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奇闻:小公子奇笨 因何顿然聪颖

作者:宋宝蓝

程翁常年为了生意,四处奔波。直到儿子七岁,才回到家中,准备好好督促他读书。(fotolia)

  人气: 7642
【字号】    
   标签: tags: ,

程家小公子奇笨,老师想尽办法教他,均无功而返。程父见孩子冥顽不化,挥杖痛打。结果,之后小公子判若二人,聪颖异常。一桩转世奇闻,只因程父一念怜悯,有了后续篇章。

西越[注]有一位程姓富翁,直到四十岁时才得一子,名程苏,字更生,乳名九郎。程翁视其为掌上明珠,平日十分宠溺他。但他常年为了生意,四处奔波,无暇督促九郎读书。

赠银助葬 保人名节

有一年,他来到苏州做生意,将船停靠在青溪边。半夜时分,忽然听到从岸上的茅屋中传来一阵哭声,格外凄惨辛酸。他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于是披上衣服登上河岸,悄悄地来到茅屋后。

原来这家的老先生和其子先后去世,因家里没钱买棺殓葬,大体依然停放家中。邻居劝那儿媳卖身,好安葬公公与亡夫,剩余的钱还能留给婆婆和她的幼子生活。那家儿媳面临生离死别,无助地哀伤痛哭。程翁心生怜悯,于是返回船上,取出三百两银子送给他们,托言说:“我与亡者是故人。这些钱请收下,算作我的奠仪,不知是否够用?”

这家人感念他的恩德,向他叩首谢恩,并询问他的姓名。程翁把衣袖一挥,只是笑了笑就告辞,登船解缆,驾船离开了。

程翁为人向来吝啬,惟独在这件事上慷慨相助,也许是他一时无心的侠义之举。后来,他照常每日奔波,忙着生意,时间一久,就忘了这件事。

公子奇笨 冥顽不化

次年,程翁回到家中,准备好好督促九郎读书。他常常叹息说:“因我没能好好读书,又做生意四处奔波,不能跻身儒林,真是一件憾事。倘若我的儿子能读书,家里就会充满书卷之香,而不只是铜臭味了。”

这年九郎已经七岁了,天生容貌俊美,可是秉性出奇地愚钝。早在三年前,程翁就备办厚礼,聘请了一位博学的老先生到家里教授九郎。程翁待老先生非常优渥,诚心诚意,恭敬有礼。老先生感激程家的礼遇之恩,所以教得特别用心,想尽办法启发九郎。只是九郎实在笨拙,怎么教也不开窍。

老先生教他启蒙读物《兔园册》,一字一句地详细讲解,起初九郎还能照着学舌。若让他自己去读,他的舌头就像打结一样,“咦唔呀唔”地读不清楚。仔细一听,他竟是随口乱读而已。

老先生责之心切,只要一打他,他就嚎啕大哭。九郎母亲听不下去,在窗外哭着恳求,希望老先生手下留情。他们夫妻年老体衰,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不要把他打坏了。

程翁有时也来书房,殷切地询问九郎的学业进展,老先生愤怒地写了一副对联,贴在壁上,曰:

挟三年之志而来,望凤子飞腾云表;
糊一月之差而去,放鹦哥逃出笼中。

恨铁不成钢 挥杖痛打

博学的老先生受不了这么笨拙的孩子,整理好行囊就离开了。程家只好又聘了其他老师,但谁也没办法教好这孩子。程翁无计可施,只能在清算账目后,找些时间亲自教他。

有一天夜里三更时分,程翁让人备下火烛、果饵,准备陪九郎一起读书。果饵原本打算是孩子好好读书后奖励他的。不过程翁才稍微对九郎呵斥了几句,再一回头看他,他竟然已经昏昏地睡着了。

程翁见孩子这般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愤怒地说道:“有这么一个像猪狗一样蠢笨的儿子,还不如没有!”说着,拿起杖棍痛打九郎,九郎大声哭号,最后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那儿像死了一样,程翁气愤得丢下他走了,也不跟程妻说。

程妻五更醒来不见九郎,十分诧异,就问程翁:“九郎怎么还没回来?”程翁正在气头上,愤恨地诅咒儿子。程妻赶紧去书房,看见九郎靠在桌子上,满脸愁容,正在抚摸着伤处。见到母亲,好像不认识一样,程妻心疼孩子,心想他被父亲打到恍惚了,安慰他,牵着他的手带他回房休息。

九郎回房,走近床边,静静地看了程翁很久,确认是他的父亲后,向他行礼,说:“孩儿不读书,父亲为何如此大怒呢?”他的话令全家人都感到诧异,以为九郎被打傻了,犯疯病了。更奇怪的是,九郎仔细地看了一遍在场的仆人和婢女,竟然一个也不认识。

程翁此时后悔不已,心想即使儿子读书再不好,也不能痛下毒手打骂他啊!赶紧呵斥他上床睡觉,明天好好读书,不可再偷懒了。

公子被打后 判若二人

次日一早,九郎就起床了。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儿,不停地喃喃自语。他的母亲哭着对程翁说:“我们夫妻俩就只有这一块心头肉。倘若因不好好读书,就被折磨而死,那我们岂不是要绝后了吗?等我们死了,将来谁为我们做祭饭呢?”程翁实在听不下去,一想到要是孩子夭折,他伤心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就走出去了。

过了几天,程翁的怒气消了,爱子之心油然而生,时常到书房去看他。只见九郎趴在桌上写楷书,字迹意外地端正漂亮,考他背诵,他没有读过的书籍竟也能倒背如流,只字不差,令程翁喜出望外。

当时年仅七岁的九郎,和那些博学之士辩论谈论历朝历代成败得失,居然没人能说过他。无论写诗,还是作文,当时都没人能与他相比。众人都称赞九郎是天才。从此以后,当地的文人学士都争着结交程翁,甚至大户富商都争着要把女儿嫁给年幼的九郎,程翁只好婉言谢绝他们。

九郎自从遭到程翁一顿狠打,之后好像豁然开窍一样,前后判若二人。程翁曾好奇地问九郎,为何学业能突飞猛进?但九郎总是回答“不知道”。

九郎二十一岁时中了举人,次年中了进士。捷报传来,皇帝恩赐杏园宴,走马游街,衣锦荣归,在乡里一时风光无限。程翁高兴得手舞足蹈,喜极而泣。不久,九郎娶了望族叶家之女为妻。叶家闺女才貌双全,二人婚后生下了两个儿子,都像九郎一样聪颖。

临死道秘辛 轮回有因由

九郎三十岁时,准备到安徽某县赴任。但忽然罹患疾病,转眼间竟致危在旦夕。他命人请来父母,向他们诀别,并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原来,九郎的魂魄在那次打骂中已经离开身体,投胎转世为别人家的女儿了;而九郎的身体则被那名年轻寡妇去世的公公──苏州的老儒生郭子瞻取而代之了。郭家因为家境贫寒,老儒生和儿子去世后,儿媳无钱筹办葬礼,幸得程翁相助三百两银子,既保全了儿媳的名节,又帮助郭家安葬了两人。老儒生感念程翁的恩德,于是飘荡在天地之间,寻找机会报恩。

先前愚笨的九郎,命中注定七岁会死去,重新投生。他离世后,老儒生借着九郎的肉身还阳,既为报恩,又弥补了前世未能应试得志的遗憾,在今世扬眉吐气。先前他不能道出实情,而如今程翁已经有了聪慧的孙子可以继承家业,他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程翁想多留他一些时日,老儒生说,他已经奉上帝之命,要去当社神了。如今仪使队就正在门口候着,不能再久留了。说罢,老儒生投生的九郎向程翁夫妇叩首道别,遂即瞑目。程翁夫妻放声恸哭,为九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九郎去世后,妻子守节不嫁,她贤慧治家,将两个儿子抚养成人。程翁夫妇八十大寿时,亲眼看到两个孙子,一个成为秀才中的翘楚,一个中了举人。

昔日,程翁心生怜悯一念,赠银助葬,保全了寡妇名节。这件义举带来意想不到的结局。关于九郎程苏的事迹,据清朝文士宣鼎所说,在《程氏家乘》中还可以找得到。

[注]:西越:广西柳江以东、郁江以北、湘漓以南、西江以西一带。

(事据《夜雨秋灯续录》卷二)@*#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是稀奇!两家本是同根,一家在高邮,一家在海滨,都以行善获得善报。一家飞来十八只仙鹤,另一家来了五只鹿。一家显贵,一家富足,多么不谋而合!
  • 小六正在门外偷看,忽然从树后走出来几位美人,全都梳着古妆,看着他微笑着,彼此悄然耳语。他从没有见过这番景象,心中十分迷惑……
  • 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别后便登上布桥,耸身一跃上了空际,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来,范小仙也堕入水里,狂风挟着巨浪两三卷,人和布都消失无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