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俄伊土三国轴心出现 美国面临挑战

人气 2730

【大纪元2019年10月06日讯】(大纪元英文记者Venus Upadhayaya报导/高杉编译)近期所发生的针对沙特石油设施的袭击事件,使中东地区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表示,该事件背后所浮现的来自伊朗及其代理人所构成的挑衅,以及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之间日益增多的互动,成为“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美国在该地区面临的最大挑战”。

位于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简称INSS)的高级研究员、退役上校埃尔达德•沙维特(Eldad Shavit)对该问题表示说,伊朗最近的袭击导致美国无法从该地区退出。

伊朗一直是美国在中东地区面临的主要挑战,一份来自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 CSS)的分析说,美国2017年的国家安全政策中17次提到伊朗,并表示将优先考虑防止“任何敌视美国的势力”在该地区占据主导地位问题,这里指的就是德黑兰。

沙维特对此表示:“川普(特朗普)总统已经明确指出,美国对中东石油的兴趣已经减弱,他不打算派遣美国军队参与保护中东国家的武装冲突。”

沙维特说:“然而,所发生的(袭击)事件和与伊朗之间的冲突使得美国政府很难执行这项政策,美国不得不采取相应措施,包括最近在违背其意愿和利益的情况下,增加在沙特阿拉伯的军事力量。”

曾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政府任职5年的分析师兼作家埃尔比勒•古纳斯蒂(Erbil Gunasti)对该问题表示,当川普入主白宫后,“美国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 … 就成为了川普所面对的快速增长的问题。”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政府开始在所有经济领域都大力打击伊朗,并将不得不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直到伊朗能够得到约束。”

川普就任后,宣布美国退出2015年的旧伊朗核协议,并于去年开始重新对德黑兰实施制裁。此后,他还逐步加强了对这个伊斯兰政权的制裁。

川普9月23日在位于曼哈顿的联合国总部对此表示:“他们所使用的核设施不允许我们进行检查,这算什么协议? 还有弹道导弹——他们仍被允许进行弹道导弹和其他武器的测试。”

2月11日,川普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列为外国恐怖组织。在一份声明中,川普说:“伊朗不仅是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而且伊斯兰革命卫队积极参与、资助并将恐怖主义作为治国的工具。”

美国塞勒姆州立大学(Salem State University)公共与全球事务中心(Center for Public & Global Affairs)主任萨萨西瓦姆(Kanishkan Sathasivam)对此表示,伊朗目前是中东地区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近几个月来,它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这四个‘有争议’国家的盟友和代理人也一直在稳步获得更多权力。”

他解释说,由于美国的经济制裁正在有效压制伊朗,德黑兰明白,他们目前的强大立场可能会“转瞬即逝”,“因此,他们可能会受到某种想法的诱惑,即趁现在仍然拥有的自己的优势地位,展开攻击行动。”

穆达西尔•夸马尔(Muddassir Quamar)是沙特阿拉伯费萨尔国王伊斯兰研究中心(King Faisal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Islamic Studies)的访问学者,也是新德里国防研究与分析学院(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 Analyses)的研究员。他对此表示,在与伊朗及代理人打交道方面,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安全政策没有发生明显变化。

他说:“在对付伊朗及其代理人日益增长的地区影响力方面的显着变化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实施了更严厉和非同寻常的经济制裁,并使得伊朗无法轻易地在整个地区组织和增强自己的代理人。”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 CSIS)对该问题表示,美国的制裁已经影响了伊朗的经济,“伊斯兰革命卫队特别容易受到经济放缓的影响,因为它拥有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和基金会,涉及从建筑公司到石化和水泥公司的很广范围。”

然而,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同时表示,尽管美国退出了核协议并重新实施制裁,但伊朗在该地区的激进主义活动仍在增长,伊朗还正在该地区建设可快速运送战斗人员和战备物资的桥梁。

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轴心显现 危机四伏

萨萨西瓦姆还表示,此前的奥巴马和现在的川普总统所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土耳其与美国和西方阵营日益疏远。他说,这是“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美国在该地区面临的最大挑战。”

古纳斯蒂表示,在近两年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密,三国最近在安卡拉举行了第五次会晤。

“由于当时的奥巴马政府的做法,土耳其开始同美国疏远。川普总统从第一天就任开始就一直与埃尔多安总统保持着开放的沟通渠道。从那时起,作为两个在过去大约20年时间里的长期坚定的盟友,双方正尽可能地弥补着奥巴马政府所造成的破坏。”

他说,如果川普能够和埃尔多安继续经常交谈,美国将保持其在中东的超级大国地位。“伊朗将继续是美国在该地区外交政策目标的最大问题,美国的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就是与土耳其合作。”

他还说:“如果没有俄罗斯或土耳其与美国合作,我们所知道的伊朗问题将永远不会结束,不管是伊朗核问题,还是也门战争或沙特阿拉伯无人机袭击背后所透出的伊朗威胁问题。”

萨萨西瓦姆表示,正在形成的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之间的轴心国关系更像是一种利益联盟,而不是真正的联盟。他建议川普继续保持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沟通渠道畅通。

他还指出:“土耳其与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和库尔德问题上仍存在重大分歧。同时,土耳其仍然是北约成员国,因此它不可能在不离开北约的情况下加入一个潜在的敌对联盟。”

他说:“所浮现的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之间的轴心国关系甚至可能会引发战争。我的意思是,比如,如果伊朗高估了它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结盟,会因此更愿意或更大胆地采取行动,去突破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甚至美国的红线,这可能就会引发一场误判导致的战争。”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沙特国防部:无人机和导弹碎片证据指向伊朗
蓬佩奥:美国旨在避免与伊朗开战 已采取措施
伊朗袭击沙特炼油厂 英有望加入美军事力量
偷运伊朗石油 5中国人和6实体被美制裁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小拜登录音泄与中共间谍合作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有冇搞错】拜登中国生意危害美国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猎狐行动令人发指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永远不要社会主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