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专家揭中共发展生化武器的背后黑幕

利用基因编辑技术以在未来战场上增强人类的能力只是一种假说,也许有可能实现,但若执意抛弃科学研究,将发展生物免疫武器作为方向,利用基因武器恐吓给全人类带来不可预测的灾难。(ShutterStock)

人气: 4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林燕综合报导)“基因武器可以杀人于无形、无感、无知、无避,是廉价高效恐怖的大规模杀人凶器。”中共军方人士于2010年提出“制生权战争”理论,将生物技术首次摆到中共未来军事新战略的制高点。外界担忧,缺乏伦理道德约束发展生物武器,中共打开潘多拉盒子或给全人类带来灾难。

制生权”是指,以科技、舆论、网络、生物为主题的新形势下军事博弈对决,不同于以前的接触式战斗。上述四个技术都是二十世纪初才发展起来的新兴技术。

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10月的《中国简报》(China Brief)刊登两位安全专家的文章《中国的军事生物技术前沿:免疫武器、军民融合和军事新革命》,在参考引用大量中国文献的基础上,揭露中共不讲伦理、不分军民、不顾生灵涂炭风险来发展生物武器的真相。

未来作战 人机一体化

中共第三军医大学教授郭继卫是最早提出、并撰写《制生权战争》一书的作者,他倡导,在未来战场上要取得成功,需要实现“制生权”斗争,应聚焦“生物疆域”这一新战场。

生物疆域狭义上讲,指中国人的超微生物信息,如基因、蛋白质等种族特征性信息及人群遗传资源等;广义上,是涵盖具有国家(地域)特征的全部生命领域资源的超微生物信息。

郭继卫曾说,现代生物科技不仅在国民经济等诸多方面具有推动作用,其在军事领域的价值也十分巨大,“生物科技则将战场定位于人体本身,针对于人、局限于人,可以攻击人体的部分或几分之几,精确到特定生物性状……”。

在这种应用转变过程中,中共有可能利用脑机接口等技术,促使人机一体化,变成未来作战的方式。目前,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与一家名为“酷成长”的商业公司合作,该公司专门开发涉及脑电图(EEG)的一系列脑机接口产品,是利用人工智能来解读生物信号的探索。

早在郭继卫的“制生权战争”理论中,他已明确提出了人机一体化的发展方向。“可以在人体内或体外植入生物传感器或控制器,能够使指挥员随时了解战斗人员战斗位置、健康状况、作战能力、情绪反应等信息,从而真正做到知己或知彼”,郭写道。

“若军事生物科技提高和促进人的能力成为可能,可以攻克战士自身体能智能的缺陷,成为‘全能战士’。”郭补充说。

2018年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基改婴实验可带来难以预估的后果。(Shutterstock、Wikimedia Commons/大纪元制图)

中共强调生物技术是未来军事革命的新战略制高点

中共军事科学家和战略家一直在强调,生物技术可能成为未来军事革命的新战略制高点。虽然很多国家都认识到生物技术在未来战场上的潜力,但投入所有社会资源、不讲伦理约束的发展——中共整合产业、学术机构和军事项目为一体的野心——已越来越引起西方国家的警惕。

文章作者是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技术与国家安全计划的兼职高级研究员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以及国家安全、新兴技术和中国方面的咨询专家威尔逊·沃恩迪克(Wilson VornDick),他们指出,中共军方高层和学者在应对传染病的威胁方面强调对“国家生物安全防御”的担忧,但同时他们也强调探索军事技术,甚至对生物技术的进攻性应用研究的重要性。

比如:中共军旅作家吕永岩亦撰文评论说,“转基因生物武器一可以破坏生态环境,二可以破坏生物的演化秩序,三可以破坏人的健康,四可以破坏人的功能系统。基因武器可以杀人于无形、无感、无知、无避;是廉价高效恐怖的大规模杀人凶器。”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家贺福初也一直是生物技术军事化的主要支持者,他在2017年公开表示:“现代生物技术,及其与信息、纳米技术和认知等领域的融合将对武器装备、作战空间、战争形式和军事理论产生革命性影响。”

中共前国防大学校长张仕波也说过,今天的生物技术进步为创造新的合成病原体带来了可能性,这些合成病原体“更具毒性、传染性和抵抗性”。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主导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2018年被披露后,引发外界震惊和忧虑。(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基因编辑成新宠 或带来生化危机

具体表现上,中共的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一直把生物学列为优先事项,而中国对免疫武器CRISPR-Cas的研究目前也处于最前沿,背后原因众多。

CRISPR-Cas的全名为规律成簇的间隔短回文重复(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CRISPR),是一种用于基因编辑的新技术,如一把万能的基因“剪刀”,能同时开启或沉默某些基因,实现基因的“批量化”编辑。

首先,基因编辑被定为中共发展医疗生物技术的重点方向,受到中共工业和技术政策的补贴和扶持。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文件中,至少五次提到基因编辑,并将其归类为“发展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要求相关部门要“重视基因编辑”。

其次,因涉及伦理、科学可靠性等诸多问题,国外很少有试验针对人体使用CRISPR技术,让中共在此方向上“弯道超车”成为可能。

到2018年年底为止,美国仅存的一项此类试验,且尚未批准和开始用人做试验的项目;但中国的CRISPR研究已迅速进入临床试验,并将这些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动物和人类,因为中国国内的医学研究只用行业规范约束,而国外用法律来监督。

2015年,中共用基因改造技术造出肌肉发达的警犬,中国的基因库公司华大基因出售克隆或经基因编辑过的动物,包括宠物“微型猪”;另一家公司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克隆了许多宠物狗,或用于安保的肌肉犬。

中国最早的CRISPR人体试验也于2016年开始,四川大学首次在临床试验中使用CRISPR来治疗人类疾病(针对急性肺癌)。

在中国科学家贺建奎2018年以基因编辑技术造出全球首例基因组永久改变的双胞胎女婴后,引发国际间生物领域的伦理大争议和集体反对,就连中国国内都有122名科学家签署公开信,警告贺建奎的这类实验存巨大风险,并批评当局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

此后,中共国内对基因编辑的正面宣传也戛然而止,但这些研究工作并未止步。

根据公开渠道统计的结果,截至2018年2月底,中国共有9项注册临床研究是关于“运用CRISPR细胞编辑方法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病毒”,并已对80多名患者进行试验。这些实验跟贺建奎的如出一辙。

更令人不安的是有迹象表明,中共的军事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动手挖掘基因编辑技术的军事应用可能。

中共军方军事科学院2016年的一篇博士论文(《人效能增强技术的评估与研究》)指出,CRISPR成为三项主要的“人效能增强技术”之一,可以用来提高军人的战斗力,并建议,由于人效能增强技术具有改变战争规则价值的潜在颠覆性可能,中共必须“抓住主动权”。

目前,中共正在积极探索生物交叉学科技术的新领域:仿生机器人技术、智能化外骨骼,以及人机协作技术。诚然生物医学研究涉及医学和治疗学领域的许多应用前途,但也有理由担心这些研究活动若缺乏道德和外部安全性,是否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利用基因编辑技术以在未来战场上增强人类的能力只是一种假说,也许有可能实现,但若执意抛弃伦理,将发展生物免疫武器作为方向,如中共军方媒体《解放军报》2017年刊文(《基因武器如何影响未来战争》)直言:“基因武器比传统生物武器具有更多的优势。但长远来看,基因武器更多的是起到战略威慑作用。”

“在现实世界里,人类对生命秘密的探索不过是冰山一角,基因工程并不是上帝的造物手,肆意滥用基因武器必将给全人类带来不可预测的灾难。”该文最后总结说。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1月号/第16期 #◇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1-09 6: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