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医学院增气候课程 专家:浪费时间和金钱

图为示意图。(photos.com)
人气: 22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nemarie Schieber/高杉编译)成为一名医生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今天。

想要成为医生的那些人,可以说是在这个国家里最优秀和最聪明的那些人,而他们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要拿到全优的大学毕业证书,还拿到医学院入学考试的高分,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申请医学院。而如果这些尖子中的尖子学生们足够幸运,能够最终达到进入医学院这一艰巨的目标,那么他们还必须要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能够避开正以惊人的速度渗入医学院课程的所谓“进步政纲”(Progressive politics)。

目前,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 AMA)和国际医学学生协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Medical Students’associations)正在积极推动,在医学生本已繁重的课程负担上,再增加气候变化课的教学内容。一个由近200所医学院组成的联盟表示支持这一举措。

该联盟声称,气候的变化正引发一场疾病流行的爆发,所以现在的医生必须特别关注这场流行病。你可能会问,这些听上去很“有时代感”的奇特的疾病都是什么呢?它们是:哮喘、中暑、莱姆病、过敏、呼吸道和心血管疾病,这就是所谓的“医学院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 in med school)运动背后的领导人所列出的一些疾病。按照医学协会气候与健康联合会(Medical Society Consortium on Climate on Health)的莫娜‧萨法蒂的说法,气候变化“确实是我们这个世纪最大的健康威胁。”

但实际上,这些流行病和疾病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了,无论世界上的政治和社会处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想像一下,如果得知中世纪的医生在治疗瘟疫之前必须通过复杂的封建制度所规定的考试和测试,那该有多荒谬!已经有许多专业人士:科学家、流行病学家、气候学家等等,他们的工作就是找出疾病发生的原因。而显然,医学院校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治疗疾病上,而不是灌输和添加气候变化等带有政治色彩的科目。

当医学院将他们的课程与政治话题结合起来的时候,就将会在其他方面付出代价。例如,在当今价格过高、监管过度、过于复杂的医疗保健市场上,很少有医生知道如何去经营一家自己的诊所。如果医生们想要学习如何在保险公司或政府支付者的控制之外运作一个可以茁壮成长的诊所,他们必须自己去学习和摸索。

像本杰明‧拉什研究所(Benjamin Rush Institute)这样的致力于以病人为本而不是以为医保公司和政府部门提供服务为本的组织,在医学院设立分会时就遇到了许多障碍。医学院的学生们自己也有太多的话要说。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的话来说:“生意”在医学院校园里是一个肮脏的词。这名学生说:“即使有教授愿意开设和教授这样的课程,谁会雇用他们,或者说,谁会让他们教自己呢?”

当他们完成医学院学业和住院实习后成为医生时,他们可以更自由地讨论他们的狭窄的学习和摸索范围,也只能是以所在医院为中心的了解和摸索。但那些“直接基础医疗保健服务”(Direct Primary Care)的医生会告诉你,他们必须自己去学习这种新模式。管理、谈判和财务等知识很少会被包括在住院实习学习的内容之中。

当“基础医疗保健服务”(一种真正能够以病人为本的服务)的医生没有被教导过如何让一种医疗服务兴盛起来,他们就会被吸引到那些能够让自己可观的时间和投入得到回报的领域。到2032年,美国将面临近12.2万名医生的短缺,尽管人口老龄化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这种短缺,但毫无疑问,医学院和住院医师培训计划也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使医生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职业。

今天的医生不喜欢每天花18个小时,为第三方支付者编辑统计数字和写病人护理记录及报告。如果他们能够接触到适用于不断变化的医疗保健市场的新模式,他们会做出更好的服务。在这个市场中,科技正在改变医生的面貌,消费者也要求他们的钱物有所值。加强“基础医疗保健服务”是关键,第一线的医生可以将治疗复杂和诊费昂贵的疾病扼杀在萌芽状态。

因为在今天,如此多的医学培训机构都是由医疗保健行业和政府资助的,那么也就难怪,他们能在决定医学院教什么和不教什么方面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医院、制药商和美国医学协会本身就是从当前的现状中获利的,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医生变得“闲下来”,而且,大公司也并没有因为今天天文数字般的医疗保健费用而陷入困境,相反,那正是他们的收益。

现在,在我们令人生畏的医疗保健体系中,已经没有时间和金钱浪费在教授未来的医生们有关气候变化的知识的空间了。作为最终支付所有医保账单的纳税人和消费者,我们应该要求医学院关注一些看起来不那么“具有时代感”但却更重要的东西——病人。

作者安娜玛丽•希贝尔(Annemarie Schieber)(amschieber@Heartland. org)是《卫生保健新闻》(Health Care News)的总编辑,也是哈特兰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的研究员。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0-17 1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