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疆再教育营受害者来台 揭中共逼其打针吃药性侵

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尔巴哈(Gulbahar Jelilova)(左2)24日出席记者会,向台湾民众揭露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待遇,控诉中共对人权的迫害。(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32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州台湾台北报导)新疆维吾尔族近年被爆出有上百万人被关入“再教育营”,引发世界关注。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力巴哈(Gulbahar Jelilova)女士,接受台湾图博之友会与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邀请来台进行演讲,说明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经历。

为了让民众更了解维族所遭受到的迫害,“没有围墙的监狱:维吾尔人的今天”特展将在10月18日至11月17日于二二八国家纪念馆举行,古尔巴哈也在19日下午进行演讲。

来自哈蕯克的古力巴哈(Gulbahar Jelilova)女士,过去24年都在中哈边境经商,2017年时,被以帮助恐怖份子提供资金为罪名,关进乌鲁木齐“再教育营”,经过家人不断向联合国写信求救、希望协寻古力巴哈的下落,中共备感压力后才在2018年9月放她离开。

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尔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记者会,向台湾民众揭露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待遇,控诉中共对人权的迫害。
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尔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记者会,向台湾民众揭露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待遇,控诉中共对人权的迫害。(陈柏州/大纪元)

目前定居在土耳其的古力巴哈,虽然仍被中共特务监控,但她认为自己有责任告诉世人“再教育营”的真相,所以才答应协会邀请来台,说明被关押期间亲身经历的惨无人道对待。

再教育营惨无人道 逼吃药、打针、性侵

古力巴哈表示,她只是往来中哈边境的小商人,2017年时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强制收容所(所谓的再教育营)”,直到2018年9月都在收容所,这次能有机会把465天的经历说出来,让大家知道中共暴政对待人民的手法。

她说,被关进强制收容所时,因为无法洗澡,身上都有虱子,所以被强行剃光头发,目前身上还留有创伤,医生说需要长时间才能排出体内毒素。

谈到集中营内的不人道对待,古力巴哈表示,自从被强制收容那天开始,她就被绑上5公斤的脚镣,直到离开收容所后才被解开。

她在收容所期间,还会被抓去24小时审问,期间无法喝水,有几次都在审讯过程中昏倒。且受审前要带上手铐、戴上头套,并被要求坐在老虎凳长达24小时,狱中有很多姐妹被带去审讯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她说,收容所每星期都要求她们吃两片药、每个月要打一次针,却不告诉她们药物是什么,也不能问吃药的原因,否则会遭受更残暴的对待,所以没人敢问,有女孩吃了1、2个月后,生理期就停止了,还有人身体出现各种反应、长出不明的东西,但却不准她们看医生。

古力巴哈说,她在首次审讯时,审讯人员提了很多她都没有做过的事情,还要她在文件上签名,她以不懂文字内容为由拒绝签名,结果他们把她从黑牢中带到外面,被一群男人性侵,管理员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们,要她们承认这些被构建出来的罪名。

古力巴哈说,她们每星期都会被要求换房,每两个月会带她们去体检、搜集一切资料,过程中虽然都被要求戴头套,但偷瞄后发现,有许多白色巴士停在外面,每辆车可载40、50人,“可以想像监狱有多庞大”。

中共同纳粹一样 用集中营对待新疆人

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理事长何朝栋表示,所谓“再教育营”其实就是“集中营”,过去二战时纳粹用集中营对待犹太人,当前中共就是这样对待维吾尔人,希望台湾别再对中共抱有幻想。

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尔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记者会,向台湾民众揭露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待遇,控诉中共对人权的迫害。
曾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害的古尔巴哈(Gulbahar Jelilova)24日出席记者会,向台湾民众揭露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待遇,控诉中共对人权的迫害。(陈柏州/大纪元)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亚洲太平洋地区全权代表伊里哈木说,身在自由社会的人民,是无法想像竟有国家会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希望台湾人民能够认清。

迫害理由百种 立委:别对中共抱有幻想

民进党立委林静仪则说,再教育营是被美化的名词,实质上就是没有人道的种族、文化灭绝,包含身体残害、自由剥夺,且没有任何审判程序,这些作为都是关注人权国家不能接受的。

她强调,东突厥斯坦人没有做错事,大家不要对中共再抱幻想,以为听话就不会有迫害,中共会用各种理由侵害你。

时代力量高雄市议员黄捷表示,对于维吾尔人的遭遇、被迫害,感到痛心,希望该议题能被国际看见。她呼吁,台湾只要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政党、人民都应该关注,大家都站出来替为维吾尔人声援,让中共政府知道这是错误的,这件事情不该发生在世界上。#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