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港生造“连侬船”声援香港

北艺大香港侨生建造“连侬船”盼用“陆上行舟”的毅力传播港人心声。(徐绣惠/大纪元)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台北报导)香港反送中活动迄今,警方已拘捕超过2300人。不少在海外读大学的香港学生暑假返回香港,却在反送中活动中遭逮捕。台湾国立东华大学、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相继传出有香港学生被捕消息,台湾教育部、陆委会积极协助学生返回学校。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的香港侨生共同创作了“连侬船”与民主雕像,声援香港“反送中”事件,同时也展现香港、台湾年轻世代对社会议题的关注与想法。

北艺大香港侨生建造“连侬船”盼用“陆上行舟”的毅力传播港人心声。(徐绣惠/大纪元)

创造“连侬船”追求自由

目前,就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三年级的香港侨生曾同学表示,香港是自己“根之所在”,即使出国旅游、读书,在其它地方待多久也没办法与香港比,她说:“那种浓厚且强烈的归属感,无法从其它地方取替。”

曾同学与一群同样负笈台湾就学的香港侨生创造了“连侬船”,她说:“我们先是想到模仿香港同伴造过的民主女神像,后来想到做一些我们在这片土地上能提炼出来的独有符号。”

北艺大学生共同创作声援香港民主雕像,左手持洋紫荆、右手遮眼的少女带着口罩,极力为民主发声。(徐绣惠/大纪元)

台北艺术大学坐落于关渡山区,学生上课时需攀上山路,曾同学说:“这是一条理当追求自由的山路,走上这座山,顺着这想法,我们最后决定要用木头造船。”

伴随着木头造船的想法,有人提出应和香港“兄弟爬山”的理念,以及效法德国电影导演韦纳‧荷索(Werner Herzog)1982年拍的《陆上行舟》(Fitzcarraldo)的情怀,以“船”流动的形式赢走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汇集并且传递每个人的心意。

香港正经历人道灾难

10月4日,香港政府正式引用《紧急法》,于10月5日实施《禁蒙面法》。曾同学表示,这些除了进一步紧缩香港人本应享有的人权自由,另一方也昭示:行政长官可享无限权力,故意忽略代议程序,任意立法,严重藐视法治。她说:“香港正在经历一场人道灾难。”香港政府所有的对策都只是“针对”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问题。连“和理非”游行都不能保护自己的身份,随时都面临“秋后算账”,只会令民怨会更沸腾。

曾同学认为,香港政府对待市民越来越横蛮无理,社会加剧撕裂成一块块蓝、黄对立的颜色,这就是香港正面临的状况。香港侨生在和台湾同学讨论香港“反送中”事件时,多半能感受到同侪的支持,曾同学说:“态度普遍都是对抗争者予以支持。他们很多时候也会借此反思台湾的未来,毕竟我们都与同一个极权国家相隔不远。”

台湾与香港面临的共同点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艺术跨域研究所”所长黄建宏认为,海外华人有另一种对中国的“想像”:香港反送中事件变化太快,让大众很难厘清事情的方向;台湾、香港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对中国看法与90后的年轻世代又不同。近年,中共的扩张已成为台湾、香港年轻人在全球化经济底下共同的焦虑,香港“反送中”事件就像一个催化剂,迫使人们去思考台湾与香港的共同点。

相较对1989年“六四事件”一片空白的中国年轻学生,每个香港人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曾同学说:“八九民运就是一群大学生看到社会上的不公义,而走出来的一场学生运动。香港大多数学校每年在六四前夕都会有讲座和悼念活动,让中共完全有违人道的暴力、血腥镇压历史记录传递下去。”

曾同学认为六四本应是中国人讨论民主自由的开始,香港人每年的悼念同时亦是一个提醒,她说:“香港仍然有争取民主、自由的空间。而香港目前仍然有价值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与中国大陆的城市不同。六四的缩影亦是香港将来的缩影,同时亦是我们永远的梦魇。”

中共瓦解香港文化

身为1997年香港回归后长大的一代人,曾同学认为香港回归后,中共在文化、教育层面上介入香港本土非常明显。她说:“说严重点,就是去改变我们对自我身份认同、民族共同化的思想控制。”推行国民教育科、用普通话教授中文科,以及曾提出学生应有辨识简体字能力这三项政策,让曾同学觉得中共政府有意瓦解香港文化。“首先是消灭我们语言的载体。近期更提出高考的中文考试要除消听力和口考,由原先的四份试卷改成三份,取消的理由是指母语者考听力和口考是多此一举,无助提升中文水平。”

曾同学认为粤语是香港在中共政权下最核心的民族意识,要打压香港人就要从语言、课本改革,思想上的设定,才会打破“我是香港人”的认同感。

2003年,北京要求港府为“23条立法”,这是一条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言论自由并有违人权,亦有违“一国两制”的恶法。虽然最终在香港50万人上街后宣告撒回,但此举也预示中共政府已有意插手香港内政。

在“雨伞运动”后,曾同学认为,香港看起来过了很和平的五年,但实际上港人这五年内一直都在抑制。她说:“如果雨伞为抗争埋下种子,到今年的反修例事件,终于让民怨到达临界点。”

她表示,二百万香港人站出来告诉政府:“我们无法再接受腐败的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剥夺我们应有的权利。”相较五年前雨伞运动,“反送中”事件有一种更强烈的自主意识,曾同学说:“大家心里都有种同样的渇求,就是香港未来。当经历第二次的抗争,我们难以想像未来香港会走向哪一个地步。我们担忧的是,香港变得再不是我们熟悉的香港。”

每一次的游行、集会,香港人都有心理准备,因为站在街头上的风险和代价都很高,曾同学说:“我们无法预期出去后的结果是怎样,但我们会继续愿意出去的原因,都是想尽力守护自己的家。”◇

责任编辑:孟文澜

评论
2019-10-18 7: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