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一再调降社保费率 折射养老金危机四伏

中共人社部调降社保费率、暂缓实施保费强制征收,但整体经济环境下行,企业关厂注销日益增加,养老金问题也将浮现。(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9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常春、陈汉、林岑心采访报导)今年5月起,大陆调降社会保险缴费率。所谓的调降社保费率,是指将企业雇主缴纳的养老金保险占员工个人工资的比例,从过去各省市规定的约在19%~20%不一的缴费率,调降至16%。不过,这个调降社会保险缴费率的举措,对于企业雇主来说,还是难以经营困难的压力。

五险一金+强制征收 民营企业爆注销潮

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部长张纪南称,降低社会保障费率是企业最为关心的减负内容之一,预计今年全年社保降费总额将可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以下同)。陆媒报导说,这是2015年以来第五次调降社保费率,也是降幅最大的一次。

就在这波针对社保费调降前不久,公司对于社保费的缴纳政策有两大争议,一是,“五险一金”外加其它名目繁杂的税收,已经搞得企业经营不下去了;二是,社保费用原本由公司上报人社部门,将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亦即社保费一毛都不能短少了。

大陆媒体报导,赶在2019年1月1日税务局征收措施上路前,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爆发了公司“注销潮”,尤其北京从每天约500家公司注销,暴增到2000家左右。

大陆财经专栏作家、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撰文指出,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税负沉重,2017年中国企业综合税负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2,其中社保费率排名第2。若在没有费率调降措施的情况下,这些增加的企业成本将抑制经营和投资。

根据网友公布其薪资所得(以北京为例),税前薪资是10,000元,个人缴费(养老保险金8%、医保2%、失业保险0.2%、住房公积金12%),再加上所得税,缴纳税费占比23%,税后实领7,700元。

而企业在支付1万元的薪资外,五险一金(养老保险19%、医疗保险10%、失业保险0.8%、工伤保险0.4%、生育保险0.8%,住房公积金12%)约占薪资的43%、4,300元的成本。这波的费率调降,即指企业支付的养老保险费率由19%(有些省市是20%)调降为16%。

降税减负、调降保费难解经营压力

另有企业家透露,企业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和17%的增值税,还有城建、土地使用税、教育附加费、水资源费等,有人算过,“税加费”零零种种的名目,最高竟多达70多种。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今年5月上路的调降社保费率,主要是想降低“五险一金”的企业负担,目的在于刺激经济。

他表示,因为中国企业外移、中国经济衰退得非常严重,制造业指数一直在降低,采购经理人指数也在降,出口市场、经济前景不妙,很多企业在抑制生产、很难营运,现在中共想通过对企业减负的方式来刺激经济增长。

那么这项被人社部视为对企业的减负成果,到底对民营企业有没有帮助呢?大陆民营企业家文瑞对大纪元说,“没什么帮助,因为保费的费率是降低了,但是将平均工资抬高,这平均工资是由国家统计局制定的,还是得缴那么多。”

文瑞以当地为例,人均月工资5,000元,今年将平均工资提高到8,000,那么要缴的保费就更多了。“所谓的平均工资,他们也没有去查,都是由统计局规定的。”

一些民营企业因经营困难申请注销。图为2019年1月北京仲裁委员会出现的排队人潮。(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不比国企可承接铁公基项目 民营企业负担太重就关门了

而中共国务院原订2019年1月1日社保费用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的安排,在引发中小企业“注销潮”后又宣布暂缓,但西安、重庆两地仍于今年3月、5月陆续出台此一政策,令企业担忧这项安排会不会在全国范围内卷土重来?

文瑞认为,未来是否会在全国普遍推广还说不准,“现在经济在衰退,如果要由税务局强制征收的话,那一分钱也跑不掉,可能很多私营企业就不帮员工买社会保险了,有些员工自己也不要,不想从基本工资里扣除8%。那一些小企业、微型企业,如果感到负担太重,就不做了、注销了。”

文瑞无奈地说,“中共制定的法律是严刑峻罚,如果按照它制定的法律(税收名目缴纳)每个人可以去上吊了,根本经营不下去。它是先制定,再放宽一些,让你(雇主)活得下去,一旦它(政府)想要拿钱的时候,就把这法律勒紧一点,让你晓得厉害。”

文瑞说,中小企业本身做的是边缘项目,不可能像国企一样承接到铁公基等大项目,本来就没什么利润可言。“那现在政府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因为经济衰退,不得不对私营企业的税务征收放水,不然企业注销会更多,失业会更多。”

中国冤民大同盟总干事张兆林对大纪元说,养老金制度中最让人民不满的是“双轨制”,过去公务员不用缴保险金,退休金却拿得高,现在公务员也要缴养老保险,但退休金仍是企业退休人员的两三倍。

“我们常有句话,有人问你‘你退休前在哪里干?’,若是‘国家公务员’,对方就说‘那好’,如果说是‘工厂企业’,大家就说‘那小娘养的’,也就拿那么一点微薄、温补的养老金。”

受到40年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现有就业人口能缴纳的保费有限。80后能不能领到养老金也成问题。(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不断调降费率+老年化 政府财政难兜底

大陆的养老金费率也一再下调,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年轻劳力下降,及老年人寿命延长的影响,今年4月,社科院报告指出,中国养老金到2028年就可能首次出现负数,到2035年会破产。

谢田表示,养老金一直处在很有问题状态,入不敷出,被高级官员擅自挪用,贪污、投资失利等问题,不断亏空,最后还是由中国老百姓埋单。

文瑞也预估,目前在财政还没枯竭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财政转移,从国库转移资金,来救养老金。若国家财政都发生危机,那退休养老金都领不下来了。

“现在政府的财政明显不好了。”他在实际的生意往来中,发现政府在缩减开支、删减一些项目,“在中国最容易生存的是政府,如果政府都不好过,民营企业会好过吗?”

“原有的经济模式不可持续,经济衰退比政治矛盾的危机更大,再加上美中贸易战的影响,现在是内外交迫。”文瑞说,现实中,他遇到一些做生意的,都做不下去了,高额债务的经济模式不可持续,劳动人口减少,80后退休后领不领得到养老金都成问题。

共产党只求自保 老百姓养老金恐成问题

张兆林说,“政府根本没在管吧,反正我们这社会已经到了危险边缘,国家的经济已经都是‘寅吃卯粮’。”“很多省市都成问题,那怎么办?老了,要活命,也只能出来抗议呗。”

谢田认为,中共政权恐怕也没办法做长远打算,整个政权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七十年的大限、美中贸易战这关怎么过去?官员想的是如何保命、跳伞,做好准备,至于老百姓退休后,养老金够不够?能不能拿得到?应该也没在通盘考虑了。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0月号/第12期 #

责任编辑:林匀

评论
2019-10-12 4: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