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教协副会长:《禁蒙面法》加剧社会对立

叶建源议员表示,推《禁蒙面法》只会令更多人反抗。(孙明国/大纪元)
人气: 7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至今4个多月,但港府坚持不接受港人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暴行为等诉求,并升级镇压力度,双方冲突越演越烈。日前,一名18岁中学生被警察实弹射中左胸,前行政长官梁振英随即发信要求校方开除该“暴徒”的学籍,教育局也向全港学校发信,称因应《禁蒙面法》生效,学生在校内外均不得以任何方式遮盖面孔,对此,香港教协副会长叶建源予以强烈谴责。

在香港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就读的18岁中五生曾志健,10月1日在参与“反送中”运动中,被警察近距离实弹射中左胸,引发国际社会震惊。然而,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却致信校方,要求立即开除曾志健的学籍,并称曾志健为“暴徒”。

荃湾何传耀纪念中学法团校董会5日发稿,强调曾志健是“何中的一分子,绝不会离他而去”,承诺不会开除其学籍。

对于梁振英的言论,香港教协发表声明,批评梁振英以政治介入学校,充分显示其横蛮本性和对教育界的不尊重。

香港教育界立法会议员、教协副会长叶建源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梁振英要求学校立即开除中枪学生的学籍,非常荒谬,完全违反了教育精神。作为学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尽可能地教育学生,不会离弃学生。曾志健是不是“暴徒”,要经过法庭的审判和社会舆论的认可,而不是某位人士写一封信就能下定论的。

梁振英还说,校长如果没有担当,就要辞职。对此,叶建源表示,梁振英这种指指点点的做法,令教育界非常愤怒,“我觉得整个事件是非常蛮横无理的,我不觉得我们教育界应该容忍或接受这种蛮横无理的干预。”

4日下午,港府还引用《紧急法》推出《禁蒙面法》,规定公众参与集会或游行时不可使用任何蒙面物品,并于晚上12时生效。教育局也向全港学校发信,称学生在校内或校外均不应戴上口罩或以任何其它方式遮盖脸孔,还要求学校就规例通知教师、学生及家长。

对此,教协质疑教育局的信件内容超出《禁蒙面法》的规定,并无限引伸至学校,尤如把学校置身于现时的社会及政治漩涡之中,为学校添烦添乱。

叶建源还指出,政府没有正视社会矛盾根源,特别无视民众要求的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的滥暴行为,而是以粗暴手段绕过正常立法程序,推出极具争议的《禁蒙面法》,不仅无法缓和社会事态,对立将更为尖锐。

“要推动《禁蒙面法》,那你就用一个正常的途径,提出一个法案,然后经过咨询,然后拿到立法会进行正常的辩论,辩论通过,就通过。但(政府)现在是采取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的紧急立法程序,它的说法是有利于所谓的止暴制乱,但我相信,这样的做法会令社会更加动荡,对立更加尖锐。”

而当被问到反送中事件对整个教育系统的影响,叶建源表示,老师和学生都难免会受到这个大事件的影响,这有好处,也有不好处。“好处就是我们看到同学很关心时事,但是我们也觉得,如果能在一个比较安定的环境里,学生有很多其它的事情可以去做,现在变成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同学仿佛经历了很多,整个的成长变得很不一样。”

他表示,现在很多学生不仅受到影响,还走出来参与。他呼吁学生,特别是未成年学生,在做任何事时,都能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去做,如果社会上一些地方发生冲突,也希望学生远离那些地方,以安全为最高考虑原则。

叶建源还希望学生能得到合理的对待,“最近,我们得知有几个15岁的年轻人被警察以假借‘保护儿童令’,迫使他们没办法和爸爸妈妈一起居住,小朋友被放在儿童院内。而且在这过程中,所涉及的一些证据是被扭曲了的,说他们携带武器, 其实并不是武器,‘电筒’被说成是‘镭射笔’,一个普通的‘面罩’被说成是‘猪嘴(防毒面罩)’,这样的情况更让我们感到吃惊。”

他指出,现在的整体情况是警方滥捕、过度使用武力,甚至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学生也可能被告上法庭,用这种法律方式迫使人们惧怕,这样的做法非常不可取。“武力最终不能够解决问题,警方是不是抓满5000人就可以成功呢?你抓了5000人也不会成功的,因为你会激怒更多的人。”

而针对中共将港人反送中归咎于外国势力,或归咎于教育出了问题,叶建源认为,政府试图转移大家的视线,就找个代罪羔羊,说是教育的问题,其实,教协从来没有怂恿学生罢课,也没做过任何所谓推波助澜的事情。说年轻人有问题,其实银发族也一样出来反送中,“整个社会已经很愤怒了!年轻人也很愤怒了,年轻人就会去找他们觉得可以用的方法表达,所以我觉得,整件事情都是在找代罪羔羊而已。”

此外,针对最近有香港中学想取消十一的校内升旗典礼,而招致教育局严厉批评一事,叶建源认为,港府对学校面临的处境缺乏体谅。“十一之前曾经试过,一些学校在唱(中共)国歌的时候,学生就唱另外的一些歌。学校面对很多困难,我觉得政府没必要在这些问题上跟学校斤斤计较,反而应该体谅学校的处境。”

叶建源表示,除了唱不唱中共国歌外,学校还面临更大的问题,比如学校的师生可能有不同的政治信念,那么他们之间如何相处?还有就是在教学上,过去,小学生遇到问题要求助的时候,可以告诉他去找警察,但现在讲到警察这个课题的时候,怎么教呢?同学之间两派如果在课堂上争辩起来,甚至情绪化的话,怎么办?甚至有的学生可能和家里的关系搞的非常差,怎么去协助?学校其实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教育界对梁振英、何君尧等人在这个时候还滋扰学校,都觉得非常厌烦,甚至是非常愤怒的。#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0-09 5: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