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后 港人连四天抗争 警狂放催泪弹

人气 1417

【大纪元2019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香港报导)10月4日至10月6日,香港市民连续三天大规模上街游行抗议《禁蒙面法》等恶法,游行队伍从铜锣湾的Sogo出发绕港岛进行。警方三天镇压的力度也是逐步升级,6日警方在港岛密集狂放催泪弹驱散抗争人群,甚至进入香港大学内抓人。7日,太子站、旺角一带民众与警方多番较量,直到午夜都没有停止。

禁蒙面法推动组”提前一天引导舆论

香港原本的局势就已经动荡不安,当一批建制派议员等人10月3日(上周四)宣布成立“禁蒙面法推动组”召开记者会时,有记者就质疑问,他们是否获悉政府要通过《禁蒙面法》,所以出面组织这个推广小组。同时多家港媒记者表示推动《禁蒙面法》,有没有考虑过会加大香港社会的乱象,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回应,“香港社会现在已经很乱了”。

就记者问警方是否也应该同样受制此法,葛珮帆多番强调警方是执法,蒙面不能相提并论。

这次的“禁蒙面法推动组”的记者会,现场到了一大批大陆记者,他们排长队直接拿访客证,而不是通常手续比较复杂的采访证,令采访现场人挤人,连插足都显困难。

同天也传出最快隔天(10月3日)港府召开特别行政会议拟引用《紧急法》就《禁蒙面法》立法。

民间连续数天上街抗争

10月4日(上周五),民间通过社交媒体互相联络自发聚集中环的遮打花园举行“全民蒙面日”集会,并围绕港岛游行抗争,希望表达强力的民意阻止该项立法。

一部分人游行回到了遮打花园,而另一部分人则滞留在干诺道中,并在周边的马路设置路障,阻止车辆通行。

下午4时左右传出林郑月娥宣布《禁蒙面法》从10月5日零时开始生效后,更多的人聚集在干诺道中,并占领了更多的与其垂直的马路。抗争者将天台顶挂的中共建政70年的庆贺的巨大横幅扯下并焚烧。

傍晚后,抗争者开始游行前往铜锣湾。更多人获悉《禁蒙面法》5日立法生效后,包括太古、荃湾、黄大仙、沙田、屯门、将军澳、元朗、香港仔、天水围、马鞍山、旺角等区出现民众上街抗议堵路。

10月5日(上周六),地铁线全线关闭。原本网上的宣传图是全民休息日,很多人打算周日展开百万民众上街抗争,不过由于这次反送中的民间抗争没有大台,所以周六照样有民众上街游行抗议。

这次游行从铜锣湾的Sogo开始至港岛的遮打花园及边上公园,大部分人游行结束后离去,一部分年轻人仍留在那里高呼口号表达不满,他们唱讽刺警察的歌。

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男孩,骑在同学的肩膀上,希望将自己四百多元的一顶安全帽给雕像戴上。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后来有人递给他们一个竹竿,借助工具试了几次成功了。现场给予雷鸣般的掌声和喝采声。

估计现场有特工或便衣警察,没多久,防暴警察突然降至抓学生,学生们逃离公园,防暴警察一路猛追抓到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边上的民众劝说警察放人,说你们抓错人了,而且只是小孩好玩而已,并没有破坏任何公共财物。警方只当没听到,喝斥现场民众和记者,态度极其恶劣。

同时警察还在中环地铁站门前抓了一名上年纪的男士,将其双手反扣带走,激起了现场民众的愤怒。

当晚越来越多的人聚集港岛继续展开大游行抗议恶法,也遭警方催泪弹的武力镇压。

10月6日(上周日),除了维园的“追究警暴 守护记者-立即起诉开枪警察”集会外,民间自发号召百万人上街大游行,下午2点从铜锣湾Sogo出发至中环的遮打花园。

当天尽管雨下得很大,绝大多数地铁站都不开放情况下,仍然有很多民众参加游行,人们搭巴士加步行到中环、金钟加入游行队伍。

由于游行民众人数很多,金钟、中环的最主要马路都被民众占据,一望无际。尽管金钟附近的很多行人天桥被防暴警察和速龙小队的警察一座座直接占领,但是游行的民众根本就当他们不存在,一路高喊口号直接针对《禁蒙面法》和警方暴力,直接骂,期间还唱改编的骂黑警的歌。

金钟人行桥上警方的警告声只能遭到民间的起哄和嘲笑。警方一度在中环投放催泪弹,但只是阻挡抗争者一阵子,等催泪弹的烟雾消失后,被断的游行队伍再度汇集一起,继续往湾仔方面前进。

警方望着这无边无际的游行队伍,也不敢像通常那样下来清场、直接驱赶抗争者的方法,就向在湾仔的游行队伍龙头展开了前所未有力度的打击,进行催泪弹攻击。从天空、从地上、左边、右边全面开花,刚开始一批抗争者还能用各种快速方法将催泪弹熄灭,或直接扔到边上的草丛处,但随着密集度发射,满天的烟雾,众人都吃不消,开始不得不撤离现场。

当天黄大仙、旺角、尖沙咀等多地也有民众遍地开花进行抗争。

10月7日周一,香港地铁站还是多处关闭,即使开放的地方也全部是晚上6点就停止服务。

太子旺角 抗议者跟警方玩迂回战

连续数天的抗争,很多人都疲惫,尽管民间社交媒体发出10月7日全面休息,但是晚上旺角、太子站一带还是有千人游行抗争。他们与警方展开了迂回战。

太子站旺角警署出动大量警力的情况下,人们就散开,远距离跟警方继续叫板,一度也吃催泪弹。等防暴警察和速龙小队坐进警车后,一下子又聚集成游行队伍,一边设置路障一边从太子站往旺角方向前行。他们一路高喊口号到旺角时,大批警力再度出现,抗争者再四处散开,令警方找不到具体方向。这样来回两次后,警方干脆分几波力量,在十字路口的四面布置警力,然后,四处追击抗争者。

由于当天抗议活动主要在这个地带,所以现场很多媒体,几乎把警方与抗争者做了隔离。警方非常凶恶地对待记者,推搡、甚至举起警棍几乎就要落下来,有个别记者也忍不住跟警察吵起来了。本记者也被警方推搡、手臂被弄痛,摇晃一下没有跌倒,身边的女记者同行关切问,你还好,我点点头。

但旺角再一次警民冲突时,本记者就没这么好运,警方推搡过程中,记者后退,不清楚背后有一个小三角不平,后背着地,左手上拍摄照片的手机及右手直播手机都摔到地上。边上的两名记者同行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将记者拉起来,怕被别人踩到。因为现场很危险,所以没能立即取下防护面罩仔细看手机。

等冲突平息一阵后,在边上餐馆吃饭时发现,其中的拍摄照片手机壳背面一个角被摔烂、正面玻璃屏幕被摔裂开了几处。另一个苹果手机屏幕保护膜被摔裂开了。

当晚,光旺角一个地方一段时间内,警方就抓了好几个学生,但是并没有影响其他学生的继续抗争,直到午夜抗议者都没有散去,跟警方进行迂回战。

香港青年:趁我们有力量还年轻走出来抗争

遮打花园参加全面口罩日活动的一名女青年莉莉(化名)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禁蒙面法》还不是主要的,我们针对的是《紧急法》。只要动用了《紧急法》,她(林郑)可以任意推出很多其它的条例,比如23条也是,她会用《紧急法》去通过。

她还表示,香港一国两制,说是给予人民去选择,但他们(当局)完全没有给我们去投票,直接用《紧急法》去通过。

她强调,“香港已经不是民主的社会,林郑只是口头上说,她会听取大家的意见,当二百万人上街、甚至三百万人上街,她也不会听取我们的意见。她只是中共的傀儡。”

她边上另一面女青年(珍妮)说,“如果香港不是变成这样,市民那么多活干,为什么要来抗争?!政府如果不是这样耍我们,是不会有这么多人那么坚持。本身香港是一个民主的地方,现在连民主都没有了。(政府)次次在电视上说了这么多废话,我们都不相信。抓了这么多的人,大家非常愤怒、生气。(政府)从未想过他们做的事情很没道理。”

莉莉补充说,尽管白色恐布越来越严重,但是不去争取,五十年后香港会变成现在的中国。“现在趁我们有力量、年轻走出来抗争,争取我们所要的东西。”

珍妮还说,我们已经抗争三个月,为什么现在推出这个《禁蒙面法》,令更多的人愤怒而走出来。有的被抓的人只有十岁,他们应该是读书长知识,享受童年,而不是上街罢课、抗争,牺牲他们的自由和童年。

“修例是林郑提出来的,现在林郑退缩和推卸责任,没有办法使香港变回正常。其实在五年前雨伞运动的时候,已经在香港人的心底里种下了种子。当时有很多年轻人走出来抗争,争取真普选,而政府没有回应,只会去镇压那些年轻人。”

另外她还强调,“我们香港奶粉被卖光价钱变贵,我们的楼价也被大陆人抬高……,生活越来越辛苦,这也是香港人走出来的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禁蒙面法生效 未来局势十大预测
《香港临时政府宣言》疑中共渗透 抹成港独?
【新闻看点】越闹越大 林郑听命北京走上不归路
要求上报戴口罩学生人数 香港教育局被轰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