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丑闻过多 致使西澳选民冷漠

人气 1

【大纪元2019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澳洲珀斯编译报导)西澳本周六进行的地方政府竞选,138个选区中有37个不参与,因为缺少竞选对手,所有职位空缺全都毫无异议地补上了。

据澳广新闻网报导,观察者说,一连串的丑闻和调查以及苦涩的社交媒体辩论让潜在候选人望而却步,这种状况需要改变,以加强地方民主的参与度。

Michael McPhail竞选东弗里曼特尔市议员时只有20岁,因其热爱城市规划,当时他正在大学学习。

“我那时相当年轻十分天真,当我举手参加时,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对珀斯澳广电台的Jessica Strutt说,“事实是,主要竞争对手在那里已经50年了,我以多两票获胜——他的两个孩子忘了投票给他,所以这表明地方民主选举有时是这样多变和随机。”

McPhail现年26岁,担任东弗里曼特尔市副市长。他说,“毫无疑问,在地方议会任职,是最改变我人生的经历。”“ 我喜欢主持会议,但讨厌开冗长的会议。”

2017年的地方议会选举,有创纪录的1,111人参选,而今年共有964名候选人角逐378个空缺职位。平均而言,只有三分之一的选民会投票。西澳和南澳、塔州一样,地方政府选举投票不带强制性。

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商科讲师Julie Crews告诉ABC电台早餐节目,这是地方民主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她将参与度下降归咎于几个地方政府的系列丑闻,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负面、冲突剧烈的舞台。

“我称之为丑闻疲劳。诚信已经受到侵蚀,珀斯市政府就是一个例子。”她说,“我想,这让人生厌,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但地方政府却又急需年轻人。”

她说不必竞选可能导致对议员缺乏审查。“你不在雷达的监控之下,如果局面不能改变,那你就不在视线之中。”“我想,当你受到严格审查时,一切都是透明的,那么你更有可能做对的事。”

在37个不用选举的地方政府中,只有Town of Cambridge一个属珀斯大都市区,其它的都在乡村地区。

一些议员说没有选举不一定是坏兆头。“没有选举,也许意味着社区对其代表感到满意。”西澳小麦带Morawa镇郡长Karen Chappel说,“认为一直在那里的人不能问问题或想新东西是不对的。”

她说,由于现任者要退休,今年会有新人进入她的议会。“新鲜血液只图个新并不是答案。”

东皮尔巴拉(East Pilbara)郡郡长兼西澳地方政府协会(WALGA)主席Lynne Craigie说,人口少的乡村议会很难吸引能担当议员这一重任的人。

“如今,地方政府要提供居民之所需,而这在乡村地区,也可能是把医生请过来,提供住房甚至工资,以补贴搬来乡下的医生。”她说,“为什么是地方政府提供补贴?因为没有其他人愿意这样做,而居民们却极需医生。”

在社交媒体时代,冲突在网上变得高度紧张,许多人为消极情绪所带动。Kalgoorlie-Boulder议会最近投票,允许当选成员和员工获得资金,对在脸书上辱骂的选民采取法律行动。

“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问题,把自己置身其中,因为一天下来,在很多方面,就是一场人气竞赛。”ABC珀斯电台的听众同意这一看法。听众Rob说,“我们在社区报纸上读到的都是争斗。没有想法。人们似乎不听,只是喊叫互虐对方。”

另一个常见的不满是选民不知道投票给谁。与其它州不同,西澳政党不支持候选人,选民也缺乏资讯,因此很难知道候选人长项在哪。

“当1995年《地方政府法》出台后,要求候选人制作150字的个人资料”,西澳地方政府专业人员协会主席Ian Cowie说“他们都在说‘保持低费率’、‘爱你们所有人’,所以你看不到其政见到底如何,这便很难决定给谁投票。”

东弗里曼特尔市副市长McPhail认为,地方政府选举投票该是强制性的。“但我知道这不无争议”,他说。

“我认为,地方政府选举可能带有很大的偶然性,也可能摆动幅度较大。”他说,“自从我竞选以来,东弗里曼特尔市议会的情况有所改善。”“我当选后,其他一些议员也先后当选,我们更换了行政人员,改变了这里的文化,变得更加亲民。”“人们愿意参与好的事情,而不愿参与分裂。”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西澳更多民众支持地方选举强制投票
西澳地方政府合并  与你有关吗?
华人市长披挂  竞选连任坎宁市长
你可能不知道的地方政府选举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阿尔特斯:对中共病毒案提公诉
【新闻看点】红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惧什么
【拍案惊奇】七一游行全记录 警惕国安法暗捕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