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美国石油生产领先世界 这优势能保持多久?

2014年3月24日,加利福尼亚州洛斯特山附近的一个油田。(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人气: 11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高杉编译)开采页岩气的水力压裂技术改变了国际能源地缘政治格局,将其重心从中东转移到了美国。这使得曾经要依赖一些国家能源的美国变成了一个天然气和精炼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

事实上,美国目前在石油生产方面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处于能源独立的。目前美国仍有11%的石油依赖进口,但这是自1957年以来的最低比例。

美国利用石油市场主导地位

在对外的许多方面,能源独立一直是美国的巨大优势。在经济方面,这有助于保持美国国内汽油价格相对较低,并创造了数以千计的新就业机会。在全球舞台上,能够在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使美国免于受到中东和欧佩克的政治阴谋的影响,并赋予美国相对其对手更多的外交优势。

例如,市场支配地位能够使美国成功地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制裁,在不扰乱全球市场的情况下对支持恐怖主义的政权施加经济压力。美国在世界领先的石油生产率也减弱了来自其它国家和地区供应冲击的影响。例如,最近针对沙特阿拉伯油田的袭击事件。那次袭击使沙特的石油加工能力减少了一半,尽管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但要是在过去,这样的袭击事件会导致国际油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飙升。然而这一次,市场几乎没有受到此影响。

从本质上讲,美国在石油生产方面的全球领导地位削弱了欧佩克对全球石油价格和供应的控制,而在此前,正是这种控制一度让欧佩克控制了世界其它地区。

备受争议的技术

但是,美国在石油和自然生产方面的领先地位还能维持多久呢? 目前看起来,答案并不是那么明确。

美国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大部分来自一种有争议的提取过程,即水力压裂技术。水力压裂法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被广泛使用,但实际上,它早在一个世纪之前就被发明了。传统的石油生产需要在地下钻孔,一直钻到巨大的地下石油海洋(中东)。而水力压裂法则不同,它通过将高压液体压入深埋地下的页岩层,从页岩中提取石油。高压使页岩破裂,并释放出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地下水被泵入油气抽出后留下的所有洞穴中。

但出于几个原因,对水力压裂法仍存在争议。批评人士说,水力压裂技术耗尽了当地的饮用水供应,污染了空气,对当地居民造成了有毒污染影响,并产生了温室气体。而也许最有名的原因就是,批评者怀疑是水力压裂引发了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地震的地区出现了地震,比如俄克拉荷马州、德克萨斯州、阿肯色州、俄亥俄州、西弗吉尼亚州等地区。一些科学家认为,其它那些压裂取油气过程所涉及的地区也都感受到了大量的震动。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鲜为人知的关于水力压裂法的争议,这个争议同样让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专家们感到担忧。水力压裂井干涸的速度远远快于传统的井。行业分析师亚历克斯‧比克(Alex Beeker)对此表示说:“在石油生产的最初几年后,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就急剧下降。” 为了满足需求,必须更快地钻出更多的水力压裂井,因为它们干枯得非常快。

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水力压裂法可能不是美国能够长期保持能源独立的基础。行业分析师、全球能源和金属行业权威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副总裁斯科特‧福布斯(Scott Forbes)认为,目前的水力压裂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因此可能只是一种短暂的现象。

互相矛盾的是,实际上,水力压裂行业自身的成功,可能恰恰又会使其成为受害者。保持低油价的政治和经济需求实际上可能导致使用水力压裂技术的公司破产和崩溃,至少在目前的运营模式下是这样。快速而持续的钻探是昂贵的,而且往往不会带来积极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华尔街不再像过去那样投资这个行业了。但如果不能保持足够的利润率,这些成本最终可能会超过收入。

天然气行业资深人士史蒂夫‧施洛特贝克(Steve Schlotterbeck)曾表示,“对于买入/持有天然气的投资者来说,对压裂法的投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而且,水力压裂技术的商业模式似乎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稳定和可预测,而人们需要开采的是一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资源。事实上,所谓的“页岩油繁荣”可能已经达到顶峰。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该领域的生产正在急剧放缓,从2018年的7%下降到2019年的1% 。其他的预测估计,产量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达到每天1450万桶,高于现在的每日800万桶。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每桶石油的价格和新的水力压裂技术发明。

然而,水力压裂的后果可能会带来更长久的问题。例如,地下水枯竭和地震频发对环境造成的长期影响是巨大的。此外,越来越多的废弃水力压裂井没有得到水力压裂公司的补救,这对环境和经济构成了重大挑战,对此,水力压裂公司自己也无力应对。

对于液压压裂行业不确定的未来,还会带来一个战略性问题:如果水力压裂不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方式,或者被认为对环境过于危险,那么美国的全球能源主导地位就可能因此受到威胁。

美国甚至有可能会再次发现,自己又成为了海外石油来源的人质。鉴于目前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如果美国再次依赖这些潜在的、敌对的和不可靠的能源供应商,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地缘政治上都会带来不便。

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可替代的“B计划”。

詹姆斯‧戈里是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说家。他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0-23 10: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