的个人信息,导致其被判刑10年,这一出卖行径引起公愤。

2018年,媒体曝光了谷歌公司自2017年春天开始,为中共设计一款建立“敏感查询黑名单”的搜索引擎,将能过滤中共要屏蔽的网站和搜索词,引来多方严厉批评。

中共的经济和交易,牵着一条恶性循环链:破坏生态环境,剥削劳工、利用奴工,强拆逼迁,行贿受贿……牺牲人民的生命、安全和权利。中共把持着国内的市场、资源和劳动力,以潜在的黑金不断地吸引企业进入,然后再以利益为筹码,逼迫外企服从它的管制,从而进一步加强对百姓的倾轧,在国际上扩大话语权和竞争力,更加霸道妄为,严重威胁人类的安定。

兰迪的故事说明什么?

回到《南方公园》——兰迪原本不存恶念,只想去大市场分一杯羹。在他被监禁和蒙受屈辱后,特别是当他看到好莱坞一众人物都臣服于中共时,他渐渐地倒向邪恶。他设计陷害他人,果真讨到了中共的欢心。弃善从恶的他,不但走出监狱,还摇身变为成功富商,最后连犯罪的痕迹都懒得洗白。

如此畸形的事件,每一天都在中国大陆发生着。在那里,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往往被打入另册,不见容于社会。见义勇为者,反被诬陷、被控罪;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妖魔化,被定为铲除对象,承受酷刑、洗脑甚至被活摘器官。揭露腐败和不公的“良心记者”、为民请命的“良心律师”,以及环保人士、人权活动人士,接二连三地被强制“失踪”、被软禁、构陷、判刑、吊销执照、禁止出境。他们的孩子甚至不能正常入学,亲属难以租到住房;他们上诉无门,走投无路。

黑白颠倒。前党魁江泽民大搞“贪腐治国”,官员们贪得不亦乐乎,大肆侵吞国库和民脂民膏;官商勾结,放行黑心食品、毒奶粉、毒疫苗;官匪一家,操控公安、司法。“依法治国”喊得响亮,而法律实乃为党所用、形同虚设。只要你和党保持一致,别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定能通行无阻,得到眼前的财富和风光。

这就是兰迪等人面对的投资环境:你不需要遵守道义原则,只需要看中共的脸色。随波逐流,可以赚得风生水起;假如不识时务,你就得关店铺走人,说不定还被罚到血本无归。因此,很多企业商家下意识地开始自我审查,唯唯诺诺,变成了中共的应声虫。

就在兰迪醉倒在美钞里的同时,他的小儿子斯坦决定不再和中共合作,他正告审查剧本的大陆军警:“我不会为此出卖我的灵魂。”

目前,中共已全面封杀《南方公园》,不过,与NBA受到的狂轰滥炸相比,《南》剧获得了“温和”的对待。这是因为,在香港问题上,中共可以打出“爱国”牌,可是,对于卡通片里揭露的监狱虐囚、器官移植、言论监控、行刑杀人等不争的事实,中共无力反驳。中共若是大做文章,只怕会引来更大的一把火,烧出更多真相。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13 4: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