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中美隔空喊话签协议?北京危机犹存

10月11日,美中贸易谈判落下帷幕,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接见中共副总理刘鹤时表示,双方达成了相当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气: 103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第13轮(高级别)贸易谈判过后,美中双方纷纷吹起了“暖风”。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中共副总理刘鹤今天(10月19日)在一个会议上说,中国将与美国合作。他表示,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解决彼此所关切的核心议题,停止贸易战对双方、对世界都有好处。他还特别提到,中国政府对实现本年度经济目标“充满信心”。

昨天,川普在白宫对媒体表示,他和习近平有可能在11月中旬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地点就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看美中都唱好的情形,第一阶段协议有可能会在下月的APEC会议期间签署。停止贸易战升级对双方来说,都达到了短期目标,可以算是一个“小胜”。不过对中方来说,“小胜”的代价是相当重的,而且“小胜”的背后,仍然隐藏着危机。

美中吹暖风 贸易协议有望?

在世界VR产业大会上,刘鹤表示美中新一轮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中方愿与美方相向而行”,实现共同目标。

这样的说法,在中共官员口中并不多见。以前人们听到的很多是“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或者是“以牙还牙”、“奉陪到底”等等这种狠话。

刘鹤的这番话,算是中方官员吹来的一股“暖风”。

川普更乐观,路透社引述他的话表示,美中合作很好,“出现了很多好的情况”,在智利峰会期间签署协议“很容易”。前天他还说第一阶段的协议规模“远超想像”,白宫顾问还表示,这个协议是认真的,充满善意的。不过美国官员都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

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表示,双方的谈判人员正在努力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细节。下周,他将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一起,与刘鹤通电话,并将在11月APEC会议前,在圣地亚哥先行会面。

下月16日、17日,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将在圣地亚哥召开,川普和习近平都将参加这次会议。这也将是两人第二次在APEC会议期间进行会晤。

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对福克斯新闻表示,美中最高领导人计划签署一项协议,第一阶段协议将涉及保护知识产权和保证机制等问题。

他表示,中国经济放缓的最新动态,将有利于双方谈判并签署协议。

北京重大让步 换美国暂缓关税

纳瓦罗的说法,与香港北林国际精密企业集团策略执行长叶家誉的观点是吻合的。叶家誉认为,美中贸易协议是“习近平的皮洛士胜利”。

什么是皮洛士胜利呢?这是公元前3世纪的一场惨烈的战斗。当时罗马两度侵略意大利半岛的希腊联邦国家,皮洛士国王带领希腊守军,运用兵法战术优势与罗马军团进行对抗。皮洛士最终获得了守城胜利,但是希腊守军的伤亡相当严重,其中包括损失了皮洛士的重要将领和他的知己好友。后来人们就把这场代价高昂的胜战典故称为“皮洛士胜利”。

虽然中方始终没有透露这次谈判的细节,但根据美方公布的情况来看,中方是做了很大让步的,也可以说是代价。在川习将要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中,包括多项内容,其中包括中方每年购买400亿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中方开放金融市场、中共停止盗窃美方知识产权和网络黑客行为、停止操纵人民币汇率等等。

就是说,中方做了很多让步之后,才换来美国暂时不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提高税率。相比美中双方的让步,美方只是暂停了脚步,而中方却后退很多。

北京挑战犹存 中国经济增速创最慢纪录

其实中方所付出的代价,远不止这一次。一年多来,每次中共变卦或者拖延,美方都会升高关税税率。而美方的措施,对中方的影响正在逐步显现,最直观的就是经济增速下滑。

昨天,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速按年增长6%,低于预期的6.1%,是27年来的最低水平。

众所周知,北京当局在年初订下的经济增长目标是6%~6.5%。但是第一季度增长是6.4%,第二季度是6.2%,第三季度是6%。

也就是说,前三个季度依次递减0.2%,呈现着一种直线惯性下滑的状态。分析师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全年的增速,将放缓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中共官媒也承认,中国经济确实面临着近3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增速放缓。

墨卡托中国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即使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旷日持久的贸易战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前景也不可能很快好转。“增长放缓是北京特别关注的主要问题。”

贸易战威胁持续

中国经济下滑,自然有贸易战的影响,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资本经济研究咨询公司分析师普里查德(Evans-Pritchard)认为,贸易战升级是中国经济加剧萎靡的主要诱因。而且这种影响是间接的,难以量化。

经济低迷,在工人就业方面有着明显的表现,尤其是科技行业。

大家知道,科技行业相对比较好赚钱,也比较好找工作,很多人都往那个方向去了。但是这种情况从去年开始已经有了变化。

10天前彭博社报导,曾经推动中国就业增长主力的科技、金融和零售等行业,就业机会从去年开始出现了大幅减少。仅从互联网、电商等在招聘网上发布的招聘广告来看,这种趋势是比较明显的。今年第二季度,这种招聘广告同比下降了13%。

今年5月,美国把华为列入了出口管制名单,限制美国企业向它出售产品和服务。随后又把海康威视、浙江大华等科技公司也列入了黑名单。彭博社分析认为,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对这个行业的增长造成了巨大压力。

众所周知,中国的科技行业在重度依赖着美国的技术,自己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去研发。这就造成了中国跟在美国的屁股后面跑,或者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获取美国的技术。当美国堵住自身的漏洞,对中国科技公司施行技术禁运之后,中国的发展就遇到了问题。

另外,中国(中共)一直在效仿日本和台湾的经济发展模式,把中国变成了出口导向型的世界制造工厂。但是美国施加高关税,大批在华外企为避祸,纷纷转移生产线。而没有实力的本土中小企业,不得不缩小规模、甚至关门倒闭。

全球最大的消费品供应商利丰前不久发出警告,贸易战打乱了全球供应链,企业正在加速撤离,中国将有更多的工厂关闭。

大量企业出走或倒闭,毫无疑问将带来横扫全国的汹涌失业潮。

经济发展转型困难

贸易战促使供应链发生了改变,对依赖出口加工的中国企业来说,打击是很大的。《香港经济日报》认为,这种冲击已经“牵动了国运去向”。所以外界都在关注本月将要召开的四中全会,想看看北京当局拿出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前不久,中共总理李克强承认,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他表示要“培育新的有效投资和消费需求,顶住经济下行压力”。

“培育新的有效投资”,在外界看来,似有“经济转型”之意。但经济转型谈何容易?

大家知道,东三省是中国的老工业基地,曾经被看作是中国工业和投资型增长模式的标竿。2013年,工业产值占去了43%。

但是随着工业产品需求放缓,东三省的经济活动在连年下滑,大幅受挫。连续几年,三省的GDP增速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可以说是一蹶不振。

事实证明,旧的经济模式崩溃了,但是东三省一直找不到新的增长驱动力。这里面有教育程度问题,也有人口年龄的因素。而且人口老龄化,是中国经济一个实实在在的压力。

人口老龄化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口结构从1999年开始,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到去年为止,老年人口净增1.18亿,目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超过2亿的国家。预计2035年前后,老年人口将超过总人口的1/4,2050年前后将超过1/3。

中共官方表示,到去年底,全国各类养老机构和设施有16.8万个。据预测,到2020年,养老产业规模将达到7.7万亿人民币,到2030年将超过20万亿。

老年人口增加,意味着社会安全保障等方面也都要提高。而目前中国的养老服务状况,是一种畸形的发展。针对中高阶层人群的养老服务比较完善,但是针对普通大众的养老服务相当欠缺。

人口学者易富贤曾表示,中国现在有6~7个20岁到64岁的劳动力,对应一个65岁以上的老年人。而目前只有城市的5~6千万老人可以享受社保。

30年前中共高喊“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但现在变了,变成了“养老不能靠政府”、“自己父母自己养”。官方的口号改变上,也在反映着中国养老的状况。

众所周知,养老需要大量的资金。但中共官方在今年2月的报告中指出,养老基金账户已经被透支,处于隐性负债状况。估计到2022年,半数省份的养老基金将收不抵支。

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眼下正是中国养老金体系最有钱的时候,现在领钱的老人也不多。如果现在都不够花,以后怎么办呢?

负债赤字激增

养老金负债,只是中国经济一个方面的反映,现在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都处在负债状态,而且还在激增。

大家知道,中国是政府主导型经济,所以一直缺乏活力。为了拉动经济发展,中共的做法就是搞基础建设。目前中国的基建投资大约占全国经济产能的45%,这比美国、日本、德国、澳洲、新西兰等先进国家高出20%以上。

大家知道,在全球金融海啸之前,中国大陆的综合负债还不到全国经济产能的13%。但是最近10年,综合负债率已经达到了267%,出现了严重负债赤字。寅吃卯粮,造成了2倍多的负债。

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都不好,居民收入自然随之下降。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率,已经从2008年的30%,飙增到去年年底的92%。

这个数字虽然与美国的97%、日本的100%相接近,但需要注意的是,美日两国的家庭收入都是很高的,而中国的家庭收入太低,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国际金融协会中国经济学家菲比·冯(Phoebe Feng)表示,“中国家庭债务比居高不下,意味着抵押贷款和消费信贷不再能被用作对抗贸易逆风的经济刺激措施”。

曾任旧金山美国银行投资组合分析事业群副总裁的叶家誉认为,“经济发展软着陆”,已经成了习近平政府无法忽视的冲击挑战。

北京愿意溶入国际经济秩序吗?

贸易战的影响,诱发了中国经济的固有问题,使自身痼疾暴露无遗。

在外界看来,一直畸形发展的中国经济,在中共的主导下,已经走入了死胡同。要想摆脱困境,必须摆脱出口贸易的增长模式,实现产业升级,提升竞争力。

换句话说,中国必须要融入到国际经济秩序。改变经贸政策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遵守国际规则,公平贸易,而这正是美国一直要求的。

唯有如此,中国经济发展才可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但如果改变结构性问题,意味中共的体制也要随之改变。北京真的准备好与华盛顿签署协议了吗?我们拭目以待。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20 4: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