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书法‧帝王书法

顺治帝异禀 一生真情挚善 书画风采脱俗

作者:飞鸿踏雪
《清世祖顺治皇帝朝服像》(清 佚名)。(公有领域)
  人气: 8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清代十二位帝王中,个个在书法上都很可观,展现了学养底蕴深厚,清初盛世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帝王书法表现最受人瞩目,除此之外,满清入关第一位皇帝——清世祖章皇帝,顺治帝的书迹则是独树一格,艺术风采脱俗。

“阳刚大气”、“正大气象”是帝王书法的特征之一,而顺治帝的书迹透现强烈的个性风采,展现挥洒自如的艺术天分。《清史稿.卷四.世祖本纪一》说顺治帝:“生有异禀,顶发耸起,龙章凤姿,神智天授。”天赋异禀也表现在顺治帝的艺术创作上。在历代皇帝中具有艺术天赋的不少,顺治帝的艺术才华是较少被人了解的,一来可能因为他短暂的24年的人生留下的墨迹不多,再则人们的好奇多聚焦在他的情事和出家之事。先来说一则《清稗类钞》记载的逸事,从其中可以看到顺治帝艺术家的特质和才华。

顺治帝画“状元归去驴如飞”

有一次顺治出宫,随行扈驾的有顺治开科状元相国傅以渐。相国扈驾回营之后,自己骑着一匹疲乏迟缓的蹇驴回行帐去。就在这时候,顺治帝从高处眺望着傅以渐的背影,随手就画了下来,并且以游戏的心情题上一句即兴诗:“状元归去驴如飞”。这幅画的画幅不小,有二尺许,用色典雅古色古香,题诗“状元归去驴如飞”幽默风趣,让人会心一笑。

在这则逸事中,流露顺治帝的艺术才华,敏锐的观察力随机起兴,写实画儿挥笔即成,幽默感随着书画起舞,真是艺术家真本色。 除了画,顺治帝的宸翰书迹也充满灵动的妙趣,带有“画之书”的风格。他的书迹大致可分为三类:习字帖、佛家劝善语录、临写诸家诗文法帖等。从这些书迹,浮现一位钟爱诗文又悟性深澈、诚心向佛的皇帝剪影。

清 佚名《清世祖顺治皇帝朝服像》。(公有领域)

艺术才华无法框限

他有一件书迹《行书  唐人诗一首》,书写王维诗《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诗文墨迹是否表白了他自己的心境?看到顺治帝的遗诏中有一条“罪己”这样说:“朕性耽闲静,常图安逸,燕处深宫,御朝绝少。”他说自己“性耽闲静”,恰合于他的书迹《竹里馆》诗中的意境。身在帝王家,寡人独坐高处,一颗脱离凡尘探求永生的真心,能有几多人知道?终究,明月知我心,清澄我心,一如明月。

这幅书迹的起笔、收笔、撇、捺、钩、转折等等笔划的用笔完全不似传统书法的规范,构字章法宛如飞花,横竖自在来去,不讲究起笔、收势等等的笔法,笔笔挥洒厚重的个人色彩,说是书法,更像是一幅书之画、画之书。

顺治帝宸翰书迹《竹里馆》。(公有领域)

或许有人不解,以为顺治帝这幅书迹看来不过“草草”!若看《世祖御书苏轼武侯庙记语》(纸本,纵31.8厘米;横135.5厘米)就会发现他的书法变化多貌。这是清宫《石渠宝笈三编》著录的顺治帝宸翰,当时藏在乾清宫。在此作中藏有欧阳询楷书书法的中正之势、险峻之力,章法布局宽绰疏朗,风格端正清雅。同时,他创造特色赋予艺术风格:不同字体、不同浓淡墨色、不同粗细笔划的字,经过巧心搭配安排构成一幅作品,显现一种艺术设计的格局。

书写信仰 映照善行

顺治帝有一幅行书匾额《积善延年》,这是一幅佛家劝善语录。顺治帝是个感情丰沛之人,在生命核心,“善”是他的生命信仰。顺治帝御制有《劝善要言》一书,颁行掌管教化的官员们,每逢朔、望日,与圣谕广训一体宣讲,用“善”来教化臣民、学子。

顺治帝御笔《积善延年》匾(公有领域)

顺治皇帝曾经帮助前朝明思宗的次女长平公主(原号坤兴公主)徽娖完成婚事。明末乱局中,思宗将二公主徽娖许配给都尉周世显,可是因为动乱延宕,两人的婚事一直搁浅着。[1]明亡后,大清一统江山,徽娖在顺治乙酉年上书请求出家。可是顺治帝不许,并且命人找到她的原配——都尉周世显。顺治帝下诏让两人完成了终身大事,在风光隆重的大礼之外,并且赐给他们许多田地、邸第、金钱和车马。

顺治帝在位十八年,孜孜求治,勤政爱民,宽宏大量。他厚葬、表彰明末遗忠。明末十九忠臣之一的凌义渠(谥忠清公、顺治帝追谥忠介公)遗骨归乡时,顺治帝手谕知府吴绮为他的遗骨护行、下葬,并且还为他举行褒恤遗忠的隆重典礼。

顺治帝在弥留之际,省躬自责自己当皇帝还做得不好之处,遗诏布告臣民,一条又一条写满“是朕之罪”的遗诏,有如“罪己诏”,例如他说“朕每自恃聪明,不能听纳。……以致臣工缄默,不肯进言,是朕之罪一也。”这样一位敞开内心,效法先圣大禹、商汤,勇敢“罪己”的皇帝,真是与众不同!这样的真、这样的善,也涵融在他的书迹中。

看这一幅《行书论桐文》设色书轴(26×65cm),内容歌颂清高梧桐,从本到末梢都很坚实的特质,出类拔萃。此幅墨迹的用墨展现枯笔风格。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说:“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从这个观点来看顺治帝的书法,可看到得其真髓。

你看《行书论桐文》行墨中的浓墨重笔,自然洒落一般,此处、彼处错落有致,巧妙赋予通篇稳重的力道,造成浓淡变化的韵律,流畅的笔触又带着枯笔的窒涩和破笔留白余痕,自然透出苍劲之美,通章宽绰优雅且跌宕生姿,飘逸中又带着沉稳的力道。这是顺治帝24岁以前的书迹,谁能不赞叹这样老成的、“若有似无”的艺术造境呢!底气十足,挥洒自如,自然无碍,纸帛上遍洒顺治帝的书法风采。

顺治帝《行书论桐文》 设色画笺 立轴 (公有领域)

欣赏者透过这少少几幅书迹,就能感受到顺治帝书迹风格的多样多貌,更贴近了顺治帝的真心世界。

注释
[1] 那时实际上已是大明王朝的末年,十五岁的徽娖,奉母命,由宫人数十人陪同到外祖父嘉定伯周奎(思宗周皇后的父亲)府中。此时,兵荒马乱,皇城已经处在岌岌可危之中,当是送她离开宫中避难。当时天色已晚,因为嘉定伯门禁森严,不便请钥,到了天将破晓,徽娖又回到宫中。

[2]《明史.列传九》:“大清顺治二年上书言:‘九死臣妾,局蹐高天,愿髡缁空王(*佛的尊称),稍申罔极。’诏不许,命显复尚故主,土田邸第金钱车马锡予有加。 ”

参考资料:

《清史稿》
《明史.列传九》
《清稗类钞》
@*#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康有为说北碑“笔法舒长刻入,雄奇角出,迎接不暇,实为唐宋之所无有”。北碑中的魏碑精品“龙门二十品”有什么显着的特点,为何康有为尊崇北碑的艺术?
  • 汉字书法文化激发了许多人类的文明成就,这里就来介绍一下,让日本西画家中村不折深受震撼的北碑书法的背景和极具方笔特色的“龙门二十品”。
  • 一般所说的“巧雕”要符合三个条件:材质出自天然,加以巧妙的创作,展现天人契合之妙,“翠玉白菜”就是这些条件携手之下造出的极品巧雕。“翠玉白菜”的“出身”和一位平民贵妃连系在一起。
  • 清朝的圣祖康熙皇帝就遗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印记“ 松花石苍龙教子砚”。这砚台背面有铭文“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赐胤禛,表示、说明了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