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间记者会 学者就林郑施政报告遇挫谈看法

2019年10月17日,香港网民召开民间第二十次记者会。(骆亚/大纪元)

人气: 3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香港报导)10月17日,香港第二十次民间记者会举行,主题为“居高不仁 还政于民”。记者会邀请了7位嘉宾,他们分别来自土地房屋、社福、医疗、教育、创科、古迹文物保育及金融等行业,就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施政报告作了回应。

在记者会上,7位嘉宾首先从各自不同领域,评论了林郑施政报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在问答部分,大纪元记者就“林郑月娥连续两天的遭遇,凸显了香港社会怎样的现状?”这一问题,请在场的专家、学者发表看法。

林郑月娥16日在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时,遭民主派议员的强烈抗议而两度中止,最后立法会休会。林郑被迫通过视频宣读完施政报告,成为香港首位被关在立法会门外宣读施政报告的特首

在第二天就施政报告的问答大会上,林郑再遭遇同样的抗议,两度被迫中止,5个问题只草草答了3个。

“特首连光影、声音都那么害怕”

中文大学副教授陈竟明博士认为,其实这是议会暴力,是主席取消会议的,把人赶走。如果不是议会主席有偏颇,会议是可以继续进行的。

他还表示,据闻林郑在一个星期之前已经预备了好几段影片,“我不知道录好的片,是否有心要播(出)?这样的人物已经到了不敢出街、连立法会都不敢去(的地步)。”

金融业职工总会主席郭嘉荣表示,整个事件是当“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和香港时代革命的投影出来,导致了整个议会中断,“连光影、声音都那么害怕,那特首又怎么能去管治香港呢?这是一个疑问。”他表示,特首的懦弱和香港人的勇敢,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对比。

“代议士将人民的声音带进议会”

黄任匡医师回应说,当时施政报告不能继续读下去,是因为有很多反对派议员提出了在议会之外的人想提出的诉求。“这些在街头上的抗争、在制度内的抗争(的声音),全部都入不了当权者的脑子里,所以我们的代议士才会代表我们在议会里向特首发声,但是这些发声被她视为是阻碍会议进行的障碍。”他说。

他表示,对于他和医生同事们而言,回应五大诉求比她(林郑)宣读和答问关于施政报告更加重要。

他举例说,“就像有一个人受了伤,被黑警打至内出血而大量失血,在几分钟之内因失血过多而死,而我们却在讨论究竟这个病人有没有血压高呢?有没有胆固醇高呢?他的鼻梁是否过低需要整容呢?这(无关重要的)就是施政报告的内容。”

而在面对议会议员们的大声疾呼时,“议会主席运用他的权力制造议会暴力,令答问大会拦腰而斩,令反对派议员的发声消失。”黄任匡认为,这也说明了当7月1日林郑口中的暴徒冲入立法会、在这座已经腐烂了的议会里面进行物质上的破坏的时候,为什么大部分的香港人却没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出了一口污气。

黄任匡还表示,“因为制度上的不公义、制度上的不民主,所以我们从头至尾都在说‘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尤其是(实现)双真普选才能彻底、长远地解决问题。”

就“暴徒”概念 民间记者会发言人PK林郑

林郑在施政报告的前言部分宣称少数暴徒有组织、有计划地发动攻击和破坏,令香港陷入了混乱和恐慌,使得市民日常生活也受到严重影响等等。大纪元记者请民间记者会发言人对此进行回应。

发言人表示,“我想这是很荒谬的。”他说林郑口中所谓的“暴徒”,是被无限放大的结果。从中可以看出港府选择将人民放在对立面,来处理他们自己解决不了的、又是他们应该有责任要去解决的问题。

发言人问道,如果在制度内有任何方法可以解决市民提出的问题,回应他们的诉求,会有这么多的市民很愿意成为林郑口中的“暴徒”吗?

民间记者会是香港LIHKG讨论区会员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运动期间发起的记者会。于2019年8月至今,共举办二十次民间记者会,每次记者会都成为众多中西方媒体的聚焦点。#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10-19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