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之都出发 大纪元网站总编黄万青的故事

大纪元网站总编黄万青博士。(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黄万青是一个纽约客。命运的安排,把他从江西小镇带到世界之都,从安静的科学实验室带入纷繁的新闻天地。

“每天早晨,我睁开眼睛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手机上查看突发新闻,然后再看大纪元网站和工作平台,简单处理一些紧急问题。最近大事频发,说不定哪一天醒来就天翻地覆。”

星期一到星期六,黄万青的日程和轨迹几乎不变:他起床、洗漱,背上背包,从家走到地铁站,搭乘地铁去往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室。在拥挤的车厢里,黄万青继续看网、处理邮件,确定9点钟例会的议程。手机失去讯号时,他便打开电子记事本,或是阅读古代历史或名人传记。他从不浪费时间。

特殊选择

黄万青生长于江西省万安县芙蓉镇一个清贫的家庭,从小吃苦耐劳,学习成绩优异。1991年,他考入中南工业大学(现名“中南大学”)冶金专业,在美丽的岳麓山脚下度过了本科和研究生的时光。1997年1月,黄万青获得了美国爱达荷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负笈海外。据说,他是中南工大首个获全奖自费出国的学生。

2000年夏天,黄万青取得博士学位后,没有顺势向名利进军,而是前往亚特兰大,和大纪元创办者唐忠等人一起,走上了独立办报的道路。一批志同道合的美国华人,为着共同的理念,白手起家、迎难而上。

“中共搞一言堂,倾尽国家的力量打压法轮功、侵犯人权,很少有媒体敢于为受迫害的团体或个人发声,所以我们自己办媒体,传播真相。起初,人手和资金都很不足,我们没有来自任何政府、财团、富豪的赞助,自己掏钱,奉献业余时间,从不会到会,闯出了一条路。”

大纪元应运而生,立时在海外华人圈里产生了不小的反响,获得各界反共义士的认同和支持。黄万青认为,新闻讲究客观公正,这并不意味着丧失原则、在真实和假象之间搞平衡。“我们帮助那些被暴政压制、封杀的人群说话,发掘被掩盖的中国真相,而不去重复中共的谎言。我觉得这是记者的责任。”

黄万青是学理工出身,最初负责技术支持,发表从国内传出来的文章。后来,由于大纪元在大陆的一批撰稿人被抓捕,他便开始学着做记者、当编辑,慢慢地磨出了笔锋、养成了敏锐的洞察力,他肩上的职责也随之越来越重。

通过采访和约稿,黄万青结识了一批正义敢言的大陆人士。“很多有骨气的知识分子,不屈服于中共的淫威,令我非常感动。我和作家郑贻春是知音。他很有文才,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得很透彻,是最早公开支持《九评》的学者之一。他因为给大纪元写文章被中共抓捕,2005年被判刑7年。我们俩谈话的录音被中共法庭当作证据,对他的判决书上还有我的笔名(唐青)。”

“我们特别关注普通百姓的权益,注重维护他们的各项权利。2003年,大纪元首先揭露了大陆的萨斯疫情;自2004年初起,大纪元记者首创维权报导,紧跟中国大陆上访动态,披露了大批访民的冤情。现在国内维权民众都知道大纪元,有人说:‘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大纪元身上,我知道你们敢报导。’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社论,推动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引起了更广泛的关注,影响力不断扩大。”

新闻载道

大纪元总部迁往纽约后,黄万青也跟着搬家,于2007年走进了“大苹果”。冬夏的恶劣天气让他吃了不少苦头。雪再大,雨再急,他都克服困难,坚持上班。“很多次赶到公司,浑身已经湿透了。有时飓风来袭,地铁停运,我们只好留在办公室过夜。还有一次,赶上大楼停电,为了保证新唐人电视按时全球播出,编辑们举着蜡烛剪辑视频,使用应急发电机完成播出。”

黄万青和同事们遇到的困难何止于四季的风雨,“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面对巨大的挑战:中共不停地搞破坏、围堵我们。几乎报纸的每一个广告客户,中共都去打电话施压;我们办活动、记者申请采访证,中共都会进行干涉,因为大纪元敢于报导真实情况,揭露中共的丑陋,所以它把我们当作最大的威胁。但是,我们顽强地和它对抗,不仅存活下来,而且越办影响力越大。”

2017年5月19日,黄万青在新闻奖伊比斯奖(Ippies)颁奖仪式上。(施萍/大纪元)
2017年5月19日,黄万青在新闻奖伊比斯奖(Ippies)颁奖仪式上。(施萍/大纪元)

人生如戏。黄万青觉得,做新闻也是同理,很像排演一部电影或戏剧。“我总感觉,那些重大事件背后,都有一个剧本。比如,2012年王立军出逃,引发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一连串江派高官落马。在事发之前,其它媒体和观察人士都未能预估形势,而大纪元则提早准确预测了这些贪官的下场。再如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同样出乎众人所料。当时很多媒体预测,因为川普是个商人,所以他将会和中共进行更大的交易。但是,我们已经看清,事情不会那样发展。”

“今天,贸易战愈演愈烈,国际社会由此逐渐清醒地认识到中共的本质,对中共的围堵也在不断地升级。对于这一切,我们早有预见。因为当今社会最主要的矛盾,就是自由阵营和共产体制的对立,二者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共产体制必然走向解体。这是当今世界各种乱象和纷争的一条主线,也是我们报导的主线。看清这一点,媒体的方向就清晰了,重大新闻发生时就不会迷茫。”

从2019年6月开始,大纪元和新唐人联合追踪报导香港反送中活动,黄万青几乎每个周末都参与直播,承受了更多的负荷。“长时间地值夜班,加上两地12个小时的时差,真是对体力和毅力的考验。但是,这一切付出都很有意义。我们的思绪随着前方记者一起冲锋陷阵,我们的心潮随着港人的不屈抗争而起伏。大纪元、新唐人的直播不仅为读者提供资讯,而且前线的真实情况被曝光,引起了全世界正义人士对香港的密切注视,从而有效地抑制了警黑暴力,使邪恶有所顾忌,也为抗议民众带来多一点的安全保障。”

回顾十九年的媒体之路,黄万青最为感慨的是,真相的传播,带来了世间的变化。“早年,没有什么人敢揭露中共,即使有人敢说,别人一般都将信将疑。比如,中共在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们报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受酷刑的案例,但是起初,普通的读者不相信中共警察会打人、折磨人甚至打死人。现在,人们都知道了,中共在大陆搞黑监狱,那些配合中共的警察和流氓没什么两样。今天,大家都在揭露共产党,就连西方的媒体、政要、学者也在把它干的坏事往外抖。”

“当前,中共正在急速地走下坡路,它面对贸易战、香港问题、猪肉涨价、经济下行等各种危机,越来越撑不住了。老百姓也越来越深入地了解真相,很多大陆民众在大纪元上发声,揭露邪恶,声援法轮功,支持《九评》。目前已经有3亿4千多万人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所以,形势完全不一样了。人们常说,共产党要垮了,这一天真的不远了!”

人在旅途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人为什么活着?千百年来,古今中外的人们在潜意识中都会思考同一个问题。

“我们是媒体人,也是文化人。我们的报导和文章,秉持传统理念和普世价值,能够满足人们精神上的渴求,有一种黑暗中点亮明灯的感觉。其实,关于人生真谛,我们发表的九评编辑部著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里面有明确阐述,读者不妨自己去寻找答案。”

“传统理念和普世价值是一盏明灯,指导我做人,指引我做新闻。所以我们常常出奇制胜,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看得清、看得远。”

纽约的街头,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清流、浊浪,在红尘中交错激荡。偶尔,步履匆匆间,黄万青会忆起《岳飞传》和《西游记》激发的童年畅想。“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典籍浩如烟海,一辈子也读不完。如果古书中描绘的神仙国度、另外空间、前生来世都不存在,那么这个世界就太苍白了。”

星期天,黄万青喜欢忙里偷闲,到中央公园湖边的草地上静坐一小时,感受超凡脱俗的境界。那时,身体的疲劳、思念亲人的痛楚都离他远去。他追寻着更加广阔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