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学界祭奠陈彦霖 要求释完整CCTV还原真相

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学生排队献花祭奠、声援15岁女生陈彦霖,要求真相。 (骆亚 / 大纪元)
人气: 1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叶依帆香港报导)17日香港多间大专院校学生在15岁逝世少女陈彦霖生前上课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的设计大道进行祭奠和举行集会,进一步要求职业训练局(VTC)提供完整的CCTV(闭路电视),希望让真相浮出水面。各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代表们也分别上台发言,要求公义和真相。

校园内的连侬墙祭奠死者陈彦霖。(骆亚 / 大纪元)

陈彦霖生前就读职业训练局(VTC)机构成员青年学院, 于调景岭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上课。当日,香港知专设计学院的校园内,布满“让真相浮出水面”的连侬墙,一个大大的“奠”字贴在了镶有陈彦霖生前照的上方,鲜花和水果摆在了悼念陈彦霖的祭坛上,不时有学生前往拜祭,并有横幅提醒VTC的郭龙基院长,“你看海时,你有心痛吗?”集会前,学生们和关心陈彦霖事件的市民们向陈彦霖的遗像鞠躬并默哀一分钟。

VTC学生会会长梁建荣表示,他代表VTC全体师生、出席来宾,以及关心彦霖事件的香港人,向陈彦霖致悼词,他在悼词中说,“在这个天人同悲的日子里,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一起来到这里,送别我们的一位挚友,一位朝夕相处的游泳健将,一位死因不明的15岁同学——陈彦霖,此时此刻的我们心情沉重。”

梁建荣表示,“我们无法相信,我们也无法相信这一令人心情沉重的事实,教室里的她活泼生动的话语,操场上那舞动身躯的倩影,游泳池里,她那矫健的英姿,游行示威场上,她那意志坚定的身影,无一不浮现在我们眼前。活泼开朗的她,一直鼓励香港人‘加油!’的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们怎么能够相信警方说的‘无可疑’就是‘无可疑’呢?她只有15岁,她青春可爱,她追梦的日子还很长,然而彦霖同学永远离开了我们。”

梁建荣还在悼词中说,“同学失去了一位好同学,父母失去了一位好女儿,香港人失去了一个同行的儿女,往事依稀,泪眼矇眬,千言万语道不尽我们对彦霖的思念,更驱使我们上下一心,在今日出席学界万人大集会,集万人之力,聚众人之志,定能还彦霖同学的清白,让彦霖同学安息!”

“逝者已逝,彦霖同学你就安心去吧!”

最后,梁建荣表示,“要坚信你的同学,你的老师,你最爱的香港人必定更加坚强,为你走完没有走完的路,一定还你一个清白。天堂路远,愿彦霖一路平安!”

中文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吕天忻在发言中表示,当得悉陈彦霖死亡的消息后,心情非常地沉痛,同时也觉得非常地震惊。

她说:“沉痛在于她仅仅是一个15岁的少女,想想15岁的时候,你和我正在做些什么?读书的读书,上学的上学,打机的打机,而一个15岁香港少女面对的是什么?每天都在不停地在‘吃’催泪弹,甚至要在前线面对枪林弹雨,甚至15岁的孩子在死因不明的情况下,她的尸骨被草草火化,这个就是今天15岁香港人面对的事情,所以我觉得非常地沉痛。”

吕天忻表示,觉得震惊是因为“是正常人都会觉得一个游泳健将不可能全裸而且在海边发现她的尸体的时候,警方居然告诉我们说陈彦霖的死因‘没有可疑’,紧接着几天后她的尸骨被草草火化,这也证明香港所谓法治,所谓公义,所谓制度歧视已经分崩离析,已经不复存在。”

吕天忻还说,他们是被时代选中的孩子,她也相信每一个香港人都是被时代选中的香港人,“当一个15岁的少女在前线为我们‘吃’子弹的时候,我们作为大人能够做的有很多很多,当当权者不肯帮助这名15岁少女还一个公道之时,她的校方在做些什么呢?”

她又说:“我记得在一个礼拜前,在中大学生与中大校长段崇智有一个会面,会后有一个学生跪地痛哭,那有人问,为何你要去跪校长?你为什么要如此低声下气?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是校长,因为在一间学校是没有人可以取代校长保护学生的地位的,没有人可以取代他保护学子的地位的,只有校长,只有校方才能够保护学生,但是陈彦霖的校方面对她所面临的威胁,没有很好地保护她。”

吕天忻最后还说,如果校方及早公布CCTV,也许真相早已浮出水面。她说:“如果校方能够尽早公布CCTV的片段,如果当权者没有草草将彦霖火化,如果当权者愿意彻查真相的时候,今时今日会否有如此众多的疑点呢?会否有如此众多的谣言满天飞呢?答案是‘绝对不会’。”

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回顾了自己15岁时候在做什么,那时正是2014年,香港人为了公义、为了《基本法》对香港的承诺走上了街头,希望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让这个政权聆听市民们的声音。他说:“雨伞革命失败了,而社会运动一沉不起,2016年为本土发声的义士因为自己的理念,为自己所相信的公义而入狱,为我们香港人坐了六年的监狱。到今时今日,我们依然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能够让这个不公义的政权、这个杀人政权低头,100万、200万人游行它自始自终都没有听过我们的声音。我们走出来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不单止为了公义,不单止为了自由,不单止为了我们失去的东西、他们承诺过但是却不给我们的东西,而是为了我们的尊严,这个政权正在践踏我们的尊严。”

方仲贤还说,年轻一代站出来,是因为上一代没有为了他们去争取,“我们没有怨恨我们的上一代,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如果学他们,重蹈覆辙,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未来都会受到同样的煎熬,我们不希望这种事情会发生,如果我们赢得了这场革命。我们宁愿没有下一代,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生命应该去承受这样的折磨、这样的煎熬,去为他们的上一代承受这样的折磨、这样的痛苦,去为上一代承担他们遗留下来的包袱。”他说。

方仲贤表示,15岁的孩子会相信与政权有这样和平理性的沟通是可以得到他们要得到的结果的,然而“在这四个月中看到,我们以往所信仰的治安、法治、员警、信赖完全荡然无存。”他说。

香港教育大学学生会会长梁耀霆则表示,当得悉知专这位同学死亡的消息后,相信全香港人都和他一样感到非常的沉痛,他说:“我们年轻人为香港付出为的是为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但是经历了这四个月的运动我们看到,社会有多么的不堪,充满了多少的不公义。四个月来,无数人受伤、受辱,甚至受害,牺牲了自己的学业、前途甚至生命。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坚持下去,坚持对公义的追寻。”

也许找出真相会花费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是梁耀霆说,“我们所面对的是一场革命,我们要做的不只是为了改变我们的社会制度,更希望将这几个月来所经历的事情还原真相。让我们对得起我们的前人、我们的兄弟以及我们的下一代。”

梁耀霆相信,陈同学的死对香港人是一个反思,“到底什么是真相,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得清。为什么连特首讲的话都没有人相信了呢?这个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的当权者为什么不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而当权者到底在服务于什么人呢?到底背后有什么阴谋,让校方像挤牙膏一样不愿透露全貌呢?”

银发族敬献的鲜花摆满祭坛的一边。(骆亚 / 大纪元)

集会上还有其他大专院校的代表、及街坊代表发言,也有现场集会者的即兴发言。

集会进行过程中,还来了一批银发族的声援者,他们给陈彦霖带了很多美丽的鲜花,安慰她在天之灵,告诉她并不孤单,他们将她当成香港人的女儿祭奠、爱护,也希望让事情真相早日水落石出。#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10-18 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