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拜登与儿子2013年中国之行引关注

白宫13日强调,副总统拜登小儿子亨特(右)受聘乌克兰天然气公司,不应解读为美国政府对乌克兰的官方背书。(Ng Han Guan-Pool/Getty Images)
人气: 78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与其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2013年的中国之行近日受到密切关注。在当时,虽然副总统带着儿子前往北京进行正式访问似乎也令人感到有些惊讶,但并未显得特别不寻常。

2013年,当拜登父子两人一起出现在北京的公共场合时,此次访华更像是一次商务旅行。近六年过去了,拜登父子的北京之行重新受到了关注,因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近日同乌克兰总统的电话会谈中,涉及了关于拜登曾利用职权向乌克兰施压为其儿子所在的乌克兰能源公司谋私的腐败指控,而指控范围正在扩大。

当时不为人知的是,随父亲访华期间,亨特‧拜登正在组建一只中国私募股权基金。他的同事当时表示,该基金计划筹集大笔资金,包括来自中共的资金。亨特‧拜登承认在此次访问期间与中共银行家、该基金合伙人乔纳森‧李(Jonathan Li)进行了会晤。不过他的发言人解释说,这是一次社交性访问。

在拜登父子访问中国10天后,中共上海当局为这个新成立的基金颁发了执照,其中,亨特‧拜登为董事会成员。

除了关注拜登父子在乌克兰搞腐败之外,川普还指责亨特‧拜登乘坐空军二号(Air Force Two)飞往中国,从中共那里获得了15亿美元的资金。川普称,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对此,亨特‧拜登的发言人乔治‧梅西莱斯(George Mesires)向NBC新闻辩解说,亨特‧拜登最初并不是该基金的“所有者”,而且从未因担任董事会成员而获得报酬。他说,亨特‧拜登直到2017年他父亲离任后才获得该基金的股权。

在获得股权时,他只投入了大约42万美元,即10%的资本。这使得该基金当时的总资本约为420万美元,远远低于外界声称的15亿美元。

乔‧拜登总统竞选团队的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对此表示:“《华盛顿邮报》的事实核查栏目驳斥了这种阴谋论。”《华盛顿邮报》的事实调查发现,这个15亿美元的数字来源于保守派作家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2018年出版的一本书。

尽管如此,亨特‧拜登参与同中共有商业利益的基金的行为还是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老拜登在任期间没有采取更多措施,确保他儿子的海外商业利益不会与他作为副总统的工作发生交叉,或者说,当时的副总统至少没有避嫌潜在的利益冲突。

拜登在上个月对此宣称:“我从未和儿子谈起过他的海外商业往来。”

据知情者回忆,在当时整个为期一周的访华行程中,亨特‧拜登总是时不时地会自己单独行动。他有时会和父亲一起参加活动和红地毯欢迎仪式,有时则按照自己的行程外出,有时可能是和女儿芬尼根(Finnegan)一起。按照惯例,白宫没有提供有关副总统的亲属在不参加他的公共活动时做了什么的细节。

当空军二号降落在北京时,穿着一件黑色短大衣的亨特‧拜登和他的父亲一起走下舷梯,副总统则戴着他标志性的飞行员墨镜,亨特跟在女儿和副总统身后。一支中共军队的仪仗队与美国和中国的高级外交官一起在楼梯底部等候。

对于副总统来说,他当时在中国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奥巴马政府一直想努力证明自己正在实施亚洲“再平衡”战略。美国官员只在私下里承认,这一战略旨在对抗中共的影响力。北京设立防空识别区引发的地区危机迫使美方派出拜登,试图说服北京让步。

当拜登与习近平马拉松式的会谈结束时,已经是大约午夜时分,亨特‧拜登当天没有出席会议。但是到了第二天下午,他和他的女儿又和副总统联系上了,并和他一起在北京的东城区度过了一段家庭时光,这是一个繁华的购物区,离天安门广场不远。

在一群摄影师和好奇的当地人的跟随下,拜登夫妇花了大约一个小时逛了礼品店,还从一个街头小贩那里买玛格南冰淇淋,并大声讨论给亲戚的节日礼物,以便和他们在一起的记者也能听到。亨特‧拜登身穿苹果红色毛衣和白色有领衬衫,还与女儿和父亲一起参加了一场精心准备的传统茶道,品尝了包括在阳光下晒干的“白茶”和在月光下阴干的“蓝茶”(蝶豆花茶)。

几名与拜登同行的前白宫官员对NBC新闻表示,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拜登在中国有任何商业利益,也不知道他在北京的私人日程安排。

在为期两天的中国之行中,亨特‧拜登还可能做了什么尚不清楚。没有迹象表明他会见了中国政府官员。他的发言人梅西莱斯表示,亨利在此次访华行程中没有进行任何业务往来,包括在会见中共银行家及其新的商业合作伙伴李期间。

今年8月,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在写给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Steven Mnuchin)的一封信中表达了对亨特‧拜登私下与李会面的担忧。信中警告称,亨特‧拜登“有投资中方公司及同北京合作(勾结)的历史”。格拉斯利的信中还援引了媒体的报导称,亨特‧拜登还安排了他的商业伙伴李在北京期间与副总统拜登的私人会晤和握手。

参与该基金的还有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顾问德文‧阿切尔(Devon Archer),他还与亨特‧拜登在乌克兰以及一家美国投资公司里合作。

7月25日,川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通了电话,之后情报界的一名告密者对此次通话的指控,导致川普面临众议院的弹劾调查,与此同时也牵出了人们对拜登父子2013年中国之行的关注。川普在电话中敦促乌克兰领导人调查拜登和他的儿子当时的行为。#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0-03 6: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