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消息:港警三年前或已拥有AI人脸识别技术

2019年9月30日,香港网民为纪念“831太子站事件”举行“9.30 Pepe 心心和你拖”人链行动。图为海港区人链。(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人气: 9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苏静好综合报导)知情人士表示,香港执法部门在几年前就能使用一种人工智能软件,该软件可以将任何录像中的面孔与警察数据库进行匹配。目前尚不清楚港警是否已经将该软件用于民主抗议活动。

彭博新闻10月23日报导,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警察使用总部位于悉尼的iOmniscient公司的技术至少三年了,该公司的工程师已经培训了数十名警官如何使用这项技术。该软件可以扫描包括闭路电视在内的录像,自动将面部和车牌与警察数据库进行匹配,并在人群中挑选出犯罪嫌疑人。

知情人士说,在6月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开始后的一次培训中,港警在培训时询问如何使用仪表板摄像机自动识别车牌号。

港府和港警未公开确认使用AI技术对付抗议者

对抗议者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引发市民对香港越来越接近大陆式监视的担忧。抗议者戴上口罩、破坏了闭路电视摄像机,拆除了智能灯柱,并用雨伞做掩护。香港当局本月祭出《紧急法》禁止港人戴口罩,却引发更多暴力事件。

区议员、民权阵线前领导人梁颖敏(Bonnie Leung)说:“香港人害怕被闭路电视摄像机捕获。” “为什么人们仍然戴着口罩?因为受到警察的监视。”

香港政府和警方尚未公开确认他们是否正在使用该技术来监测抗议活动。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Patrick Nip)在6月表示,没有政府部门采购或开发自动面部识别-CCTV系统或将该技术应用于CCTV系统。

聂德权办公室将有关面部识别技术的所有问题转交给警方,但警方并未回应多项置评请求。

IOmniscient也拒绝评论香港警方是否使用其面部识别技术。该公司表示,其技术还具有将身份隐匿的功能。据该公司称,其系统在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总收入中只有一小部分来自香港,由于隐私问题以及与其它城市相比摄像头数量较少,香港的商机相对有限。

“如果信任彻底崩溃,那就是问题”

香港隐私法比内地更为严格,必须告知公众是否受到监视。根据香港中文大学法律教授斯图尔特·哈格里夫斯(Stuart Hargreaves)的说法,如果当局将面孔或名字与身份标记相匹配,那将属于隐私条例;但是,如果数据被用于侦查或预防犯罪,则警察可以要求豁免。

哈格里夫斯说:“警方只是使用这项‘面部识别’技术、通过视频剪辑,查找‘已知人士’,还是正在使用某种自动化人工智能系统?事实是我们根本不知道。”

彭博新闻报导,港府部门人员告诉莫乃光议员(Charles Mok),尽管尚未启用面部识别功能,具有面部识别功能的杭州海康威视摄像机已安装在包括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大楼的一些建筑外部。自抗议活动开始以来,该部门告诉他,已将其摄像机拍摄的录影带发送给警察七次。

莫乃光在信息技术行业工作了二十多年。他说:“整个事情是,你对政府拥有你的数据信任吗?” “如果信任彻底崩溃,那就是问题。”

香港企业退出智能灯柱计划

8月24日,香港观塘大游行再爆发激烈警民冲突,有抗议者锯毁智慧灯柱。泛民主派政党“香港众志”随后在脸书发文,曝光灯柱疑似装有中共“天网”监控系统。

“立场新闻”当时报导,在游行快将完结时,有抗议者包围灯柱先割断电线,再以切割器锯断拉倒其中一枝灯柱。随后有抗议者以利器打破灯柱内的电子仪器,发现灯柱内藏网路传输线及记忆卡,怀疑灯柱能传送监控资料到其它地方。

“香港众志”指,灯柱当中安装的蓝芽定位器“SPLD01”,其制造商为香港的“TickTack Tech”,和上海三思路灯同名,而上海三思路灯正为中共天网工程承办商之一。

对此,香港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8月25日凌晨2时50分发新闻稿称,供应商讯科系统有限公司是本地企业,职员皆是港人。

Ticktack Technology Limited(讯科系统有限公司)也在网页澄清,指早前更新公司网页内容时,内部人员误把另一项目的供应商,即上海三思的连结至其公司主页。该公司称,与上海三思并无任何股权或从属关系。

彭博社10月23日报导,在抗议者捣毁TickTack Technology的至少一个智能灯柱后,该公司退出了智能灯柱计划,TickTack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说:“我们希望在事情降温之前保持低调。”

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对本地企业停止技术供应感到“深切遗憾”,称其对本地创新是“严重打击”。香港政府否认路灯柱具有面部识别功能。

海康威视发言人则表示,其产品是通过第三方出售,因此无法确认相机位置或是否打开了特定功能。

22岁的学生安格斯(Angus)戴着口罩和黑衣服,他在宣布禁令的那一天说:“政府只是在试图剥夺我们的权利。”“它们只是中国(中共)政府的工具。我们不想成为中国(内地城市)。”

根据Comparitech的估算,世界上最受关注、使用面部识别系统的五个城市都在中国大陆,而排名第一的重庆市每千人拥有约168个摄像头。#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10-24 3: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