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中文大学校长吁港府正视港人诉求

人气: 67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大家还记得吧,上个星期四,10月10号,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跟他的学生和校友进行了第三次公开对话。一位姓吴的女同学,勇敢摘下口罩,公开身份,曝光了她在被捕期间,遭受警方性暴力的经历,事件引发巨大关注。中大校长段崇智当时说,会在这个星期五,就是今天,10月18号,正式回应。

段崇智没有食言,18号下午1点,他发出公开信,表明了对同学遭遇警察暴力的态度和立场。节目一开始,我们概述一下这封公开信的内容,同时,搭配一些10月18号,香港18区面具“和你拖”人链活动的画面。

中大校长段崇智公开信 吁港府正视诉求

信的一开头,段崇智说“执笔之时,心中有很多思绪尚未止息”,他说上周四与学生们的对话会,大家情绪都是绷紧的,而他感受最深刻的,是当天最后进行的,与一些被捕同学的两个多小时“闭门交谈”,他说大家都放下戒备,他看到同学们无助的眼神,哭诉身心痛苦,恳求大学学校的保护。部分被捕同学表示,大学应担负起寻求真相和公道的责任,让公义得以彰显。

段崇智也表示,不会随便放弃任何一个同学。期望凭借大学的公信力和影响力,让学生们的案子得到最公平的处理。

因此,从上周五起,段崇智与同事,再次逐一联络了被捕的超过30名学生,详细了解每个人的情况,最后段崇智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大部分被捕学生在数小时后,最长的是被捕78小时后,才能打电话联系家人或律师,而这期间,有的家人已经在警署苦苦等候;很多学生在拘留期间,警察不允许他们睡觉或躺下去休息;受伤或生病的学生,没有及时得到医治,例如头部受伤的学生,18小时后才被送去急症室;还有不止一名同学表示,扣留期间遭到警察搧耳光;两名同学在搜身前被告知不需脱衣,却在搜身房被同性警员强逼脱下所有衣物。

段崇智表示,他是逐一个别跟进被捕同学,显示这些事绝不是单一事件,从人道角度来看,情况严重。他严正指出,无论学生因什么事被捕,警方必须确保被捕人士应有权利不被剥削。

为此,段崇智做了以下安排:请义务校友律师协助学生,并联络监警会,要求关注学生的个案,并表示,他和同事都愿意跟律师一起,陪学生去相关机构投诉。

此外,对于上周公开自己身份揭露警察性暴力的中大吴同学,段崇智表示非常关注,他表示与吴同学密切联系,并促请警察课立即展开调查,也请各方停止恐吓和骚扰行为。

说到这,要插一件事。就是这名中大吴同学,在上周公开身份后,于18号傍晚,也就是段崇智公开信发出后,会见了记者,表示近日收到了来自香港或大陆的恐吓信。包括用简体字写的:你住哪里,行踪如何我们十分清楚,若再看到你出来乱后果自负。甚至有人威胁说,一年内会安排人将她带走,在“无人山”轮奸她等等。吴同学说,她收到讯息的电话号码,只在被捕时提供给警方,以及少量亲友才知道。

段崇智在公开信中提到的学生遭受恐吓和骚扰的事情,说明他对吴同学的情况,一直在跟进。回来我们继续说这封信。

段崇智提到了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目前为止他所接触的学生,都因为对警察和监警会的制度失去信心,而不愿意向他们投诉。段崇智说,这种对现有机制的不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他表示,他会给林郑月娥写信,希望根据中大已掌握的初步资料,在现有机制外,严正跟进。他进一步提出,政府应该正视社会上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声音,以查找警民冲突以至整个事件的真相。

此外,段崇智还提出了校园保安和应急支援措施,包括警察若想进校园之前,保安处要先过问合法性,即便进入学校搜查,也尽可能安排大学人员陪同,并会按需要联络律师到场,大学已为此安排24小时法律支援。他并自己亲自领导一个即将成立的大学跨部门迅速应变专责工作组,应对突发情况。

在信的最后,段崇智感性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长香港人,他也在狮子山下的精神中成长,这个精神是:刻苦耐劳、勤奋拚搏、灵活应变、自强不息。他呼吁政府与青年对话解决问题,为这些香港的未来,重燃希望。

段崇智校长的这封公开信我们就梳理到这。

反送中示威者受伤人数 远高于官方数字

香港的学生群体,毋庸置疑,是本次反送中运动的中流砥柱,而他们所遭受的困苦,也是最多的。我们至少从媒体拍到的画面中可以看到,在抗争运动中受伤的示威者,绝大多数是年轻人。当然,也有一些人被示威者打伤,但是无论从受伤者的人数、受重伤的比例、还有被制度辗压而遭受不公的程度,反送中示威者是受伤最深的。

我们希望香港的任何人都能不用暴力,和平解决问题,但是示威者有示威者的策略,就像港府无论社会怎么呼吁,都不愿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一样,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僵局。究其背后原因,问题很深很棘手,所以,现在谁也没有答案,这场反送中运动,最后会怎样结束。

刚才我们讲到香港示威者经受的伤痛。10月9号,美联社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香港地下诊所揭开示威运动的隐密受伤数字》。这篇报导采访了一家香港的地下诊所,得出的结论是,香港示威者因为反送中运动而身体受伤的案例,远远高于官方统计的数字。

今年6月17号,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举行记者会透露,当时他接到多家公立医院的多名医护人员举报,说医管局电脑有严重漏洞,警方在急症室电脑,不用登入就能得到病人资料。当时虽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之初,已经发生了立法会外的612警察暴力镇压的事件,受伤的示威者人数已经很多。

陈沛然当时提到在医管局上记录的受伤示威者人数就有76人。当时香港医管局承认急症室电脑不用登入就能取阅资料,但否认将资料交给警方。

不过,陈沛然说取得医管局一封内部电邮,要求员工要以“立法会外大型集会”的标签来标签求医的示威者。而且陈沛然还透露当时系统还设有警察专用的页面,里面有病人详细资料,包括姓名和身份证号。进而,陈沛然批评医管局有泄露病人资料之嫌。

以上这个例子,发生在运动早期,只是很多案例的其中一件。根据很多媒体的报导,在这4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中,警察在医院逮捕示威者的案件时有发生,这让很多示威者不敢去医院求医,因此,美联社报导的“地下诊所”应运而生。

很多香港的医护专业人士,志愿组成“地下诊所”,为示威者提供医疗协助,而这种医疗服务,是不会记录到公立医院的系统中的。

在报导中的一个例证当中,一名22岁的示威者,被警察打伤,他通过telegram与地下诊所的医护联络,最后得到医疗服务协助,通过拍x光照发现,他的左臂尺骨移位性骨折。

另有一名看上去20多岁的示威者,脖子上被橡胶子弹打了一颗梅子大小的圆形伤痕,造成吞咽困难,也到地下诊所求医,医护表示,这很像是橡胶子弹所致。地下诊所迅速联系到一名外科医生。

还有因催泪弹受伤,以及伤口需要缝合等等许多案例。

有的受伤案例,地下诊所会临时受理,然后会示威者等上几天后,再去公立大医院求诊,这样他们就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开因参与示威而受伤的嫌疑,有个医护告诉美联社说,他们可以说,自己因为踢足球受伤等等。

在求诊后,接受治疗的示威者,要求地下诊所删除所有他们通信的记录。有的求医示威者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也都使用匿名,就连美联社所采访的这家地下诊所的医生本人,也是匿名接受采访。

一名大型公立医院的匿名实习医生,对美联社表示,她在地下诊所当班的每一夜,都会接持续不断地受理受伤示威者,他们通过短讯发送文字和照片,进行初步、快速地诊疗,然后她会帮助伤者,在她的地下医护网络中,找到相应的医生,为伤者安排进一步的咨询和医治,不惜一切代价提供帮助。

受访的这家地下诊所在7月底成立,问起成立初衷,受访者表示,是因为示威者受的伤越来越重。这家地下诊所自己,就已经受理了300到400名受伤示威者,包括骨折、脱臼、伤口张开以及长时间暴露在催泪烟下而咳血等等案例。

而接受采访的另一名不在那家地下诊所的医护,她自己一个人就已经受理60到80名受伤示威者。

而以上这些数字,只是美联社采访的香港的一家地下诊所,和个别医护。还有更多的数字,因为大家都是互相保持秘密接触的状态,所以完全没法掌握。

报导中指出,香港特首林郑在近日公布说,6月9号至今,因反送中运动而受伤的人数有1235人,这其中还包括300多名警察。但是这些数字都是从香港18家公立急症室的数字,并不包括那些地下诊所和以医护个人名义受理的受伤案例。

陈彦霖案持续受关注 其母TVB访谈疑点

香港15岁女孩陈彦霖9月19号失踪,9月22号被发现浮尸海面,而且遗体一丝不挂,很多网友对陈彦霖自杀深感怀疑,认为谁自杀前会脱光衣服呢?

自称是陈彦霖母亲的人在日前接受香港TVB访谈,指自己女儿7月开始怀疑反送中运动变质,不愿再参与运动,而且说女儿是自杀,不是他杀。

但是香港网友却在这段访谈后,找出多重疑点,甚至有比较极端的怀疑观点说,受访的都不是陈彦霖妈妈本人。在访谈中,自称陈彦霖妈妈的人,希望社会不要再谈及此事,给她和在天的女儿安宁。所以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也没有想特别去多谈这件事,只是简单在提要中反映了一下她的母亲接受TVB访谈、但外界仍对这件事存疑,这样一个情况。

但是呢,这件事疑点太多,而且我想一件案子疑点重重,社会上的讨论,其实也有助于思考和寻找真相。当然,到底真相能不能水落石出,只有时间才有答案,但是人们现在还可以有怀疑的权利。

自称是陈彦霖母亲的人在接受采访时,说陈彦霖8月开始有男声经常在耳边出现,怀疑思觉失调,医生说她只是反叛并非情绪问题。多名陈彦霖生前好友也表示,她没说过自己有情绪问题。

陈彦霖母亲说女儿7月提到反送中运动变质,不想再上街。但8月10号,陈彦霖在instagram找朋友一起订抗争用的黑色T恤,上面印有“光复香港”等字样,她的朋友还发出转账记录作为证据;而且网上流传的陈彦霖8月11号在尖沙咀的自拍短片中,仍然显示她支持这场运动。

在报导中还有她与陈彦霖一段WhatsApp对话截图,我们看到陈彦霖充满爱意地祝福妈妈生日快乐,我们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女孩会在短短时间内想去自杀。

以上只是诸多疑点的其中两个,甚至有人在《立场新闻》发文,从语言学角度分析自称陈彦霖母亲的人接受采访的怪异之处。例如每句停顿时间前后不一,以及如“同警方跟进”等非口语化的用字等。

不管怎么样,在没有正式可以服众的调查结果前,这些都是网友的怀疑。我们真的希望,有一天真相可以大白。

陈同佳下周三出狱 愿到台湾自首

因为涉嫌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而触发修订送中条例风波的陈同佳,18号传出新消息。他因为在港使用女友提款卡而洗黑钱罪成的刑期将满,10月23日出狱。香港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表示,陈同佳表示愿意出狱后到台湾自首,并转述说陈同佳对自己引发香港这件事很不开心,希望他去台湾自首后,香港事情可以平息。

但是这是否平息,或者整件事是不是要归咎于他,这个相信,香港人有自己的判断。

那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19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