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女子自办幼儿园遭强拆 投诉无门

浙江杭州市萧山区北干街道荣星村朱芬娟的平生夙愿是自己办一座幼儿园,但是她所经历的却是一场强拆,百万资产毁在废墟里,最后负债累累。(网络图片)
人气: 26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浙江杭州市萧山区北干街道荣星村朱芬娟的平生夙愿是自己办一座幼儿园,但是她所经历的却是一场强拆,百万资产毁在废墟里,最后负债累累。

1996年,朱芬娟的女儿已3岁,她非常想让女儿上幼儿园学习唱歌、舞蹈等等,但是那时村里根本没有幼儿园,在印染厂上班的她义无反顾地辞职回家,白手起家办起了洁露幼儿园。

最初是在自家民房开办的幼儿园,2000年开始才慢慢走入正轨,她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各种学习、进修,取得各类资格证书,同时还得到当地政府批准,成为当时首批政府认可的有营业执照的39所民办幼儿园之一。

她贷款建起四层教学楼,增添各种教学设施等,所经营的幼儿园占地面积达1700多平方米。

“土地是我们农民的自留地,当时我们这边没有幼儿园,村里也挺支持,我们建教学楼向村里打个报告就可以,那时村里还没有城乡规划。”朱女士对大纪元记者说。

但是,她办幼儿园并不是一帆风顺,受到当地政府的处处刁难。

朱女士透露,其它民办幼儿园都有政府的各种补助,比如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政府会发放慰问金,教师节会有节日补助等,但是她的幼儿园没有任何补助。

“我也无所谓你们(政府)给不给我,我办我的幼儿园,当时他们不来拆我,我就顺顺利利地办幼儿园。”朱女士说。

她虽然没有获得政府的任何补助,但政府对她的幼儿园每年的考核标准、设施配备等要求都与享受补助的幼儿园相同。她为了符合标准,负债100多万元自行配备设施,2013年为了评上A级幼儿园又投入了60多万元。

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强拆。当地政府以城乡规划为由进行拆迁,更声称她的幼儿园是“违章建筑”。

2016年1月29日,经营20年的幼儿园因被强拆而画上了句号。朱女士表示,当天早上来了200余人,其中包括不明身份的黑社会人员,当时只有她的丈夫在幼儿园,拆迁人员将他绑架到黑车上,直至强拆结束才放回来。(此次拆了一部分幼儿园,同年的6月份又进行了一次强拆,最终幼儿园变成废墟)

在第一次拆迁时,现金6万元不翼飞,那笔钱是幼儿园老师们的工资,朱女士最后不得不借钱发工资。

朱女士被迫由一名园长变成了访民。她走遍了当地政府、北京市各级部门,都无结果,换来的是行政拘留10天,她的丈夫也被关进黑监狱(2017年10月)。

自强拆以后,朱女士一家被迫流离失所,最后寄住在其妹妹家里。由于上访,她成了当地政府的监控对象,其妹妹也受到牵连,受到截访人员的骚扰。

“有一次他们用车把我从北京接回来,拉到萧山公安分局就像审犯人似的审我,全身摸个遍,对我真的是像对逃犯一样。”朱女士说。

朱女士上访无门,却成为了当地政府的“维稳对象”,今年7月开始被监视居住半年,直至明年1月份,她都不能进京上访。

朱女士还聘请律师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今年9月25日,萧山区人民法院判当局仅赔偿20万元。

朱女士对此结果感到失望,自己因为强拆损失数百万元,这个损失由谁来承担?

“还我幼儿园,我最大的愿望是要经营幼儿园,我们夫妻一辈子经营这个幼儿园,欠了那么多债,被拆了,还要被拘留、监视居住,现在还有一百多万元的债务。为什么他们可以随便抢我们的财产呢?”朱女士气愤地说。

目前朱女士非常无奈,只有通过网络发贴子方式进行维权,希望得到外界的关注。#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19 11: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