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四个月 “被自杀”与性暴力频传

大纪元新唐人见证“少年香港”的锻造时刻

奋身捍卫普世价值 香港青年精神堪比六四学运

图为9月19日,香港沙田举行联校人链活动表达反送中诉求,中学生手牵手由城门河之沥源桥、翠榕桥环绕一周,场面震撼。(余钢/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港人的善良、正义和坚持,正在改变这个世界。三个多月来,我们及时地向外报导了反送中的实质和香港危机真相。中共是纸老虎,这一次中共会败在香港。最后一道柏林墙将在这里被推倒”,香港大纪元时报社长郭君说。

数月以来,大纪元新唐人记者坚守反送中现场,每周末与重大事件皆有第一线的直播;除了采访香港官员议员、专家学者、社工、明星和年轻抗争者,也连线多位香港评论员,并派遣记者在前线采访报导。第一时间将香港前线报导,透过卫星电视、有线电视、报纸、YouTube、Facebook、推特等平台,迅速传递至国际社会。

与此同时,大纪元新唐人为香港年轻人所受的莫须有罪名感到沉痛,却也目睹了无数香港年轻人面对暴力威胁时,大是大非的气度以及决不退缩的勇敢,令人感到此时的“少年香港”,才是神州未来的希望。

9月19日,香港沙田举行联校人链活动表达反送中诉求,场面浩大。(余钢/大纪元)

中共黑帮治国 洗脑更甚1984

举世皆知,中共不只是专断残贼的独夫,更是一部庞大而媚俗的国家机器。奥威尔笔下的《1984》,假新闻洗脑和不计代价摧毁政敌的风气,正在香港上演,对象是数以万计的莘莘学子,也是国家能否走向蓬勃未来的重要指标。

近代“维新先驱”梁启超著有〈少年中国论〉,直指能够创造未来的“少年”才是中国进步的基石: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然而,中共却正往香港输出暴力,利用黑帮治国的手段,肆无顾忌地打压能为中国带来繁荣的翩翩少年,试图用斧头将他们击倒,以镰刀收割宝贵的年轻灵魂。

危急存亡之秋,一批批少年少女奋不顾身地守在最前线,受到感动的香港人也自发性地向外界递出真实资讯、影片,并利用白宫网站发起请愿连署,大是大非,认清中国不等于中共的香港人,在最危难的时刻,向外界、中国大陆展现了最坚实也最可贵的自由精神。

国民教育洗脑 中共大胆妄想

10月13日,大纪元报导台湾师范大学政治所教授范世平出席“海峡论坛”,谈及香港人对于中共政府已经由失望转为愤怒,而今已是悲壮。

这股悲壮的氛围,追根究柢,是因为香港的少年们本无意成就英雄,却被暴政逼上梁山。不论是“和理非”或是“勇武派”,都是被迫出面,而非自动拿起面罩,穿上黑衫,又把遗书揣在口袋。

白衣人痛殴示威者、港警假扮抗议民众、解放军假扮港警等剧情,一再于香港上演,世人为之震惊:没有人想得到中共竟然会将对付大陆维权人士的流氓手段用在香港。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大游行,民众持各种标语表达诉求。(余钢/大纪元)

这种由政府蹂躏人民的治理状态,正如大纪元资深调查记者菲利普(Joshua Philipp)所写:

“当今的极权体制中,人民的权利是政府给予的,而非反过来。在这样的前提下没有天赋人权的存在空间,在政府部之外也没有造物主的存在。人民的幸福建立在金钱与纵情声色上而非美德,一般民众被认为过于愚蠢,不配拥有自由。”

早先的国民教育变成党文化的洗脑教育,也清楚反映了中共正虎视眈眈香港年轻人,让他们从小就习惯爱党等于爱国的思维模式,最终培养出列宁口中“有用的白痴”。

色情暴力袭港 青年人格何在

除了洗脑教育,中共还持续透过港府输出的暴力与色情,进一步染指香港年轻人。

即便林郑月娥已经撤回逃犯条例修正案,“跳海有血、跳楼却无血”等“被自杀”案件仍旧频传,还有令人不忍卒睹的警方对示威者使用性暴力事件。

9月28日,大纪元报导,一名示威者通过中环爱丁堡广场集会披露,他被关押在新屋岭拘留中心期间,曾被脱光衣服绑住四肢,戴上头套,遭到至少2名警察性侵、酷刑虐待。

这名示威者称,“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个受酷刑及性侵对待的人。”

2019年9月27曰晚上,港人在爱丁堡广场声援新屋岭被捕者集会。(余钢/大纪元)

10月10日,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挺身而出,摘掉面罩,正面指控警方对她骚扰,并说明确实有被抓到新屋岭拘留中心的年轻人,遭遇令人不忍卒睹的性侵和虐待。

隔日,曾参与反送中,擅长跳水的15岁女学生陈彦霖,失踪多日后,浮尸海面,警方指其落海自杀“无可疑”。但死者生前深谙水性、死时却尸体赤裸,警方证词与反常积极的捕捞动作,启人疑窦。

新唐人记者大宇则在《拍案惊奇》节目中,指出陈彦霖生前遭到警方跟踪,情绪崩溃大哭,却也不忘拍影片鼓励其他示威者,并向港警喊话:“生于斯,死于斯,香港人何必为难香港人。”

天灭中共必临 少年香港抵高墙

10月12日周六,“反紧急法游行”在下午3时冒雨起步,现场民众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香港人 反抗”、“我有权戴口罩”、“蒙面无罪 立法无理”等口号。

大量港人无惧抗议,沿途高唱《愿荣光归香港》,还有民众拿着“全民抗共 反极权”的标语。

2019年9月20日,香港大学美国旗队于校内举办反送中游行和集会。(余钢/大纪元)

途中,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访问一名曾被警察暴打的C同学,香港是否能由年轻人守住?

“我觉得我们行,可以守护得住香港。因为我们有的,不单单是人,还有一种强烈的信念在。所以我觉得,你就算打伤了我们所有的人,杀我们多少人都好,我们的信念,我们的理念依然存在,永远不会消灭,不会被任何阻力打压下去。”C同学说。

大纪元记者方天亮在香港报导指出,这些年轻人之所以走出来,并非受到政治煽动,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利益的权衡,没有人心的顾虑,没有家庭的羁绊”。

“很多年轻人说,这是关乎香港存亡的大事,是维护香港价值观的事,是善与恶的问题,没有中间地带,哪怕是鸡蛋撞高墙,他们也要冲出去。”方天亮写道。

报导中提及,曾参与1989年“六四”民运的王华,撰文感慨这批走在香港抗争最前线的年轻人,就像是当年被中共害死的同伴们。他们如今从北京转生到了香港,目的就是要完成未竟的使命。

2019年9月27曰晚上,声援新屋岭被捕者集会,参加者挤满爱丁堡广场。(余钢/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