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传奇

西汉时转筷子奇算 暗藏的宝都给算出来

作者:仲翁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9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曹元理是西汉成帝时玄菟地方的人,精算术。他曾经为朋友陈广汉做事,他不知道陈广汉的家业有多大,直到有一次,广汉要他算一算谷仓中的米量。从用筷子计算米数量开始,后来曹元理展开了“奇算”,让陈广汉很惊奇,更让陈广汉脸红。怎么回事呢?

这一天陈广汉对曹元理说道:“我有两谷仓的米,忘记了各有多少石,你替我计算一下。”只见元理取来筷子,转了十几转,然后说道:“东边谷仓里有米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又把筷子转了十几转,说:“西边谷仓里有米六百九十七石八斗。”

陈广汉在他推算完后就将谷仓门紧紧封闭起来。后来,从两个谷仓中把米取出来,西边的谷仓有米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比曹元理计算的少了一升。原来西谷仓中有一只老鼠,大小恰恰一升米的体积;那东边谷仓的米数则和元理说的数目完全符合。

西汉时代就有筷子计算奇术。(pixabay.com)

次年,曹元理离开陈家后路过那一带,顺道登门拜访了陈广汉。广汉把出仓的米的数量告诉了他,元理感到羞愧,用手大力往坐处一击说:“我怎么就不知道老鼠和米不一样呢?计算错了,真是没脸见人呀!我这张脸皮都不想要了!”

陈广汉替他拿来酒,佐酒菜有几片干鹿肉。这回,元理又推算说:“你家甘蔗地有二十五区,应该收到一千五百三十六根甘蔗;芋头地有三十七亩,应该收六百七十三石芋;牛有千头,能生产二百头牛犊,鸡有一万只,将会孵出五万只小鸡。”还有羊、猪、鹅、鸭等等,元理一一说出了它们的数目;另外瓜、果、熟鱼、熟肉、蔬菜等等摆放的位置,也一一被说了出来。

元理转筷子一一推算出资产富饶的陈家的家禽家畜数量。(pixabay.com)

元理接着说:“府上家大业广,资财丰富,为什么招待我的这么寒酸呢?”广汉惭愧地说:“有仓促到来的客人,但没有仓促得来的主人,作主人的来不及准备。”

元理说:“案板上有蒸小猪一头,厨柜里有荔枝一盘,都可以作佐酒菜呀!”

广汉听完,再三道歉,亲自去屋里将这两样佳肴取出来,让朋友欢乐一整天。曹元理的算术奇技后来传给南季,南季再传给项瑫,项瑫又传子陆,但是都失去了玄妙,各自只是得到了一些数术的东西。@*#

资料来源:《西京杂记》

-点阅【古今传奇】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图为宋 刘贯道《梦蝶图》。(公有领域)
    因人们不同的选择,产生了两个不同的结局。只因人们动一善念,得到上天的嘉奖,又因嘉奖的方式出其不意,成就了这桩奇闻。
  • 惟独道人写的诗依然还在,字迹犹如新写的一般,清晰可见。诗中云“遣回往”,由于吕洞宾绰号“回道人”,于是人们推测,这名道人一定是八仙中的吕洞宾。
  • 敦煌10世纪彩绘经卷《地狱十王经》
    中国古代,从平民百姓到当朝大臣,对另外空间的探索,从未停止过,而且有些方面认知很超前。古人对另外空间的认知,除了记载的天国世界,还有对地府结构、生命形态及职能的介绍。
  • 南朝刘宋时期,京师内有座北多宝寺。有个僧人奉命看守佛殿佛塔。然而,他监守自盗,还故布疑阵,伪造盗窃现场。不久后,他得了一场奇怪的大病……
  • 《三国演义》中,有位神秘的水镜先生,他未卜先知,对天下事了如指掌。他预言刘备日后“龙向天飞”;他推荐奇才诸葛亮,一言道破“得其主,不得其时”。后人评价说,水镜先生如果出山,一定会改写三国历史。
  • 陆垹是大明一代名臣。在当时的循吏考核中为第一。他为官有道,政声赫赫。然而,却遇到了一件令其震惊又愤恨的一件事。他的儿子因为大动淫心,亵渎神明,被上天消去了功名……
  • 朱元璋洪武五年(1372年),中书右丞王溥奉命到建昌督工取材一事。到了蛇舌岩,众人看见岩石上有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在那里唱歌,歌词曰:“龙蟠虎踞势岧尧(峣),赤帝重兴胜六朝。八百年终王气复,重华从此继唐尧。”歌声犹如洪钟,黄衣人唱完就消失了踪影。王溥派人向朱元璋奏报这条消息。但天子认为这事涉及妖妄,不可采信。这件事,官方记录上就只有这么一段短短的描述。
  • 唐朝柳宗元在散文《骂尸虫文》中说道:“聪明正直者为神。”大意是说,耳灵目明,为人正直者,自然不会受到迷惑。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清朝官员文人的记载中,“正直为神”成为官场使用频率很高的一句话。那些为官清正廉洁的人殁后成为神明,在清人文集中留下不少记载。
  • 清代杭州的唐家,长子才娶媳妇没几年,长媳郭氏却突然生病了,还病得不轻;自从生病以来,已经延请当地的大夫医治多次了,药也吃了不少,但都罔石无效。不久前才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勤快媳妇,现在竟仅存一点气息,病奄奄地躺在床上,家人看着只能干着急。
  • 不要小看小小的善举,无所求的纯善之心可能化来不可思议的奇遇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