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监控延伸香港 港人拒绝

香港抗议者10月3日在太古地铁站打破了监视摄像机。(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人气: 22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雅文编译报导)在中国,香港是第一个反对北京监控技术的主要城市,也是最后一个尚未完全屈服其监管机制的地方。港人在18区里不受任何计分、标记的拘束,不过香港人一旦踏入大陆深圳,北京就会立刻替他们打上评分。

《纽约时报》报导,香港的互联网是开放而且不受限制的。在中国大陆,网络系统的背后纵横交错着过滤器和检查器,封锁了外国网站并清理社交媒体的异议帖子。尽管两地的实际距离仅步行之遥,但网络鸿沟却如深渊。

随着香港的抗议活动持续到第四个月,这种看不见却又严峻的技术墙隐约可见。这座半自治城市日益靠近“被技术封锁和控制”的社会情况,已经引起抗议者对香港未来的担忧。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恐惧香港将陷入一个时刻受监视、随处检查和数位监控的阴影世界,这个世界许多港人在定期前往中国时曾亲身经历过。

香港人撑伞挡监控

香港抗议活动的象征“雨伞”,现在在18区里随处可见。

雨伞在5年前成为香港抗议活动的象征,港人当时使用雨伞阻挡胡椒喷雾,现在通常用来阻挡暴力攻击,以及保护抗议者免受照相机和智能手机镜头的监控。7月下旬,抗议者将北京驻香港联络处前的摄像机镜头涂成黑色。

自那时候以来,香港示威者将监视摄像机砸得粉碎。在地铁里,监视摄像机经常被透明的塑料包裹所覆盖,试图保护现在被警方追捕的人。八月份又传出,抗议者因为担心智能路灯恐装有人工智能监视软件,而拆除路灯的消息。抗议者的反应凸显了他们日益担心来自北京的监控。

本周,抗议者在与警察对峙中爆发6月迄今最激烈的冲突,港人打开了遮阳伞试图挡住从头顶飞过的警用直升机的视野。一些民众甚至派发反光聚酯薄膜黏在护目镜上,使警方更难拍摄到他们。

“以前,香港不会使用摄像头对公民进行监视。销毁(监视)摄像机和(智能)路灯柱是抗议(监控)的象征方式,”20岁的大学生、抗议者斯蒂芬妮·张(Stephanie Cheung)说,上个月一些抗议者将地铁站的半球形摄像机镜头摔坏,她当时就站在旁边。

“我们要说,我们不需要这种监视。”张说,“香港正在一步步走向成为中国(大陆)的道路。”

现年21岁的大学生汤姆·刘说,“当然,我们担心相机(监控)的问题,如果我们输了,摄像机会记录我们所做的事情,他们可以浪费时间并在需要的时候结算(信用)分数。我们面前还有几十年。”

一个国家 一个互联网

香港的情况表明了北京监控技术目标的新障碍。中共在建立庞大的审查和监视机制时,将中国大陆与全球分开。从技术上讲,大多数人(包括香港)仍然生活在一个看起来像美国的世界上;但在中国大陆,像脸书、谷歌和推特这样的服务一律封锁。中共面临着要求港人放弃原先生活方式的挑战。

报导指,北京政府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将人脸识别和电话跟踪系统的庞大网络编织在一起,加强了本来已算强大的审查和监视系统。中共当局的应用程序可以检查中国其内部电话、注册人员和执行纪律。互联网警察有权质疑直言不讳的人。

“一国两制”描述中国和香港分开的治理结构的简写,带来了一个国家,两个互联网。而中共试图撤消这个约定,对于许多港人来说代价过于庞大。

诸如中文讯息传递服务“微信”之类的应用程序,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怀疑,而这些应用程序在香港被部分用户用来跨境与人联系。

现年43岁的文艺从业者张关(Gum Cheung,音译)因工作需求须往返到大陆工作,他说他在去年发现自己发给朋友的消息没有通过后,就放弃了微信。“我们必须主动保持立场。中国大陆的整个互联网都受到政府的监视。”他说。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CAC)没有有关对互联网审查影响的置评要求传真作出回应。

在抗议期间,香港警方未回答有关监视抗议民众的问题。

港警学习北京监控手法 加剧港人恐惧

最近几个月,在北京政府的推动下,香港航空公司国泰航空仔细检查了其员工的通讯,以确保他们不参加抗议活动。员工们的推特和脸书记下了他们所说的话。《纽时》指出,这是中共实行的一场宣传运动,旨在改变香港的政治观点。

香港警方已经基于数位通信的信息逮捕了抗议者,然后监控不知情的民众手中的电话等电子设备,还建立了站点,试图根据抗议者的社交媒体账户来识别他们。最近,警方甚至要求相关单位提供公共汽车的乘客数据,以查明逃离抗议者的地方。

抗议者日前呼吁警方发布8月在香港九龙地铁太子站的虐待事件录像。但地铁运营商回应,由于可能拍摄到画面的镜头被示威者摧毁了,除了一些屏幕截图,他们还没有发布录像。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表示,“信任制度是香港与中国之间的区别”。“(民众)对政府和执法部门的信任正在迅速消失,同时人们对政府监督的恐惧和偏执情绪也日益增加,这使香港社会越来越像中国的社会。”

目前,港警已停止佩戴带有姓名或号码的徽章,警察的制服上装有频闪灯,试图让媒体、抗议者难以捕捉其图像。抗议者则使用口罩遮住脸部,用激光笔照在警察摄像机的镜头上,以帮助其躲藏起来。#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0-04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