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故事

生平没读过佛经成了佛 名臣虞允文父亲的故事

作者:仲翁整理

名臣虞允文父亲虞祺成佛有故事。(容乃加/大纪元)

  人气: 17059
【字号】    
   标签: tags: ,

南宋名相虞允文(1110年~1174年)出入将相二十年,建言受到皇上重用,孜孜忠勤无二志。虞允文的父亲虞祺,官至太常博士、潼川路转运判官。虞允文非常孝顺,母亲死时,他悲伤消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母亲死后又挂念父亲有疾又鳏居,七年中不请调职,一步也不忍离开老父左右。绍兴二十三年,父亲去世才登进士第,通判彭州,权知黎州、渠州。

虞允文的父亲虞祺去世后,有不寻常的遭遇,他在冥府中任职当了“更生官”,在人间周年忌辰时成佛了。他们同乡有个死而复生的人叫鲜逑,受嘱托把这件事情转告了虞家人。这件事记载在南宋名臣洪迈的《夷坚志》中。

鲜逑是宋高宗时仙井监(今四川仁寿)人,和虞允文是同乡。鲜逑有病却吃错了药,导致病情加剧,人事不清,仿佛就要扣鬼门关了。

精神恍惚中,他看见三个身穿黄衣的差人,拿了文书来追他的魂,同来的还有两个穿白衣的人,在房梁上跳跃喊叫。鲜逑赶快叫家里人焚烧纸钱,肯求道:“我的儿子买药还没回来,请稍等一会再把我带走吧。”三个黄衣人拿了钱脸上露出高兴的样子,便出门去了。

到了傍晚时,鲜逑的儿子从外边回家,鲜逑看到那三个黄衣人也跟着进门来,于是鲜逑便死了。那两个白衣人也是被黄衣人拘走的,一个名叫蜍充,一个名叫税中定。他们一行走了很久,来到一座城池前,过了三道阙门,进到里边,看到城内宫殿十分巍峨壮观。

城内建筑,十分巍峨壮观。(曹景哲/大纪元)

鲜逑在路上,遇到了已经去世好几年的朋友曹惟吉。曹便问他是为什么事被拘来的?鲜逑说:“我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恶的事。”曹惟吉听了,便向他说:“有同乡人在这里,你不必发愁了。”

鲜逑问:“是谁呀?”曹惟吉说:“就是曾在太学任教的太常虞博士(虞祺),今天他要来判几个更生回阳的人,明天他就要成为更生佛了,你要快去撞这个机会。”

曹惟吉转瞬不见影了。不一会,公差已经把拘来的三个人领到大殿下。他看见殿上坐着一位穿着帝王服装,戴着王冠的神。税中定和蜍充先被唤上殿去问话,问罢,都被释放回去了。因为距离很远,鲜逑也听不见都问了他们些什么。

接着轮到鲜逑被唤上殿。“鲜逑,你一生做过什么善事?”鲜逑答说:“因为家里贫穷没能力做善事,不过曾经去游览瓦屋山,瞻仰过山寺里供奉的辟支佛,看到佛像吉祥,瑞气十分旺盛,便捐了一根木头,作为修葺天翁堂耳房使用。”

殿上的书吏拿出纸笔,让他把刚才说的事写到纸上,然后把纸呈给殿上,那神看了后,便在纸上批示:“放还。”于是鲜逑再三向神拜谢下殿。刚走了几步,听到有人喊他。

一回头,看见那神已走下公案,站在台阶上说:“回去告诉我家里人,让他们给我设立更生道场,同时要唱诵更生佛的名字。”说罢,忽见白光腾腾,整个殿宇陡然变得十分明亮。鲜逑跪下再拜,才走出宫来。来到大楼前的阙下,举头望见上边挂有绿牌大匾,金字题着:“大慈大悲更生如来”。

鲜逑刚走出阙门,便发现自己已经更生复活了。这时,家中已经备好了他的棺材,妻子正在哭泣,正准备将他入殓呢。这是宋高宗绍兴十七年(1147年)六月二十六日发生的事。

第二天,鲜逑便到虞家去拜访,把自己所见的事告诉虞家的人,这天正是虞公去世一周年。虞公生平并没读过佛经,曾负责夔潼(今四川奉节和绵阳)一带征收和漕粮运输。当时,正值发生宋金战争的时候,各地征集运送军饷的官兵,都是尽量从百姓身上苛征暴敛,唯独虞公的部下,纪律严明,从不滋扰百姓。

后来他驻在潼川(今四川三台),当了潼川路转运判官,在绍兴十六年得了点小病。至六月二十七日那天,坐在几案前边,忽然看着在座的客人说:“古佛们都来了,我也该西归了。”

这时他的儿子虞允文听到这话便哭了起来。虞公看着儿子说:“我自能成佛,又有什么不好呢?”在座的客人对他说的这些话感到十分惊异,才一转瞬,虞公已经含笑去世。

鲜逑复活的事传开以后,虞公成佛的事也就流传得更广了。

虞公成佛的事在世间流传。(曹景哲/大纪元)

资料来源:《夷坚志》

注:虞祺,字齐年,北宋后期仁寿(今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人,徽宗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进士。南宋高宗绍兴年间知大宁县,又知梓州,官至太常博士、潼川路转运判官。

虞祺任潼川路转运判官时,地方上的惯例是多次重复征收赋税,他都予以免除。他说,朝廷的律法没有叫重复征收,地方上的惯例与律法有出入的要更改。

虞祺知梓州(治所在今四川三台县)时,秦桧要遣使臣来督促上交贡品,虞祺反对说,梓州地瘠民贫,哪有剩余的财物上贡。秦桧羞愧地放弃了派遣使臣的计划。虞祺威武不能屈,为百姓利益着想,对后世影响甚大。@*#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