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走过劫难(8)

——一个普通中国女人的觉醒
图文:轩远工作室
连环画:走过劫难(8)(轩远工作室提供)
  人气: 3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个故事的每一细节都是真实的,逼真还原了中国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监狱的场景及发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实姓名。

六、新女监(接上文

177. 已经是深夜了,警察还是不许大家睡觉,让全班陪我“反思”。美娟熬不住,血压升高高,一下就晕倒了。倩说:“都是你!你太自私了!”
178. 早饭发一个鸡蛋,我偷偷把自己的鸡蛋给了美娟。
179. 监区要求法轮功学员必须学太极拳,说可以强身健体。我说,“我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太极拳能治病吗?我不学。”
180. 全体必须听关于进化论的讲座,警察坐在后面。大家都要鼓掌,我不鼓掌。
181. 我对郑梅说:“我不认为我是猴子变的。”
182. 于是,他们在班里给我一遍遍看“反对迷信,相信科学”的录像。
183. 监区排练“千手观音”的舞蹈,安姐硬拉我上场。我不去。我知道,我一上场,她们就会拍照,对外宣传我认罪了。
184. “三八”妇女节,王大用自己的奖金给大家发小礼物,很多犯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185. 为表示其“人性化”管理,王大给我安排了家人的电话接见。我终于见到了儿子和外地赶来的老母亲。我对母亲说,“我的好朋友张燕不是病死的……”警察马上按下我的电话,不许我再说。我的接见被取消了。说我违反规定,“泄露监管机密”。
186. 郑梅带着包夹在库房批斗我。我被说成“没有亲情”、“有人格缺陷”。倩甚至哭了起来。她说我太“自私”了、“没有人性”,她说她替我家人难过。
187. 我给大家讲,我曾经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正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才导致我的家庭破裂。我还说出张燕的死,我问她们:“你们为了减刑、立功,就不择手段虐待我们,到底是谁没有人性呢?”大家都不说话了,郑梅也不说话了。
188. 夜里,鲍红惊恐地大喊,她又做噩梦了,她已经多次做噩梦了。
189. 第二天,在厕所里,鲍红哭着告诉我,她受不了了,夜里总是梦见张燕站在她眼前。她知道自己做了坏事,她还说了一些张燕被打死的详细情况。那时,新女监只有厕所没有监控。包夹与我说真话,都在厕所。
190. 我偷偷写了一封控告信,控告警察指使服刑人员虐待张燕致死。小双假装没看见。
191. 我找机会,想将控告信投入筒道里的举报箱。但举报信根本就塞不进去。原来,那都是摆设,上面盖的塑料花,把信箱口都堵死了。
192. 郑梅找我谈话。她告诉我,女监不可能让我把信传出去的。她还小声说,原来她也以为张燕是病死的。余光中我发现,王大在门口偷听呢。
193. 在图书室里,他们给我上佛教课。警察想用佛教“转化”我,让我信佛教。
194. 安姐在厕所里告诉我,她内心依然相信法轮功,她快走了,可以把张燕死亡的详情带出去。
195. 在厕所里,我劝鲍红,不要相信她们说的所谓“佛教”,那些保佑你发财的“佛教”不会保佑你,反而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196. 中秋节,我们在大厅抢活到深夜,做“好利来”月饼盒。我们用有毒的工业胶水粘制月饼盒,气味呛得我们头晕。
197. 我把一些产量给了倩。她手慢,总完不成任务。
198. 盖儿头到厕所里偷偷塞给我一块月饼。
199. “十一”期间,倩在班里大谈佛教,说她当年烧一柱香要多少钱多少钱,“可灵验了!”她还说,现在最挣钱的项目,就是建庙。小双就问她:“那你信的佛让你去贪污吗?”大家哄笑起来。

(待续)

点阅【连环画:走过劫难】系列。

责任编辑:李天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下午,这男人进来说,“这回让你好好打坐炼功。” 他帮“包夹”把我双盘捆绑上,腿和手脚都绑紧了,他对我说:“这可不是体罚虐待,是帮助你修炼,考验你的盘腿能力。”
  • 上厕所时,一蹲下我就睡着了。已经熬得我五天五夜没有睡觉了。
  • 我被安排住在警察办公室里,张燕被关进了隔壁的心理咨询室。没“认罪”(承认炼法轮功有罪)之前,不许我们进监区。小警察方竞让犯人小双看管我。晚上我在一个床板上睡觉。
  • 重获自由,我却无家可归了。丈夫和我离婚,儿子也带走了。病危的我躺在出租屋里,百感交集,我和丈夫曾经那么恩爱幸福……
  • 我不敢再和家人多说什么。我感觉到丈夫的变化。他说因为我被劳教,单位找他谈话,可能会影响晋级。儿子急切地问我:“妈妈,您听话吗?您挣多少分了?”孩子都知道,挣分多就意味着早回家。
  • 2001年11月,很多外地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因为不想让当地受牵连,他们不报姓名、地址,警察给他们编了号。他们的钱被警察扣下,连牙刷都不能买,只有我一个北京人有牙刷。当时是一个牙刷几十个人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