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穿越太平洋屋脊步道 美国男遇暴风雪险丧命

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Pxhere)
人气: 8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编译报导)登山客罗伯·坎贝尔(Robb Campbell)不确定他打给911的那个求救电话是否有效,那通电话在中途断线了。

《今日美国》报导,坎贝尔在一场猛烈的暴风雪中迷路了。下雪时,他正在俄勒冈州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PCT)上徒步旅行,他在偏离该步道7英里的地方徘徊,他急切地寻求帮助。

但是电话只打通了一半,雪深及膝盖处,他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来救自己。

没有食物,他的背包浸透了水,在暴风雪下寻找出路,这位经验丰富的登山客知道,如果他找不到人,他将坚持不了多久。

坎贝尔在周六(10月19日)对俄勒冈州塞勒姆《政治家日报》(Statesman Journal)说:“只要发生点什么事,我就死定了。”“到春天之前,没人会找到我。”

自从周四迷路以来,他最大的突破是周五在Breitenbush湖的一个厕所里找到了临时住所。

此后不久,马里恩(Marion)县副警长马克·诺斯佩(Mark Knospe)和马克·费兰(Mark Ferran )发现并跟踪了他的新脚印,在下午2点30分左右找到了坎贝尔。

俄勒冈州底特律的全季汽车旅馆(All-Seasons Motel )在周五晚上为坎贝尔提供了一晚免费住宿,他将在接下来的两个晚上自付费用继续住在那里,让身体恢复一下。

坎贝尔说:“抱着感恩的心,好好想一想生命中美好的人、事、物。” “感谢吉星高照。不是夸张,因为人们经历了更糟糕的事情,但是,我敢肯定地说,我再也熬不过下一个夜晚。我对此深信不疑。”

中年后成为一名登山客

坎贝尔今年50岁,他出生于费城郊外的一个城市,在乔治亚州上学,并在亚特兰大担任教师并从事对冲基金工作约30年。

他说,三年前他被解雇了,他在2018年将所有家物储藏起来,花了10个月的时间从乔治亚州到缅因州,在阿巴拉契亚小径(Appalachian Trail)远足

他在那次跋涉中发现的东西比他预期的要多。

他说,他遇到的人“会把衬衫从身上脱下来送给我,这就是那个社区”。

在找工作失败后,他于今年5月决定从美墨边境开始,向北前进,徒步穿越整个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 )。

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里奇克莱斯特(Ridgecrest)遭遇过6.4级地震。在离家数千英里的地方,他得到了陌生人的慷慨捐助,经历了人生中难忘的最好的人与事。

坎贝尔迷失的这条步道由美国林业局管理,于1968年被指定为国家步道,但直到1993年才正式完工。它的南部靠近墨西哥边境,到北部的华盛顿州近加拿大边境,长约2663英里,涵盖了俄勒冈州的长度。此路线途经25个国家森林及7个国家公园。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远足者是谢丽尔·史翠德(Cheryl Strayed),她将她的经历记录于自传《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寻回的人生》。该书于2014年被拍成电影《走出荒野》,由瑞丝·薇斯朋(Laura Jeanne Reese Witherspoon)主演。

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 )地图。(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天气变幻无常

坎贝尔上周末到达了2,000英里的步道地段,并意识到前方是最艰难的太平屋脊步道(上升至6,800英尺高)地段之一,但是天气预报看起来很有希望,所以他继续前行。

坎贝尔说:“大自然有时会变幻无常。”

周二,下着大雨,他很快就湿透了。周三,下雪了,让他发冷。他尝试沿着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攀登至最陡峭的高度,但他在这场极地大暴风雪中迷路了,最终偏离了步道7英里。

当他在周四意识到自己的困境时,他打电话给911,但不知道911接线员用卫星对他的位置进行了三角测量。

“你不会为自己感到难过。”坎贝尔说,“现在是抓住机会的时候。不过,真正让我担心的是我两天未进食。我真的很担心自己精力耗尽。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浪费时间。”

他一直使用手机上用于导航的应用程序,朝Breitenbush湖前进。当他到达时,那里被雪覆盖了,唯一的生命迹像是卡车的轮胎痕迹。

原来,那辆卡车是诺斯佩和费兰的,他们在搜寻他时留下来的。

获救后,坎贝尔接受医务人员的检查,他被告知一只脚上有严重的冻伤,但在热身后情况还不错。之后,他吃了宽面条。

将继续完成徒步旅行

今年8月,一名德国人在太平洋屋脊步道的华盛顿地段被一棵树击中而丧生。

沿途死亡人数尚未有统计记录,但至少有17人死亡,包括跌倒、撞车、中暑、溺水和自杀。

坎贝尔虽然经历了这场磨难,但他表示自己不会放弃。

他计划继续远足,完成前往加拿大边境的其余路程,他将对接下来的行程进行细致规划。

他说:“让我害怕的是,如果我要放弃的话,我将永远不会回来完成它。”

之后,他想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去西班牙的圣雅各之路(Camino Trail)远足。#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0-21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