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学界发言人:香港处生死存亡时刻 势必守卫

人气: 18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俗话说“巾帼不让须眉”,在此次反送中运动中,香港女孩勇往直前,冲在最前线,扭转了人们对港女拜金、自私等观念。年轻女孩邵岚可以说是其中典型的一例。

20岁的邵岚是“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的发言人、香港城市大学的学生。她在美国出生,在香港长大,反送中运动之前,她和普通香港女孩一样,返学,兼职,跟同学三五成群,享受校园惬意生活,但反送中运动爆发后,她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线,更在9月的约三个星期,飞往英国、德国、瑞士、美国华盛顿,为香港的未来奔走游说。

近日,她接受大纪元专访,她除了表示誓言守卫香港,还介绍了运动中她的心路历程。内容摘录如下:

问:这次游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答:我想最让我惊喜的是香港作为一个弹丸之地,居然可以有这么多不同世界的国家这么关注和留意香港发生的事情。我们其实是十分幸运,类似的事情在新疆西藏或其它地方都一直在上演,但是坦白说,这些地方发生的事情没有得到这么多的关注,甚至于国际社会这么大的回响。他们都很欣赏香港人的勇气和创意。

问:整个夏天你都非常之忙,你为什么选择出来冲在第一线?

答:因为我觉得香港已经走到一个危及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已经不应该再想到底我应不应该走出来,也到了一个时候想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去守卫、守护这个地方。

问:过去100天有什么最令你感动的事情或片段?

答:我觉得最令自己感动的就不是哪一场抗争,(比如)刚开始讲‘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口号)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人喊的;接着我自己犹豫,自己惨了,会不会被开枪打,好像很奇怪,当然我会鼓起勇气,我觉得鼓起勇气那一刻是十分之感动的。

问:大学生要冲到这么前,有没思想挣扎的过程?

答:其实是有的。但是我想对于‘和理非’和‘勇武’的这个思想挣扎在2016年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了。所以现在就不会浪费时间再去想到底‘勇武’是对还是不对了。会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除了平时去参与一些示威抗争之外,还可以做些什么去帮助去守护到这个香港。

问:你成为中共攻击的对象,你怎么看“推倒共产党”这些话?

答:其实讲回我自己,我不后悔我说过“推倒共产党”这句话的,其实香港人要得到自治,我们要面对的不单是香港政府,更加要面对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

我想试问一下,如果你不推翻中国(共)政府,不推翻中国共产党,到底香港人怎么可以得到自治呢?这是不可能的。

经过雨伞运动5年之后,香港人发现其实这一切事情的幕后黑手是中国共产党的时候,香港人已经很勇敢可以站出来说,我们现在就是要面对中国共产党了,要面对中共这个政权。

至于“天灭中共”,甚至“推倒共产党”,我会说这是香港人的一个角色。我坚信自己讲的话都没错,都会朝自己的目标出发。

问:很多年轻的抗争者都被抓,你自己有没有感到过害怕?

答:都会有的,特别是7月21号之后,它要营造白色恐怖为了让你收声,就为让你不要再发表意见,如果向这些白色恐怖低头的话,正达到了它想要达到的目地。所以我更觉得它越怕我们越要做,它不想我们讲,我们更加要站出来,继续抗争,继续去奋斗,我们才可以享受到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想他们营造白色恐怖就想告诉你,甚至会试探你到底你们怕什么?发现你怕,他们就会袭击你。但是我就要告诉他们,我不怕。

问:美国的家人会为你担心吗?

答:我想不论是父母或朋友一定会担心的。特别是老人家,那我都是尽量安慰他们吧,这些我控制不了,我不知道何时会发生(危险),即会尽量跟他们讲,我会注意安全啊,会定时跟他们报平安,

问:有些年轻人觉得这次我们不可以输,这是最后一战,有人觉得这个抗争可能会比较长。你自己是什么心态?

答:我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很长期的抗争,我们不仅仅短期要积极参加这些集会啊示威啊,更加要告诉自己:时刻提醒自己现在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政权;我们要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

因为你说你要对抗的是中共的政权,一个这么有钱这么有心机的政权,你不可能一天两天,可能一年两年你就推翻它。你要做的是长远的去跟这个政权抗争。

问:你如此坚持的动力来自哪里?

答:我想使得我坚持的因素不仅仅是指6月以来的“反送中”运动,以流血和牺牲任何一位手足,还是说所有香港人为了对抗中共政权的而牺牲了自己宝贵的青春,是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牺牲来告诉我“我一定要坚持”。因为我知道自己一旦放弃的话,其实很对不起他们的。

问:这次运动是否都改变了人们对香港女孩的态度?

答:这次对港人的深切改观,就是原来香港这么多女生可以这么不怕辛苦,这么勇敢,她们有的拿着伞走到很前线去为后边人挡子弹,甚至乎把自己的省下买化妆品买手袋的钱捐出来给一些中学的小朋友买午餐,我觉得令人很大的改观,很让人欣赏。

问:你认为香港未来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答:我想短期我都专注于这场抗争这场运动。对抗中共政权是一场长期的抗争,虽然我自己不知道会以一个什么样的职业或身份去出现;但是未来必然包括了这个计划。就是说无论今年我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出现,可能未来以一个老师记者社工的身份,甚至政治人物都好,对抗中共政权一定都始终是一个目标。#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10-02 2: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