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要实现“真普选” 香港银发族走出来表达

周六(12日)下午2点在湾仔“银发族警总静坐48小时”。(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政府上周推出《禁蒙面法》激起全港市民的反弹,最近更爆出被拘捕的抗议者遭警察性暴力,因此港民本周末再次发起抗议活动,遍地开花。周六(12日)下午2点在湾仔“银发族警总静坐48小时”。

如果香港人不再走出来的话,极权、专制、不自由、无法治就会来到香港

银发族召集人谭国新先生(梁珍/大纪元)

银发族召集人谭国新先生警察总部外说:“我们发起的是一个48小时的静坐行动,原因是我们看到在过去的几个月来,警方滥权、滥捕、滥暴。”

谭国新先生进一步解释,第一个捕是搜捕的捕,另一个暴是暴力的暴。即是滥权、滥暴的情况是非常的严重,已经有超过2千人被抓,在抓的过程中使用暴力,“而且我们也都怀疑在被捕之后,警方是滥用私刑,令很多示威者受到严重的伤害。”

“我们也都看到在最近香港市民和警察的接触之中,警察的嚣张程度非常厉害,听见别人说他一句、问一些事,就打人和拘捕别人。”他说,“这些情况,我觉得不应该在一个文明、21世纪文明的国际城市会出现的,好像香港是一个倒退成为一个第三世界,或者一个蛮荒世界的一些地方的情况。”

对最近都出现了很多大量的浮尸,谭国新先生表示,最近的浮尸数量,有一个在消防船上面工作的人说,是他过往10年的总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浮尸,特别在一个的示威活动频繁的日子出现呢?两者有没有关联呢?究竟真相是什么呢?“我相信,除了很少数的人知道之外,我相信绝大部分的香港市民不知道,而我们是很希望得到真相。我们希望通过静坐的48小时,唤起市民的关注,警察是滥捕和抓人之后,究竟被捕人士的权益有没有受到保障?甚至他们的生命有没有受到保障呢?我们希望公众是关注这件事的,所以我们发起这个的静坐48小时。”他说。

当被问及这次活动警方是否发出不反对通知书?谭国新先生说:“我们是没有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首先我们觉得,我们发起的这个活动,我们参与的人数不足50人或者人数不是太多,就是全程都会留在这静坐的人数不会太多,所以这个是不构成一个非法集会、或者非法集结,是不需要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

关于戴口罩有很多原因的。“这个不一定是说,我有什么特殊的因素需要去解释,说为什么我不可以带口罩呢?所以我觉得,如果警方禁止市民戴口罩是不合理的,我知道去集会时是不需要,合法的集会都不可以戴口罩,我觉得,应该有很多原因可以戴口罩的。”他说。

香港反送中抗争已经4个多月,现在已引起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极大关注。谭国新先生对此表示,“我觉得每一个香港人都要走出来,如果香港人不再走出来的话,极权、专制、不自由、无法治就会来到香港,危害不单止是你本人,也会影响你的子女,影响到你子女的子女。我相信,如果你希望香港是可以回复到一个有法治的社会的话,应该每个人都多走一步,走出来。”

香港人要像法轮功学员一样,要努力不懈的坚持……

市民杨泽民先生(梁珍/大纪元)

来参加“银发族警总静坐48小时”的市民杨泽民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表示我们对《禁蒙面法》的荒唐性强烈的不满。香港现在被一帮所谓‘政治的暴徒’——共产党操控制之下的当权者,已经搞得香港这个地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所以我们都是要尽我们银发一族的心意,要出来去表达。”

现在香港市民只要戴口罩就会被抓,杨先生对此表示,这个问题 ,其实不需要那么怕。荒唐的所谓《紧急法》,警察的声誉和政府的声誉已经破产了。应该就是不用理它的了,因为香港人对它(政府)的期望已经完全没有了。

杨泽民先生还提到香港出现“天灭中共” 这个口号的标语时说:“其实讲起‘天灭中共’, 我们记得我们在 2001年的时候,《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提出这个‘天灭中共’,当时整个香港社会认同的比例(不多)。我是认同的,但是很多(香港)人还没有这个心理质素来讲的。”

但是到了今时,在占中运动、甚至这一个反送中条例之后,其实是全民醒觉了。对于“天灭中共”来讲,已经是理所当然的诉求。“为什么‘天灭中共’呢?因为就我们普通人来讲,我们没枪又没炮的,是不可以跟它对抗的。但是唯有上天那个力量可以令中共拖垮下去。”他说。

杨泽民先生还感叹道:“我觉得法轮功的坚持20年 ,将真相报导给全世界(人民)知道,其实都是一种过程的启蒙作用。到今时今日,我们香港80%的人醒悟,都是有这样的诉求,真相燃点的那个信息达到今天的成果。”

对于最近发现15岁跳水女将的浮尸,还有中大的学生说被性侵,杨泽民先生说:“我们非常之震惊。想不到我们香港是一个文明的社会,由于由(中共)独裁的政权伸延下来到香港,将大陆(中共)对待人民的那个手法,大规模的反映到香港这个文明社会,是令人心痛和震惊的。”他谴责,中共的手法就是要用暴力和血腥的手段,希望能够镇压所有香港人,来达到它的政治目的。但是这个目的最终还是失败的。

当被问到香港前景的希望时,他表示,“香港要像法轮功学员一样,要努力不懈的坚持、再坚持、又坚持,去拿回我们应有的权利,要实现‘真普选’。”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12 10: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