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若众院基于政治敌意推弹劾 参院有几个选择

人气 2259

【大纪元2019年10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lad Hakim/高杉编译)针对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弹劾“狂潮”正在全面展开,众议院的民主党人正处于全场紧逼的状态,下决心要将川普弹劾下台。

但与他们的决心相比,至少可以说,弹劾川普的理由却是很不给力的,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告密者提出的指控展开,而且他的指控还是基于二手信息(传闻)。同时,据称,告密者对总统怀有政治偏见。

虽然众议院有是否进行弹劾的决定权,但按照规则,参议院决定后续的审理和表决。因此,如果众议院所通过的弹劾真的只不过是出于政治动机希望将总统赶下台的话,参议院也有几个选择。参议院应认真考虑推迟审理的方案,或根据总统法律团队的动议立即驳回此案即可。

《宪法》第1条第3款规定:

“只有参议院有权审理和判决所有弹劾总统案。当为此目的开庭时,他们应首先念誓词宣誓。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接受审理时,应由首席大法官主持:未经三分之二的出席的议员们表决同意,任何总统不得被定罪”。

因此,参议院拥有审判所有弹劾案的唯一权力。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弹劾审判不能很快结束。虽然《宪法》提供了一种机制,通过设定一个非常高的定罪和罢免现任总统的门槛,尽可能防止出于政治动机的弹劾,但这并不一定能防止出于政治动机和无根据的弹劾审判而浪费大量时间和金钱。

《参议院弹劾审判程序和惯例规则》(Rules of Procedure and Practice in the Senate)中说,参议院收到众议院关于它将启动弹劾的通知后,参议院需要回复众议院,它已经作好了接受这些并审阅弹劾指控的准备。

然而,鉴于是否进行弹劾的决定完全取决于参议院,参议院可以创造性地“解释”这个规则,而不用去修改规则。

例如,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基斯‧惠庭顿(Keith Whittington)对此建议说:

“参议院的主持官员可以创造性地解释和利用这些规则,以达到在参议院推迟审理进程的目的,多数党的参议员们可以投票支持这样的(推迟审理)裁决。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策略将要求参议员们对推迟投票决议公开投票表决。”

“此外,参议院还可以迅速解决众议院启动的弹劾问题。参议院可以在审理一开始就启动一项驳回指控的动议,理由是这些针对总统的指控不符合宪法规定的可弹劾罪行的标准,而且参议院的大多数成员可以在没有听取证人证词或看到证据的情况下让众议院启动的弹劾动议‘打道回府’。如果大多数参议员认为众议院滥用弹劾权并提出了无根据的指控,那么参议院就没有理由再去通过一项无意义的弹劾审理动议,难道仅仅为了向众议院表示敬意吗?”

当然,虽然参议院可以考虑以上的一些选择,但是在总统弹劾问题上,还有一个额外的问题,那就是首席大法官的确切角色。根据第一条第三款,他将主持总统弹劾案的审理和判决。

虽然推迟审理或提前终结可能会导致危险的先例,但看看现任总统所面临的情况,可能还真的需要采取如此激烈的措施。从川普当选之日起,国会民主党人就威胁要弹劾他。他们不断提出了各种弹劾的可能性,比如指控川普与俄罗斯勾结、竞选资金违规、妨碍司法、薪酬违规,以及最近川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会谈等等。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总统的任何行为可以受到弹劾。更令人担忧的是,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斯(Nancy Pelosi)宣布开始“正式弹劾调查”(如果没有众议院的正式投票,这是毫无意义的)时,并没有事先审查乌克兰总统和川普总统之间的电话通话记录,告密者也未提供。鉴于美国情报部门监察长即将公布有关情报部门在“通俄门”事件前后行为的报告,以及可能存在的《外国情报监视法》被(民主党官员)滥用的行为,告密者针对川普提起诉讼的时机也令人怀疑。

制定《宪法》的先贤们并不希望将弹劾总统的程序变成政治“武器”,也不打算令之使某一方在政治上得分。例如,虽然国会民主党人继续指责川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进行了“(利益)交换条件”,但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和措施来审查针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或其他官员的指控,而他们被指控的行为更加恶劣。

对于这种“选择性执法” ,除了根深蒂固的党派斗争和意图不择手段罢免总统之外,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

如果参议员们认为众议院正在寻求以鸡毛蒜皮(即政治)的理由弹劾总统,那么参议院有几个选择,其中之一就是在审判开始时根据总统律师的动议驳回此案。当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每位参议员都可能要公开投票表态。

这种性质的投票表决可能是危险的,因为目前还不清楚这将在公众舆论的“法庭”上产生什么样的作用。例如,那些支持总统的人可能会赞成这个决定,而那些坚决反对总统的人则会鄙视这个决定。然而,主要的问题是,无党派人士和温和派人士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以及这会对那些公开投票支持或反对罢免总统的参议员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影响。

最后一点,如果有足够多的参议员能够明白,他们永远不会在随后的审判中投票判决总统有罪,那么他们是否值得再去冒险进行公开投票呢?还是说,最好在案件还处于起步阶段时就驳回该案?而且很显然,审理和判决需要大量时间和费用,此外还会对国家和国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结果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伊拉德‧哈基姆(Elad Hakim)是一位作家、评论员和律师。他的文章曾被发表在《华盛顿观察家报》、《每日通讯》、《联邦党人》、《阿尔杰梅纳》、《西部杂志》、《美国智库》和其他在线出版物上。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美情报报告:中共是美国安全威胁之首
香港大纪元印刷厂遭袭击 蓬佩奥谴责
中共公报藏线索 美专家解读习近平不自信
美防长访德 宣布增派五百名驻德美军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泄露真党史惹民反?蓬佩奥或年内访台
【远见快评】美台新规解析 辽宁号泄底网络哗然
【秦鹏直播】美芯片峰会独缺中企 加速脱钩?
【财商天下】限制外资银行 中共怕什么?
【新闻看点】港大纪元报厂遭袭 美军事协防台湾?
《意外》观众反响热烈:《转法轮》救赎灵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