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刘细良:中共欲以反恐镇压模式摧毁香港

时事专家、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说中共正在用新疆反恐镇压模式摧毁香港。(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6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香港的逆权运动持续4个月多,港警自6月9日至10月7日,共抓捕逾2,363人,其中780多人是学生,占总拘捕人数约33%,而年纪最小的仅12岁。港府上周实施《禁蒙面法》前后,4天就抓了244人,在社会制造白色恐怖,反促使更多人走上街头,“天灭中共”等口号更是出现在各场抗争活动中。香港未来将何去何从?本报专访著名时事专家、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分析时局。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月底曾展开“社区对话”,声称要听取民意。但自“十一”起,港警却开始实弹开枪,两名中学生先后中弹,“十一”这一天更创下单日施放1,407发催泪弹、923发橡胶子弹、6发实弹、230发海绵弹和192发布袋弹的开枪纪录。

港警用最极端的方法 去对付最脆弱的人群

对于十一后局势陡然升级,刘细良表示,事实上9月29日全球反极权大游行那天,在游行尚未开始时,港警已狂射催泪弹,说明港警改变了镇压手法。新的做法是,以所谓“止暴制乱”的手法去镇压抗争者,而且是用最极端的方法,去对付最脆弱的人群,“以达到震摄效应”。

他说,换句话说,港警并不介意被传媒拍到那些过分极端的镇压手法,它反过来要你拍摄,再通过社交媒体或者电视台画面的传播,要震慑大家不要出来,特别是针对越年轻的(示威者),所采取的手法越极端。

刘细良解释,“比如一般常识,你去对付一些中学生或者那些12岁13岁的女孩, 很瘦弱的女孩。 以往我们做政府的都觉得要避免这些丑恶的场面出现的,(因为)这样的话就会失去民心的。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9月26号到现在, 针对年轻人、年轻女孩的场面越来越多呢?”

紧接着《禁蒙面法》出台,“我觉得重要的不在于蒙面(与否),重点在于什么呢? 是用《紧急法》的方式立法,这就等于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不过它不用戒严的名义,也不用《基本法》第18条,也都不用解放军(中共军队)出动,就是避免那个信心崩溃而造成资金大量外流和外国制裁。它不付出戒严的政治代价。”

中共政法委指挥香港警队 以新疆模式镇压

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回应传媒时,多次强调《禁蒙面法》是由香港决定的,而非北京的意思,又否认十一期间在北京和中共领导人会面。但刘细良认为,很明显新的镇压手法的指示来自中共。

“现在正在直接指挥香港警察的应该不是林郑月娥,应该是属于港澳小组,中央港澳小组里边也都加入了公安局的局长,也都有政法委的成员。我相信正是这个所谓政法委、公安的系统正在指挥香港警察。所以才会用更加暴力、更加凶狠的方式去镇压这个香港的示威。”

他说,所以,近期香港出现大量不明浮尸,大量扣押抗争者的新屋岭扣留中心被指设私刑,上月底特首林郑月娥停用新屋岭后,最近网上亦传言政府在修例之初曾拨款19亿,在新屋岭附近兴建一个反恐警察基地,并指工程是“香港新疆化的重要一步”。

数码监控和反恐模式对付香港

虽然保安局否认此传闻,但刘细良相信港府正在启用新疆、西藏的镇暴经验来对付香港的抗争运动。事实上,早在5年前的雨伞运动前夕,从民间宣布策划占中开始,香港保安局的官员和警队的高层每年都会去乌鲁木齐去交流。最初外界以为他们去教新疆,其实是上去学新疆的镇暴经验。

早在两年前刘细良已提出,新疆的维稳模式是会移植过来香港的。当中包括数码监控,包括人脸识别、大数据,都会用在香港新身份证、CCTV以及各式监视仪器上。

刘细良指,其实很多年前,当时他还在政府工作时,就在乌鲁木齐的人民广场见到武警,“很像现在香港的镇暴警察”,他相信现今香港的镇暴警察也掺杂着中共武警。大量安装在灯柱上的摄影机,“这个就是数码监控”;再者是用反恐的模式,来处理公民社会的这个抗议运动。

首先中共将把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有幕后黑势力、勾结外国势力,甚至是颜色革命,甚至恐怖主义等等, 它先政治上将其定性, 定性之后就可以用反恐模式去对付抗议人群。

反恐特勤混入港警

刘细良举例,“你现在见到在示威现场里,那种反恐特勤的手枪,或者乔装警察持枪,其实那些不是普通的CID(刑事警察),因为只要看他们的武器就能分辨出来, 他们拿的奥地利制造的Glock 17或者Glock 10的手枪;与香港的CID用的手枪是不同的,和便衣警察是不同的。也都试过在维园实弹开枪,结果是在喷水池那里捡到子弹,是大口径头的弹头。”

新疆镇暴模式不适用香港

刘细良强调,新疆镇暴模式不适用于香港。即使最初港警抓了700多人,到现在超过2,000人,但运动还没有平息,因为“用错方法”。

因为香港运动的特点,在于公民社会对抗这个暴政,很多人原本是“和理非”,但因见到警察的暴力极端化,结果他变成了一个前线的示威者。但反恐就不是, 恐怖主义是一个地下组织,有很严格的纪律,那些附属成员是不容易增加的,只会减少的。但是公民社会运动则不同,成员的身份是没有限制的,“如果你再进一步用这种反恐模式的话,结果会令更加多的人去参与勇武派的抗争。”

港人抗争转向直面中共

运动发展至今,港人不会屈服,社会民怨全面爆发,而中共镇暴手法则不断升级。刘细良坦言,抗争现在才刚刚开始,而不是结束。今次运动,港人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天灭中共”的口号在香港遍地开花,说明港人开始意识到要直面中共。

刘细良称:“这个我相信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因为大家目睹这四个月,就是一国两制的迅速崩塌。一国两制里,特区政府从来扮演的角色都是一个缓冲区,是对香港人和共产党的冲突起到缓冲作用,这么多年来,从97年到现在,这20多年来特区政府都是一个缓冲区。但这四个月来大家见到这个缓冲区消失了,是直面中共,这个才是有史以来大家都未见过的局面。”

他指,虽然中共不出动军队,但无论从路透社公开的林郑月娥私人录音,还是其它迹象,都显示到她根本是一个傀儡,她作不了主,她只有三万警察,其它什么都没有。

“大家都接受她是一个傀儡,但谁决策呢?可能是后面主管的政法委官员,或者是国务院港澳小组的领导负责。我想香港人现在终于真正体验到,一国两制背后的潜规则,其实是中共在幕后操控,而中共的权力慢慢在这个过程中现身到台前。所以大家就会将香港的抗争从针对林郑月娥,变成针对中共。7月1日除了攻入立法会之外,也是直接去中联办,涂污(中共)国徽。那件事已经显示到示威者是知道他们角力的对象,或者斗争的对象是谁,所以也是导致整个局势一路升级的原因。”

中共将香港逼到绝路?

今次运动中,很多年轻人站出来抗争,甚至身上背着遗书,银发一族也受感动,站出来守护下一代。

“你看看在商场唱《愿荣光归香港》的市民,有年轻人,有老人家,你留意一下。有很多人唱到热泪盈眶,一边唱一边哭,为什么呢?因为那种情感的体会就是他在这几个月里的那种体验,是受到迫害,经历苦难,然后我们团结在一起,最终我们光复香港。”

刘细良说,很多人问为何年轻人会愿意做这么大牺牲,包括自己的学业、前途甚至自己的性命,被枪击的这位同学其实或会死亡。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很多政府官员也好,或者蓝丝也好,他会觉得(抗争者)是被人洗脑,通识教育、教师洗脑,被政客口号欺骗,这些全部都不是。

“我告诉你:如果你采访时上过前线,你会很清楚,那是一种情感的动员,他是将他对香港的情感投入到街头抗争里,而他们是愿意为香港牺牲。这个情感的动员,当你镇压越大,反抗会越大,你以为震慑,其实你是在给他能量,带着那种悲壮、那种悲情,去上前线。我再一次呼吁,希望回头是岸就是这个原因。示威者是不会主动散去的,因为他的情感动员上来,他这么多手足被捕、受伤,你要他现在走回头,他是无法接受的。而政府掌权的人也没有提供一个机会给他们。然后你告诉他们不准出来,用尽方法不让他们出来,结果就会令更加多的人走出来,甚至更加暴力,这已经进入恶性循环。”

刘细良指,过去四个月,香港人最大的感觉什么呢?就是现在的政府是一个外来的政府,不是香港人的政府,而幕后控制这个政府的共产党,是一个外来政权。“这个情感的动员就像是当年在北爱尔兰的天主教徒,他觉得被新教徒迫害,等于当年80年代台湾的党外运动,当时民进党起家是什么?是觉得台湾是一个外来政权,大陆人压迫本省人,是一个族群的矛盾,而香港是在重复这条路。”

在《禁蒙面法》推出后,前港督彭定康曾批评林郑月娥疯狂。刘细良指,林郑月娥回应时指不要恶意批评或撑腰,但其实彭定康最有发言权,因为彭定康曾处理过北爱尔兰的警暴问题,到今时今日仍然是处理警暴酷刑的典范。

刘细良说,如果《禁蒙面法》之后再有一个新戒严式的法令出现时,这个就会令政府更加依赖军警,当它愈依赖军警的时候,政府的权威越低,也没有能力再去解决任何的政治问题,用政治手法去解决。每一次只会继续依赖军警去解决,直至军警不肯执行的时候就由中共军队执行。

如此下去,香港政府的管治功能将彻底丧失,比如林郑月娥10月16日立法会复会,能否去宣读施政报告都成疑问,之后政府的政策如何推行?至于区议会选举,他相信,政府一定会用《紧急法》、戒严等借口去取消,从民建联根本没有做选举工程就可以看到这点。

他最后问:“为什么要将香港逼到这样一条绝路?这对整个国家有没有好处?中国(中共)是否已经铁定心肠将香港变成新疆?如果是,我想问,这个持续30年、40年的抗争,将会令双方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一个双输的局面,没有人会赢的,但在位的人有没有看到现在已经来到悬崖?”◇#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10-11 6: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