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香港抗议到NBA 中共如何输掉媒体战

台湾居民李孟居和一名伯利兹籍商人因为支持香港抗议活动,而被大陆抓捕。图为香港抗议。(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66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在整个夏天的酷暑中,23岁的迈克尔(Michael)和19岁的斯特拉(Stella)一起在香港街头抗议。迈克尔说,走上香港的主要街头、设置路障、吸著有毒的催泪瓦斯已成为他和斯特拉在周末默认的“约会”活动。

随着香港自6月以来的抗议活动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香港政府又重新拿出了老一套方案。自从8月初以来,香港警务处每天下午4点举行新闻发布会。

警方发言人重复着先前政府声明中的话,并有意回避记者的关键问题。新闻发布会以及政府的信息几乎全部集中在抗议活动造成的破坏和干扰上。

“日经亚洲评论”报导,资深记者、香港浸会大学新闻学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政府希望通过这种作法,让一些普通香港市民渐渐反对抗议者。他补充说,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中,港府使用了同样的伎俩。当时抗议者要求获得普选权,但这场运动最终在北京没有做出让步的情况下而结束。

迈克尔和斯特拉意识到,仅靠街头抗争是不足以维持抗议活动的势头。

“如果没有广泛的公众支持,抗议活动就不能继续进行。”迈克尔告诉“日经”,“我们必须赢得人心才能赢得这场抗争。”

港府除了拿出老一套方法外,还在全球购买整版广告进行宣传。而中共也通过社交媒体、中共官媒大量发表诋毁香港抗议者的信息。香港抗议者则积极应对这一局面,通过各种渠道让人们知道港人的诉求是什么。“日经”称,在这场媒体战中,港府和中共输掉了。

港人建立“民间记者会”为自己发声

为了应对香港政府以及中共当局依靠庞大资源在香港和全球进行不实宣传,迈克尔和斯特拉开始建立了“民间记者会”(Citizens’ Press Conference),为抗议活动发声,让人们听到被政府宣传过滤掉的声音,这样国际媒体也可以讲述故事的另一面。

“民间记者会”的志愿者们被分成小组,任务涵盖媒体联络、后勤、写作和翻译等。8月6日首次亮相时,数十名本地和国际新闻记者挤进了市区商业大楼中一个很小的临时新闻发布室。发言人戴着口罩和头盔用中英文发表了讲话并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他们还配备了手语翻译员。

当抗议者走上街头的时候,“民间记者会”的团队就在积极报导抗议者的诉求,揭露警方的激进行为,并向外界展示亲民主运动的镜头。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斯特拉、迈克尔和他们的同事组织了20次新闻会,主题多样,从驳斥官方的主张到批评当局对抗议活动的处理。他们在组织活动上表现专业,拥有双语新闻稿、信息图表以及为抗议者的诉求和指控警方暴力所准备的原始调查。

他们并不孤单,一些团体通过Telegram来传播新闻稿、邀请媒体到抗议活动现场,并帮助记者联系到那些愿意接受采访的抗议者们。一些团体甚至有值班管理员,轮流值班,全天候地处理来自媒体记者的询问。

“日经”报导,吕秉权说,“民间记者会”赢得了人心。“最重要的是,它向公众展示了当局所缺乏的东西——真实性和诚意。”

报导称,尽管港府在宣传上使出了老一套方法,但是,这次没有迹象表明当局的策略正在起作用。抗议活动仍得到香港人的压倒性支持。香港中文大学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抗议者的主要诉求,包括对警察行为和普选权的独立调查,得到了80%以上民众的认可。超过70%的人认为,政府和警方本身对目前的暴力负有最大责任。

港人在全球媒体做宣传 寻求国际支持

当他们在香港寻求公众支持时,抗议团体也接触国际社会。自6月以来,由匿名活动人士组成的团体“自由香港”(Freedom Hong Kong)在全球新闻媒体中进行了广告宣传,力求解释香港民主抗议的重要性。

在最新的活动中,这些活动人士通过众筹平台“GoGetFunding”筹集了920万港币(120万美元),超过22,500人捐了款。在中共庆祝建政70周年之际,他们在全球16个国家的新闻媒体上放置了广告宣传。

组织者称,该广告的英文标题为“Hong Kong’s today; The world’s tomorrow”(香港的今天;世界的明天),旨在警告读者“中共政权对全球自由的威胁”。 广告写道:“跨国公司屈服于北京的恐吓和干预……中国(共)在自由世界挥舞着爪子,以加强其压迫。”

在加拿大的香港移民李美美(Mimi Lee,音译)曾协助与当地报纸联络,安排广告刊登位置。李表示,该活动“在加拿大广受好评”。 随着加拿大对香港抗议活动的意识增强,一些报纸甚至免费提供广告位。

“他们想让香港人知道,他们在争取自由方面并不孤单。” 李说。

“日经”说,上述所有活动使得抗议者不断争取对有关对香港抗议报导的控制权,使得中共支持的林郑政府显得孤立无援。

港府全球登广告 但无法左右全球的看法

港府也试图利用相同渠道在全球范围内发表意见,9月在海外报纸的整版广告上投放了740万港元。这些广告试图向国际投资者保证香港仍在运营,仍然是一个安全,开放的国际化社会。但这种努力并没有左右国际社会对港府的看法。

在国际上,港府的品牌已经不行了。路透社9月份报导,至少有八家国际公关公司拒绝帮助港府重建受挫声誉。

参加有关港府的这个重建声誉项目简介会议的一家公关公司高管告诉“日经”,他的公司毫不犹豫地拒绝竞标。“从事一个注定要失败的工作只能损害我们的名誉。”这位高管说。

中共企图利用社交媒体诋毁香港抗议 但最终失败

抗议者建立的虚拟新闻室不仅用来应对港府的媒体宣传,而且应对中国共产党在线资源的宣传,包括亲中共的五毛党的帖子、中共政府支持的媒体以及操纵社交媒体散发大量的虚假信息,它们的目标是诋毁示威者,并企图左右舆论导向。

自8月以来,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和脸书都宣布,已经终止了数十万个账号,这些账号涉嫌参与中共政府支持的虚假信息宣传。

推特今年8月暂停了二十多万个账号。(KIMIHIRO HOSHINO/AFP/Getty Images)

以推特为例,该公司暂停了二十多万个账号,其中包括936个来自中国境内的核心账号,因它们“散布虚假信息”,企图“损害香港政治运动的合理性”。推特还表示,被暂停的这些账号都被用来宣传中共对香港抗议的官方说辞,并将香港抗议者宣传成具有破坏力的“暴徒”。这是来自中共的俄罗斯式大规模虚假信息攻击战一部分。

为了抵制北京的大规模宣传,香港抗议者正在智慧地使用社交媒体。24岁的雪莉(Shirley)管理了一个Telegram群组,成员把抗议信息翻译成8种语言,希望将抗议者的声音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

由于工作量大,她难以平衡日常工作,因此她选择放弃在一家国际公司作为数据分析师的职位。“当我们失去自由时,拥有一份工作毫无意义。”她说。

9月底,全球65个城市撑香港的“全球连线-共抗极权”的游行活动。在这之前的几个星期内,雪莉的团队每天工作长达18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上推动这一活动,呼吁不同国家的人们参与这一活动。该团队还创建了适合不同平台的材料,并在在线论坛上发布更深入的文章,希望与人们建立有意义的对话,让全世界了解香港的情况。

“就规模而言,我们永远无法和(中共的)五毛党相比,但我相信,真正的互动要比(五毛党的)垃圾评论更强有力。”雪莉说。

一方面,真实性已经证明是抗议团体的一个有效战略,另一方面,大量的伪造信息已经削弱了亲中共的运动。

NBA事件让全球看清中共对外输出审查

在本月初,中共压制亲香港声音已经扩延至体育界。10月4日,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推特上贴出一个带有“为自由而战,与香港在一起”字样的图片。中共利用这条推文煽动民族情绪,在国内对NBA展开了全方位的封杀。

图为NBA比赛。(Ronald Martinez/Getty Images)

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以及《环球时报》等纷纷刊文批莫雷的立场踩了中共的红线,“你不能吃中国还骂中国”,“挑战了中国(共)的主权”等等。

此事件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美国人为自由发声,其他人不能禁止。”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近日发表的对华演说中,在谈及NBA事件时谴责中共对外输出“审查”。

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中共试图让英国大学、英国媒体闭嘴,现在轮到了美国体育界。休斯顿火箭队因为支持香港抗议而受到(中共)制裁,极权政府定义的‘自由团体’,是有代价的!”

分析人士指出,这些事件表明,共产党强硬让海外反对人士保持沉默的做法可能会事与愿违,因为它们“吸引了全世界的谴责”,反而让示威者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同情。人们会更加意识到香港人为何要抗议,也会意识到中共对言论自由的侵犯已经扩展到国际社会。#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29 12: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