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强党的领导”遏不住经济颓势(下)

【内幕】十九大分水岭 习近平掌权后陷困局

随着中共各派与习派势力的此消彼长,“十九大”之后,习打着原教旨主义旗号,维护中共不倒台的意图表露无遗。(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气: 155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从2012年开始,中共就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在“十九大”(2017年)之前,习打着这种中共原教旨旗号,清洗江派势力。但是2017年以后,习获取大权后,这种做法越来越让中国人和美国人反感。

习越来越多引用中共原教旨主义的话

10月1日,中共建政70周年大阅兵在严重的阴霾下举行。当天,习近平发表了讲话,他称,“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等。

9月3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一个培训班开班仪式上要求官员“该斗争的就要斗争”。在新华社2,000多字的通稿中,习提到“斗争”这一词多达58次。

像这种“斗争”、“坚持党的领导”这些话,都是中共原教旨主义的内容。这些说法目前越来越多地出自于习近平之口。

这种迹象从中共“十八大”后就出现。刚开始的时候,习利用这些打击政敌,清理腐败分子,并击破中共内部各个派系。随着中共各派与习派势力的此消彼长,“十九大”之后,习打着原教旨主义旗号,维护中共不倒台的意图表露无遗。

为何习会走上这条路?这与近30年来中共内部的演变有关。

香港成曾庆红势力范围 中共内部各“独立王国”出现

上世纪90年代时期,在江泽民权力越来越大之后,开始实行“贪腐治国”,有港媒形容为“只要忠于江,再贪也平安”。江利用手中权力与中共各势力集团整合后,形成了党内最大的“上海帮”、“江派”。

“闷声发大财”这句话是江泽民在2000年讲的,之后成为当时中共官场的常态。“十八大”之前,大陆的央企和国企一直被江派权贵利益集团垄断掌控,连香港都成了一个“独立王国”。

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是中国的“石油帮帮主”,中海油是曾的发迹地。曾庆红之子曾伟曾试图通过鲁能事件侵吞700亿人民币。前几年,澳媒报导曾伟在澳购置千万美元豪宅。

自2003年起,曾庆红主管港澳事务多年,驻港机构均是曾庆红的势力范围。香港也成江派大老虎们敛财及洗黑钱要地。

习近平在2007年成为政治局常委时,曾分管香港事务。香港政界流传一个说法,习近平感到香港如“水泼不进”的铁桶王国,在大陆利益集团、香港本地一些大财团,以及香港政界高层的三大势力结合下,中央的意旨往往受到抵制,难以在港实行。

今年8月有海外媒体人披露,中共的港澳系统非常混乱,长期利益固化,习近平上台之后打乱军队人事,还进行各种错乱的人事改变,但只有香港他动不了。而中共中央港澳协调工作小组的人事和运作方式,使香港这个“独立王国”水泼不进,习近平无法插手。

其他江派家族也有明显的势力范围。

近期,有海外人士曝光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达5,000亿美元。江家一直掌控着大陆的电信业,江绵恒一度被称为“电信大王”。

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经在石油系统工作32年,中石油及中石化是周永康父子的摇钱树。此前路透社报导,北京当局从周永康家族那里缴获90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

有消息称,江派刘云山家族在老巢内蒙掌控了相当多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包括煤矿、钼矿等等。

习打着原教旨旗号 打破中共内部利益格局

习近平上台后高调“反腐”,已有成千上万的中共贪官落马。同时,习在全面削夺江派在各个领域的权力、击破各个“独立王国”的时候,打的就是原教旨主义的旗号。

随着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对江派贪官展开激烈攻势,习近平多次在内部讲话中引用毛泽东当年的话,批中共官场“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圈子文化”等。

同时,习还通过推行诸如《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问责条例》、《纪律处分条例》、《巡视工作条例》等等,利用中共原教旨规则,收回权力。

习上台后,打掉了江泽民集团的“新四人帮”、“天津帮”、“上海帮”、广东本土势力、“四川帮”、“秘书帮”、“石油帮”、“政法帮”等等。同时,习还在清洗权贵集团在经济方面的“独立王国”。

2012年以来,与江绵恒有关的在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的高管纷纷被查,中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高层频繁换人。标志性的事件是,江绵恒亲信、中国联通前董事长常小兵于2015年12月27日落马。

“石油帮”也遭到清洗。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前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中石化前董事长苏树林等先后落马。

近年来,习当局的清洗还触及到了与江派有勾结的太子党权贵集团的利益。

去年3月,中共官方宣布接管安邦保险集团。安邦控制人、邓小平孙女的女婿吴小晖被指多个权贵家族的“白手套”。吴小晖去年被判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人民币。今年9月当局再追缴其752亿元人民币资产。

由于习举着原教旨的旗号,江派在中共内部暂时对习的反腐运动无可奈何。

“十九大”成习掌权的分水岭

“十九大”之前,外界对习普遍的看法是:习近平要反腐,所以必须集权,不然反腐会遇到阻力。甚至还有乐观的说法认为,习最终会走上民主的道路,“不能看习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但“十九大”之后习的所作所为,不断“左转”,令传闻不攻自破。在“加强党的领导”的思路下,习当局仍在打着中共原教旨的思路做事,对中国社会从政治、经济、言论等方面全面收紧。中共的触角延伸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

目前在经济领域,规模大一些的企业都设立了党支部,连外企也没有幸免。在政治上,连公开批评今年“十一”阅兵的两名网民,都遭到中共的拘留。

去年3月,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由于对中共期望彻底破灭,美国失去耐心,川普在同年发起与中共的贸易战

政、经两界对中共失信心

9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以55岁的年龄退休。9天之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卸任腾讯征信的法人一职。9月20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卸任联想(天津)法人职务,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

巧合的是,随着民企的知名人物一个个卸任,今年9月20日,中共杭州市委、市政府向阿里巴巴、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娃哈哈等100家重点企业派驻100名机关干部作为“政府事务代表”,时间为一年。

中共此举被认为是未来将对民企实施更多控制。

过去几年,阿里巴巴一直在向中共表忠,但这次仍未能躲过。据公开资料,阿里巴巴已投入百亿参与中共“扶贫”。2011年,马云以“维护国家金融信息安全”为由,把支付宝从阿里剥离了出来。马云甚至还说,“只要国家需要,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今年6月,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的前秘书李剑阁在北京举行的一论坛上发表演讲,公开透露中共官员精神状态有问题,基本上是不作为。

财新网曾援引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的话称,中共国务院通过督查、审计和监督的途径,“要彻底解决这些不作为问题很难。”

朱镕基的另一名秘书,前中共财政部部长、中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近年来也曾多次批评中共政策,他在今年3月初的中共政协会议上,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曾批“中国制造2025”,指自己“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个计划”,因为政府要对特定工业大量补贴。这个为了振兴中国工业的蓝图,其实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江浙私营企业主70%移民

近期,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于2014年在天和智库学术沙龙上题为“江浙70%私营企业家都移民了”的发言稿又在网上热传。

周天勇在发言中说,“我们江浙这一带的私营企业家70%多都移民了,自己移民,产业移出,资金转走。很多是在国外投资超市,加油站,餐馆,中国的钱出去投资这些和中国产业经济一点关联没有,对中国增长一点作用没有。”

“为什么天天讲那些东西呢?你还是嫌钱走得不多吗?……不能按照阶级、私有化这些理念来处理问题,否则他就逃了,这种情况太多了。我们从经济运行这一块着急,我们研究经济的人对这个事儿很着急,每一次理论争论逃走一批资金。”周天勇批评说。

“加强党的领导”思路用于香港 遭强烈反抗

习当局也尝试将“加强党的领导”思路用于香港,港府在6月强推《引渡条例》,结果遭到港人的强烈反抗。港人至今已经举行了多次百万人级的游行示威。

目前,香港警民撕裂严重。10月4日,港府已经实行了《反蒙面法》。但是港人誓死抗争的行为更为激烈。

虽然香港乱局不断,北京当局仍在火上浇油。

9月12日,路透引述3名国企高层的消息报导,近期在深圳举行的一个会议上,接近100个中国最大国企的高层出席会议。在会议上,国企承诺对香港主要行业做出更多的投资,包括房地产及旅游。该次会议由中共国资委主办。

其中一位知情人说,会议要求中国国企不仅要简单地持有香港企业的股份,还要寻求控制港企,并在这些企业中拥有决策权。与会的国企高管知情人告诉路透社:“香港的商界精英显然做得不够。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是我们中的一员。”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从路透社的报导中可以看出,习当局仍试图将中共原教旨主义加诸于香港。这种陆资企业控制港资企业的做法,就是“加强党的领导”在经济上的思路体现。

李林一认为,也许习当局要求港府强推《引渡条例》,包含了震慑曾庆红在港势力的初衷,含有内斗的成分。但是从中也可以看到,“加强党的领导”的思路,在香港和大陆都是多么不得人心。只是在中共高压控制下,人们不敢公开出声反对。习出于维护自己权力的需要,硬撑着中共,但中共倒台的大势并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10-11 10: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