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拉里‧埃尔德:年轻黑人保守派正崛起

拉里‧埃尔德(Larry Elder)

图:10月4日,唐纳德 • 特朗普总统抵达华盛顿白宫东厅参加青年黑人领袖峰会,与会者为他欢呼。(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13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3日讯】上周末,我第二次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二届年度黑人青年领袖峰会(Black Leadership Summit)上发言,该峰会由“美国转折点”(Turning Point USA)主办。

美国转折点”成立于2012年,创始人是当时18岁的查理‧柯克(Charlie Kirk)。其网站将其目标描述为寻求“识别、教育、培训和组织学生以促进自由、自由市场和有限政府的原则。”

除了黑人领袖峰会,“转折点”还举办其他年度聚会,包括青年妇女领袖峰会、青年拉丁裔领袖峰会和学生行动峰会。根据柯克的说法,“转折点”已经在全国1000多所大学和学院建立了分部。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组织已经成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在“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一次采访中,柯克问道:“你有没有在校园里看到过一个保守派人士大喊大叫地试图压倒一个自由派演讲者?而反过来,左派每天都在这么做,但保守派却不这么做,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已经分裂破碎的文化中。保守主义运动正在迅速取得进展,我们正在为破碎的文化提供补救措施,现在这令左派苦苦挣扎。”

不足为奇的是,“转折点”并非没有招来争议。一位大四学生在保守派的《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上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坚称:“由于‘转折点’利用了广告牌、海报和‘社会主义糟透了’等吸引人的口号进行精明的推广,该协会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的关注。乍一看,这似乎对保守主义运动是件好事。”

“但是每个人都应该关注‘转折点’和柯克的主流化。… 实际上,这是一个把太小的孩子拉入一个深陷困境、不诚实的群体的组织。”

达特茅斯学院的一位高年级学生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批评像“转折点”这样的组织接受富有捐赠者的资助。这名大学生写道:“这些团体是组织严密、资金充足的政治运动,而不是草根集会或学生领导的运动。他们没有必然的错误或不道德,但是他们经常传达一个故意的错误形象,即他们自己是个自下而上的运动,而实际上,他们是自上而下的,高度有目的性的国家组织。拿到该组织的招聘人员或活动人士所传播的‘教育’材料的学生,应该询问关于他们的赞助商的细节和该组织的目标。”

但我亲眼所见到的是:大约400名黑人青年最近聚集在华盛顿,在那里他们听取了针对民主党人、自由主义者和左派进行了批评的演讲。该峰会的发言人,如前‘转折点’通讯主任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现在是普拉格大学(Prager University)的播客主持人,对“黑人忠诚于民主党”的说法表示了质疑,认为是民主党为了权力和选票散播了这些系统性、结构性和制度性种族主义的观点。

在我于峰会上发言之后,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走过来对我说,“你使我了解了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索厄尔(Thomas Sowell)和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Williams) ,”还有,“因为你,还有你的书和演讲视频,我开始质疑我所学到的‘种族主义’中讲述的那些关于共和党的可怕的东西。”

这些年轻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他们意识到,作为生活在一个充满机遇的国家的美国人,只要他们努力工作,他们的未来就将是光明的。

在我的演讲中,我引用了哈佛大学(Harvard)自由派黑人社会学教授奥兰多•帕特森(Orlando Patterson)的话。28年前,帕特森写道:“社会学揭示的真相是,尽管美国的种族关系仍然存在缺陷… … 但它现在是世界上白人占多数的社会里种族主义倾向最少的国家;在保护少数群体的法律方面,美国的记录比任何其他社会(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的社会)都要好;美国要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包括非洲国家,给予了黑人更多的机会。

在上周末的峰会上,警方关于“结构性种族主义”(structural racism)的说法受到了事实、研究和数据的挑战。民主党人反对私人教育券的做法也受到质疑,因为研究表明,自由选择学校可以提高阅读和数学成绩、毕业率和家长满意度。此外,民主党的福利、基于种族的选择权、政府强制的最低工资标准以及对就业创造者征税等政策也都受到了质疑和挑战。

我认识索厄尔和威廉姆斯将近30年了。他们在本周末于华盛顿的峰会上的存在显得很突出。多年来,他们一直孤独地质疑“黑人对民主党忠诚”的说法。他们一直认为,国家福利破坏了家庭稳定,等于是鼓励女性“嫁给政府” ,鼓励男性放弃他们(对家庭的)的经济和道德责任。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反对给就业带来破坏性影响的强制最低工资标准政策。他们一直认为,一个人的命运不是由他的种族所决定的,而是由一个人通过接受教育、努力工作和付出、为自己投资的意愿所决定的。

此次青年黑人领袖峰会显示,索厄尔和威廉姆斯的书籍、专栏、电视节目和演讲已经催生了一代充满希望的年轻黑人男女青年,使他们相信自己。这些聪明、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明白了这一点。正如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所说的:“一个家庭的成功,或一个社会的成功,并不取决于在白宫发生了什么,而是取决于你家里发生了什么。”

多好的一个周末啊!

拉里•埃尔德(Larry Elder)是一位畅销书作家,也是美国全国电台脱口秀主持人。想了解更多关于 Larry Elder 的信息,请访问www.LarryElder.com。在 Twitter 上关注 Larry@LarryElder。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译者:高杉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0-13 6: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