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动产是经济火车头? 黄国昌:金权政治游戏

立委黄国昌认为,炒作房地产不只造成高房价、居住正义的问题,更导致资源错误配置、严重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畸形现象。(袁世钢/大纪元)
人气: 6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在面临选举时,候选人都会针对“居住正义”提出很多具体政见,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认为,高房价让年轻人不敢成家生子,进一步演化成少子化的国安危机;甚至衍生出伤害实体经济、资源错误配置、政策严重扭曲等畸形社会现象,而背后正是“金权政治”的操弄。台湾在过去20年拼经济的过程中出现许多严重问题,黄国昌指出,讨论到房市问题的时候,无可避免的要跟经济问题结合,“不动产是台湾经济的火车头”,很多财经、不动产专家提出这样的口号;但也有学者坦言,“住宅产业不可能永远是经济火车头,甚至是让总体经济倒车的火车”,从台湾经济很多数据资料都可以支持这句话是对的。

房价所得比、房贷负担率飙升

黄国昌分析从2000年开始,如果每个月经常性的薪资基期是100,到2018年涨到121,薪水确实有涨;而以信义房屋公布的指数来看,房价从100涨到287,怎么买得起房子?台湾的财富分配(不是所得分配)出现了严重的世代问题,房价所得比不断攀升,世界各国大约是3至5,但台湾平均是8.87,而台北市更高达15,全球第二,仅次于香港。

“政治要为经济服务,那经济要为谁服务?”黄国昌质疑,经济是要为民众的生活还是为资本家的口袋服务?台湾的房贷负担率从2002年的23%,涨到现在的36%;台北市虽然从2014年到现在有下降,但是降到59%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可以负担的吗?台湾人民生活水准从2002年到现在降到81%、台北市降到49%,这就是实际状况。

资源错误配置、实体经济扭曲

“炒作房地产的后果只有年轻人成家困难、实质生活水准降低吗?”

黄国昌举例,某科技业大厂老板发现,他不断投资、研发,结果毛利率、净利率都比不上不事生产的房地产炒作者,他们是在整个经济活动当中最没有贡献的一群人,只要操作房屋买卖就能赚大钱;对于台湾经济的影响是,大家的钱全都投入炒房地产,而减少实体投资,房价、地价因此飙涨,反而伤害实体经济。

立委黄国昌认为,炒作房地产不只造成高房价居住正义的问题,更导致资源错误配置、严重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畸形现象。(袁世钢/大纪元)

另一方面,工业区土地也不断飙涨,政府开发的工业区,是希望有厂商能够进驻,进行生产、实体经济活动,创造就业机会、让台湾经济发展,结果炒房者在工业区里面囤地、囤厂房,造成工业区闲置,真正有需要的厂商因为买不起,只能把工厂盖在农地变成违章工厂,进而污染农业用地。政府要兴建基础建设的时候面临同样问题,于是开始区段征收、与民争地,引发民众抗争。

国会到议会、中央到地方的金权政治

黄国昌指出,这些畸形现象,就是台湾过去十几年来,用炒作不动产当作“经济发展火车头”的结果,建商、财团赚大钱,成本由年轻人承担、全民买单;实际的状况是房价暴冲、薪资冻涨,实质所得与生活水准大崩溃,资源错误配置、政策严重扭曲。而在背后支撑的却是从国会到议会、从中央到地方无远弗届的金权政治,大建商、财团的影响甚巨。

“年轻人要居住正义多困难、建商要废止囤房税有多快?”黄国昌举例,新北市2016年通过第4户以上非自用住宅房屋税率从《房屋税条例》规定最低门槛1.5%提高至2.4%,只征收了一次,面临2018地方选举时,两党的新北市议员“超越蓝绿”联手提案调降回1.5%;11月24号才当选,12月4日在新北市议会第18次临时会16秒就通过,这种金权政治大家还要否认吗?

2019年曾经有一群年轻人在行政院公共政策平台中,倡导要课征“空屋税”,结果却以“空屋难以认定”为由遭否决,那之前政府在做空屋统计的时候是如何认定?日本、加拿大都可以认定,台湾却做不到,是因为空屋难认定,还是建商的政治献金太诱人?实价登录2.0变0.5,行政院竟说“社会”没共识要继续讨论,等于是维持现状,建商最高兴。◇

注:

房价所得比,指的是中位数住宅总价/ 家户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数,也就是一个家庭要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买房。

房屋贷款负担率,指的是一个中位数的家庭(不是个人),可支配所得有多少比率要拿来缴房贷。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