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参加二战秘密行动 加国最后一名华裔队员辞世

黄汉克在二战时参加了加国秘密任务团队。(加拿大华裔军事博物馆图片)
人气: 8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8日】(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编译报导)作为二战时期加拿大“遗忘行动”(Operation Oblivion)的华裔队员之一,汉克.黄(Hank Wong)在接受这项秘密行动的时候被告知,如果任务失败,可以咬碎藏在牙里的氰化物药丸自杀。黄没有接受氰化物药丸,但他毫不犹豫地签字成为行动队队员。

据《环球邮报》报导,几十年来,加拿大人几乎不了解“遗忘行动”,也不了解黄及其他12名精选的华裔队员,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只是一个编号。当年,尽管他们中大部分人在加拿大出生,却不能成为加拿大公民。由于种族歧视,为华人的汉克.黄最初还被拒加入加拿大军队。

黄及其他华裔战士为加拿大出战,用生命争取到华裔加拿大人的公民投票权,使得“遗忘行动”成为二战中最引人注目的故事之一。官方对此事的保密时间超过25年,以及在军方完全找不到书面记录,都这些没能遮盖住这段历史。

当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投下,日本突然投降时,黄和仍在等待行动的士兵发现他们被遗忘并被困在澳大利亚了。他们自己想法乘坐货运船返回了温哥华。

2014年公映的纪录片《遗忘行动》,由加拿大著名演员柯姆.菲尔(Colm Feore)担任解说,让那段历史大白于天下。

百岁辞世

作为“遗忘行动”的最后一名幸存者,黄先生已于今年10月10日去世,他还差不到一个月就100岁了。

黄的全名是亨利.亚伯特(汉克).黄(Henry Albert(Hank)Wong),1919年11月3日出生在安省伦敦。父亲汤姆.黄(Tom Wong)与前妻方秦义(Chin Yee Fong,音译)从中国广东省的一个贫困村庄移民到加拿大,与汤姆的兄弟莱姆(Lem)团聚。 莱姆刚开了家餐馆。

莱姆的餐馆可不像遍布加拿大的中餐馆,而是位于安省伦敦的一家高端餐饮店,以压花餐具和现场音乐为特色。在1920年代初期,年轻的盖伊.伦巴多(Guy Lombardo)及其著名乐队是那里的常客。

黄的母亲在他几个月大的时候,死于西班牙流感。由于父亲照顾不了三个孩子,黄被父亲送到当地的一家孤儿院,直到他逐渐长大,可以在餐馆工作时,才搬回店内的楼上。由于伦敦的加拿大华人很少,当年黄几乎没有经历过很多卑诗省华人所遭受的公开的种族歧视,至少在战争开始之前如此。他和一些密友都去报名参加海军,但因为不是白人被拒了。他没有气馁,最终成了一名武器教官,奔波在哈利法克斯到卑诗省的军事要地之间。

黄1944年休假时,回到安省南部,帮助突然丧偶、独立养育四个孩子的姐姐。姐姐在帕默斯顿(Palmerston)经营一家小餐馆。一天晚上,来了一位神秘客人,点了炸鱼和薯条,但到关店时还不走。黄获悉,加拿大要组建一个华裔敢死队,深入日本占领的中国和香港执行军事任务。

黄与表弟诺曼(Norman),以及后来成为第一位华裔国会议员的郑天华(Douglas Jung)等13人,成为“遗忘行动”的成员。他们在卑诗省奥肯那根湖东岸的秘密训练基地,接受爆破、森林求生术及无声搏杀等技能训练。黄的武器知识为他赢得了 “扳机”(Trigger)的绰号。

当年的秘密训练基地,如今已成为一个名叫突击队海湾(Commando Bay)的历史遗迹。最后一刻,“遗忘行动” 的主要任务因故被取消。

黄在澳大利亚接受培训时,遇到了富家女默特尔.奥霍伊(Myrtle O‘Hoy),两人坠入爱河。战后不久,这对夫妇在墨尔本结婚。由于《排华法案》尚未废除,1946年夏天,她要求枢密院下令与丈夫团聚。他们育有两女一儿,并有两个孙子和三个孙女。

让儿女钦佩的父亲

儿子瑞克(Rick Wong)在谈到父亲的战时成就时说:“这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出自一个小社区,在一家餐馆里工作,没见过世面,然后见识了世界,拥有了所有那些经历和故事。”

他回忆道,父亲对执行任务可能面临的危险和死亡威胁泰然处之。黄曾说:“他没想过那些,只是做他必须做的事情。”

但是那段经历对黄来说,刻骨铭心。他在地下室里仍保存着一盒引爆装置,桌子抽屉里放着一颗手榴弹和一把伞兵弹簧刀。

战后,黄参加了工会运动,并与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长期合作。黄在伦敦的通用钢铁公司工作,担任实验室技术员。有很长一段时间,担任当地工会的专职审核员。

瑞克说:“他从不回避工人阶级的出身。” 即使在“遗忘行动”中,也是如此。业余时间,别人可能选择打网球,但黄喜欢拳击。◇#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