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资金大出逃 关键数据揭中国走资“后门”

人气 5753

【大纪元2019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陈汉采访报导)虽然过去几年北京当局致力去杠杆和反贪腐,打击影子银行和地下钱庄,但近日,海外金融研究机构的一份数据显示“后门”走资的情况仍然严重。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简称IIF)的报告中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国未列入官方记录的隐形资金外流总额高达1310亿美元。远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即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的流出额。

此外,彭博社衡量资本流动的一个指标显示,中国今年前7个月的资本流出约为2,260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约19%。

IIF的中国研究负责人马青(Gene Ma)在10月10日发表的报告中说:“居民资本继续通过未经记录的交易离开中国。”

他指出,尽管有记录的居民资本外流为740亿美元,是10年来最小记录,但“资本外逃的真实程度似乎被低估了”。

世界银行定义,测量资金外逃的间接手法是计算记录在案的资本流入量与官方记录外汇使用量的差距。常见的间接观察指标是一国的国际收支帐中“净误差与遗漏”(Net errors and omissions)项目。

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净误差与遗漏”项目被普遍视为隐形资本外逃的指标。

“净误差与遗漏”是国际收支核算中的一个项目,用于反映在其它地方无法解释的流量。旅游数据差异通常跟中国公民在海外购买房地产或购买人寿保险等、进行存钱活动有关。

优质的教育、洁净的空气、安全的食品、完善公平的法制环境以及让富人们最迫切需要的安全感都是当下中国商人、民众和不同级别官员转移财富的原因。

早在2011年,济南招商银行私人银行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客户,有70%已经办了移民,30%正在办理移民手续。这意味着,资产过千万的富豪都想移民。

财经分析人士秦鹏表示,他认识的很多很多精英阶层的朋友,以前不是很想移民,“但是现在面对中共政治上向毛左、文革路线倒退,经济上继续加速向‘国进民退’、计划经济倒退,感到非常失望,有的已经在移民,有的在想办法。”

因现在各国移民有的困难度也在增加,所以先转移资产、包括先在香港美国开个账户、买房就成为必选。

秦鹏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官方怎么限制购汇和禁止蚂蚁搬家等手段,人们还是能找到解决路径。而许多跨国理财公司、保险公司和换汇公司,乃至那些有大量资金需要往来中国的公司和个人等等,也积极顺应这些需求,帮助这些民众向外转移资产。

他说:“官民大斗法,不断找到突破口。现在数据刷新的‘净误差与遗漏’就是民心所向和民众用脚投票的证明。”但不管怎样,资金外逃的大头不是一般普通民众,而是那些高级权贵家族。比如前几年的海航和安邦集团,以及海外曝光的中共高层在瑞士银行的天量财富等等。

秦鹏表示,相较于江泽民、曾庆红等中共权贵家族在海外动辄数千亿美元的资产,地下换汇从未被中共高层权贵看在眼中。中共权贵们转移资产,走的是专制政权的权力大门,用的是资本市场和国际投行,从未担忧过外汇管制或额度限制。

秦鹏说:“现在中共与各国交换数据,试图控制财富转移,但是真正的那些国级官员和红二代们,中共一般是不会动的,因为在中共高层眼里,那些才是真正的赵家人,江山和财富是他们的。”

“但是物极必反,他们越是这样,那些富人和一般官员越是感到危机和大厦将倾,越是会加速转移财富。”

隐形资金外逃 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此外,“隐形资本加速外逃,这会给外汇储备增大下降压力,一旦突破3万亿心理线,人民币贬值预期加剧。”秦鹏表示。

“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中国国内投资意愿下降。企业家们对现在的政策和未来缺乏信心,无心经营,由此造成对中国经济主要的影响,核心的体现就是经济继续加速下滑。”

9月份,中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继续下降的同时,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了3.0%。数据显示生产通缩的同时通胀压力加大,也就是滞胀。

“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信心会进一步下降,中国经济恐陷入恶性循环。”秦鹏说。

本周,中共总理李克强讲话也再次承认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贸易战交火未歇 七大危机围烧中国经济
贸易战升级或致中国经济与世界脱钩
人民币还会贬多少? 解析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港金融中心声誉遭创 习面对经济“黑天鹅”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