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班农:贸易战仅仅拉开美中对抗序幕(中)

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再次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先生。(新唐人)

人气: 53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0日讯】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再次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先生。班农谈到了最近的NBA事件、香港的目前局势、美中达成贸易协议的可能性及贸易战的前景。

美中重启贸易谈判,班农认为,美国的态度不会变。但美国市场为何为中共党企融资,支持中共的美国精英将会被追究责任。如今美中摩擦已扩展到多个领域,已有议员推出的《平等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必须遵守美国规则。

班农说,港人几个月的抗争震惊了世界,香港抗议者的勇敢、勇气和自律,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无能和残暴、林郑的不称职,让世界终于分清了中国人民和中共。而北京需要香港,如果动兵将是中共统治的终结。

以下是访谈录:

接上文:专访班农:港人勇猛抗争 世界认清中共(上)

美中摩擦蔓延到其它领域

萧茗:让我们来谈谈美中贸易战。现在它已蔓延到其它领域。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导,白宫正在考虑阻止美国资本对中国企业的所有投资。您认为这可能吗?

班农:嗯,我想让他们多考虑考虑。我想实际上,他们说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他们(白宫)没有(考虑阻止美国资本投资)。你知道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吧,他是我的一个非常亲密的朋友,我很敬佩的一个人。有一天他出来说那都是CNN的假新闻,对吧?这是……白宫没有人说他们正在这么做。

现在另一份报告是,“嘿,他们实际上正在考虑”。我在你的节目中说过很多次,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战。中国共产党对抗西方。它有许多不同的方面。贸易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也是我们最关注的事情之一。

中国代表团本周末(周四、周五)来华盛顿。还有其它一些方面的事情,货币方面,技术方面,资本市场方面。

美储蓄户为何为中共党企融资

班农:有件事是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提出的,我是当前危险委员会创始人之一。我们向人们道出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人们的储蓄账户将为这些中共国防公司融资,我们的私人股本将为(中共)这些审查公司和防火墙公司提供资金。

中共的公司更容易进入我们的资本市场,而我们甚至不知道所有权在谁那儿。比如说,人们甚至不知道马云实际上拥有阿里巴巴的哪些部分。今天他是首席执行官,第二天他就下台了,对吧?你根本不知道谁拥有所有权。你根本不知道所有权的基本情况,账目又是什么样的。

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这意味着美国的养老基金,那些可怜人的养老基金,他们的工厂和工作都被转移到了中国。

基本上,他们的储蓄和养老金就是(为这些中国公司)融资的来源。这有点像卡夫卡式的噩梦。这就是我们想要告诉人们的:这公平吗?这对人们来说公平吗?我们算什么?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我们的养老基金和储蓄账户之类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帮助中国共产党继续奴役中国人民。现在这一切都公开了。这就是为什么华尔街坐在那里说:“哦,不不不不,你不能碰它。因为如果你动了它,所有这些中国公司的股本都将崩溃,这将伤害到养老基金。”

我想说的是,是你们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步上。让我们把这一切全部透明化。让我们实行全面的问责制。让我们明白发生了什么。正如你所看到的,华尔街的人每天都在发疯。

所以我不确定白宫是否已经签署了这一项。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前几天出来了,米奇在一些中国议题上表现得相当好,但他前几天出来说,“嘿,在资本市场的这个领域……这将对美国的养老基金产生重大影响。也许我们应该慢下来。”

贸易战仅是拉开经济战的序幕

班农:但这是下一个战场(资本市场)。还有华为的技术,中兴的技术,停止强迫技术转让问题,整个中共操纵货币的问题。现在在资本市场方面,这是贸易战的更广范围,那就是正在上演的经济战。感谢上帝,我们终于可以讨论这整个事情了。

两三年前,这些都没有被提及。如果你去看CNBC的网站,我最高兴的是每天早上一半的新闻都是关于中国的不同问题。所以如果你去看《金融时报》,去看《华尔街日报》,去看CNBC……现在在美国,这是每个人都在谈论的话题。

萧茗:所以你的的意思是白宫对此尚未下定决心。你认为……

班农:我不代表白宫。但我想若你有读过文章,这些文章根本没有……我认为你不会看到……白宫方面……别忘了有一部分的责任在财政部身上。财政部与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目前绝对不支持这样做。

我是指,对我来说,到目前为止,美国财政部是中美贸易战中、中共与西方的对抗中最软弱的政府部门。我认为他们至目前为止都太软弱了。因此,不,我尚未听到他们说出有如“嘿!这真是个好主意。我们刚把中共赶出美国的资本市场”。我目前尚未听到诸如此类的话。

萧茗:罗杰·罗宾逊(Roger Robinson,前里根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告诉我,他相信这将会比贸易战更轰动。资本战的影响将会比贸易战更大。你同意吗?

班农:是啊!我想贸易战将……这一切都是整体经济战的表现。但我正好在思考的是科技、货币与资本市场这三方面战争的规模将会远大于贸易战。

贸易战仅是拉开了序幕。但贸易战是这场多维战争的其中一个面向。

支持中共的人将会被追究责任

班农:当你仔细观察,你会问:中共怎么能控制美国的权贵?其实中共没做到,是美国的权贵与中共勾结,狼狈为奸。这在美国将会是一件相当有争议的事。

支持中共的那些人将会被追究责任,他们为何要支持中共?尤其是现在所有的资讯都被公开了。我们知道了活摘器官。我们知道了维吾族。我们知道了中共对藏传佛教徒和达赖喇嘛做了什么。

我们知道中共每天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什么。我们知道中共对天主教地下教会做了什么。我们知道枢机主教陈日君的事,知道监督团体的事,知道人权团体的事,这些都不是什么机密资讯。这些在网路上都有。

那些NBA的总教头真该到网路上看看这些资讯。他们能够上网获取这些资讯。然而他们并不关心这些。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卖球衣、有500万中国观众付费观看网上直播。他们获利巨大。这就是为什么赚钱比那些被迫害的中国人重要的多。

他们(火箭队)道歉,好像他们是中国观众们的兄弟姊妹。我想大声说,兄弟!这些大陆贫穷的人们正在受压迫。就是中共夺走了这些人们的自由和权利。

大纪元报导日益关键

班农:我认为这些都是这场经济战的方方面面,人们最终会看到事情的全貌,并问“这些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对吧?并且我认为这是《大纪元时报》日益关键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你们一直以来都是在报导这些。

起初人们看到大纪元的内容时会说,“嘿,这些人疯了吧?”或“这些人(受迫害的人们)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这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心议题,并且这件事未来的发展,将决定世界能否走向和平、繁荣。

当然,也可能走向相反方向。这一切都围绕着民主国家与中共极权专制政权之间的对抗,围绕着西方世界的自由人民与被中共奴役的大陆人民之间的互动。

在美的中企应守则 西方在苏醒

萧茗: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我还是想再次确认。你认为美国必须往这方向走,发动资本市场的战争吗?

班农:是的,我认为现在就得这么做。我非常支持这个方式。我想所有的……我想我必须先说(关于共产党),我们必须使中国企业遵守那些美国企业已经在遵守的规则。然而我们并没有。

为什么呢?因为华尔街的那些人们正在赚钱,我们必须让他们遵守相同的规则,相同的会计规则、相同的清单列举规则、相同的责任履行规则。我们先让中共…..别再说他们是什么发展中的国家。对吧?

先让他们(中共)与其它国家遵守相同的规则。一旦这么做了,你马上就能够看到他们前后的差距。因此我认为从贸易、科技、华为、资本市场、货币等各方面,他们(中共)本来就该被这么对待。他们(中共)不是想要成为强权吗?

我们这就开始将他们(中共)视为强权看待。一旦我们开始将他们视为强权对待,他们的一切就会开始崩塌。

并且就像我所说的,他们(中共)为什么需要网路防火墙?为什么我们要支持这些?为什么企业……为什么我们的金融公司要这么支持这些?我全面地思考这些事情……这些是大事情。

并不只有我这么想。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们苏醒,并谈论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我认为这个由西方社会展开的强大运动,人们在说,你知道的,我们在中国的兄弟姊妹正在被奴役、被虐待。为何在当今21世纪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平等法案》是拖了太久的折衷方式

萧茗:聊聊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10月8日提出的《平等法案》(The Equitable Act)(如果中国公司不遵守美国证券法,则应将其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我想这要求了在美国的企业,若他们无法提供过去三年经过审核通过的财务资讯,将会被美国除名。整整三年。你会觉得三年太长吗?这将会产生多大的效应呢?

班农:我想我从第一天就开始说了。这是一个拖了太久的折衷的方式。我认为这些审核应该更加严格,且必须立即回溯至前三年。并且我认为这应该用更短的时间来完成。记得当你提到注销在证交所的牌照及下市,这将是真正的崩溃,对吗?

人们会感到严重不满,他们会说:“噢,这些将大跌至零点的股票现在会影响到退休金。”我倒认为,“嘿,这就是他(这些股票)本来的面貌。”你知道的,我曾在高盛工作,在夏季做企业并购案之前担任过公司财务一段时间。我曾在我的公司主持过数个新股发行的案子。

你知道,(我曾从事过)公开交易的证券工作。对我来说,这些信息应该是完全透明的,并且他们(中国在美上市公司)应该具有与西方公司完全相同的、同样严格的审计。我认为卢比奥和他的团队所做的非常聪明。 我认为他们已尝试给予一些回旋余地。 甚至凯尔·巴斯(Kyle Bass,海曼资本管理公司首席信息长、对冲基金经理,曾成功预测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都说这里有很大一笔,我认为这很公平。

我只是觉得这可能会花太多(时间)。我不认为这需要三年,我觉得应该少得多。我认为你(应该)在第一天就告诉人们:“嘿,这是必须要做的,您必须回去、确确实实做上几年的审计,让我们知道这些信息是什么。”

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可照相同标准要求中企

萧茗:您觉得在这方面是否需要更多立法? 我的意思是,为了……

班农:应该用不到立法。 我们有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我认为证券交易委员会(应该)不再发出豁免,对这些(中国在美上市)公司应该像对所有在这些交易所上的公司一样。 我认为任何这种豁免都不应该有。 我不确定实际上是否需要做很多立法。

我最大的问题是SEC的主席杰·克莱顿(Jay Clayton),在所有人之上,(必须)只要开始依照相同的标准来要求这些中国公司。 这是可以采取的行政措施。

首先是H和A,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是吧? 它的真正的所有权归谁?它们怎样融资的?实际拥有者是谁?

在海南的中国人拥有这公司吗?还是王岐山控制着的在纽约的那些个基金会控制着他们?谁控制他们?是不是?关于债券保险公司的问题太多了,所有这些问题都……还有华为。

美欧公司基本信息精确到小数点后第五位

班农:我们甚至不知道华为的持股是怎样的。而有关美国和欧洲公司的所有这些基本的信息都精确到了小数点后第五位。

对我来说,这也应该适用于中共的这些公司。因此,这并不是把它们挑出来加以更严格地限制。实际上,这只是保证每个人都遵循相同的规则,我认为必须是这样的。

华尔街已经在这方面有很大反弹,称此举将使这些公司陷于困境,他们的交易方式会有所不同,会对投资在这些公司的美国养老基金产生重大影响,它们可能会遭受损失,等等。

因此,卢比奥的提议没有得到热情的欢迎。我看他的提案没几个共同签署人,所以不认为这个《公平法案》会在下周通过,因为它不会……

萧茗:不会,它永远都不会通过吗?

班农:我不是说这法案永远都不会过,而是说你的听众不要以为,只要聪明的人和像马可·卢比奥参议员及其团队这样的敬业人士提出了这些建议,那些人就会说,“哦,这太棒了。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呢?”然后努力去推动这个事。

还记得华尔街和公司里的人大概都知道这是个骗局吧?这骗局是让中共只必须提供尽可能少的信息,并创造最大的市值,以便他们的合作伙伴可以分红。这就是大家(我们)支持民主法案的原因,卢比奥和周围的其他参议员在说:“嘿,这必须停止。我们必须进入一个完全公开的制度”。这就是罗杰·罗宾逊(Roger Robinson)所说的。

而且你的听众应该关注他,应该,罗杰·罗宾逊和凯尔·巴斯每天在他们的Twitter上发言,发布信息,不依不饶的。

当前危险委员会正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们非常重视整个资本市场和融资方面。这是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人真正谈论过这些。

萧茗:您如何让SEC承担更多责任。 他们没有表现,他们的借口之一就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 我们正在尝试使用AK 47击落卫星。

班农:我不相信这个说法。 我认为他们有能力这样做。他们只需采取行动。 他们必须回过头来取消这些豁免,追溯之前所做的事情。

但是我认为,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杰出负责人,只是他必须更加专注于这一领域。 我认为关注不够的原因之一是公众的意识不足。 这也反衬出罗杰·罗宾逊和凯尔·巴斯所做的事,是勇者所为。

而当前危险委员会,令我感到非常自豪的一件事是,现在你每次都能看到这种情况……我们正在考虑在华尔街举行另一次会议或研讨,我们今年春天在瑞吉酒店开了会,我们真让每个人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前几天我们在国会山的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的新校区开了一个会,我想我们还应该在再开一个会,因为这事需要不断地往人脑子里进,让人们思考发生的事情。

新唐人《世事关心》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12 10: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