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揭中共法院制造冤假错案六大阴招

人气 1171

【大纪元2019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原中国矿业大学副教授、著名网络反腐人士王培荣接受大纪元专访,列举自己因举报贪官及黑恶势力而遭陷害的假案,揭露中共法院冤假错案套路和六大阴招。

王培荣表示,中共法院制造冤假错案的六大套路具有普遍性。把它们公开出来,希望对犯罪的法官检察官有震慑作用,以后他们就不敢明目张胆地再制造冤假错案。

2012年11月30日,徐州风华园小区居委会刘永修等4名自诉人以诽谤罪起诉中国矿业大学副教授王培荣,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自诉人的诉讼请求,王培荣被以诽谤罪判刑1年6个月。

事件源自2006年,王培荣自这年开始举报风华园居委会刘永修等人。风华园是徐州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小区,住了很多包括在高校中学里工作的知识分子。风华园总共有3500户住户(包括空房),前后三次有3000户居民、业主签名举报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侵吞、私分业主公共收益等。

但这个民告官的案子一直拖着没有立案,法院说要调解。刘永修等5人从2008年开始就以诽谤罪起诉王培荣,提起刑事自诉状,但是泉山区法院认为诉由不成立,也未立案。

直到2012年8月18日,经时任江苏省副省长、徐州市委书记徐鸣批示后,当天就走完了立案程序。王培荣在复印申诉证据时,发现一份公安局关于居委会主任潘增奎有案底的调查说明。后来潘增奎退出了原告行列,起诉时由5人变成4个人。

阴招之一:伪造诉由 偷换概念

徐州市泉山区法院开庭之前,王培荣做了刑事答辩状。第一次开庭,第一项议题就是做了一个裁定,说王培荣反诉刘永修等是黑恶势力、侵吞业主公共财产,原文为“因其反诉的内容不属于自诉的范畴,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反诉受理条件,本院不予受理”。

王培荣说,“他们偷梁换柱,说我反诉他们是黑恶势力、侵吞业主公共财产,这两项实际上是我要证明他们的诽谤罪不成立所提供的证据。”“一裁定不受理后,这些与本案无关了。整个法庭不允许我说话,一说就打断,不允许我向法庭举证他们是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事项。”

王培荣案开庭时,法院伪造其诉讼要求,裁定不予受理,从而致使其无法在法庭上举证。图为徐州市泉山区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受访者提供)

“他们用逻辑学在开庭的第一项中就做了个陷阱,伪造我的诉讼要求,这就是制造冤假错案的一个套路。也就是说这个成功了,整个冤假错案就定了,因为庭审整个过程中不让你举证、指证。”

原北京刑辩律师卢伟华分析此案时表示,本诉和反诉必须要在事实方面具有非常密切的关联性,抵消对方的诉讼请求,一般适用于民事诉讼,一般不适用于刑事诉讼。刑事诉讼抗辩的理由应该是看其理由是否真实存在。

卢伟华说,“法院偷换概念很正常,因为法院很多的判决非常简单、野蛮。如果是帮对方的话,可以把你想说的东西都不说,把对方想说的东西都说出来,然后偷换概念,把哪个地方改一下,外行看不出来。美国的判决书就像一个论文一样,为什么赞同或不赞同论述非常详细;这个判决书就不一样,一句话就反驳了,理由、原因、事实都没有。”

阴招之二:毁灭证据 伪造证据

徐州市泉山区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王培荣的电脑等物品被以作案工具为由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王培荣表示,“他们通过非法手段没收了我提交的证据备份。交给法院的证据他们掩盖起来没有出示,二审还没有开庭,甚至还没有到徐州检察院的时候,没收了我6套提交给法院的证据光盘。相当于把我能证明无罪的证据全部拿走,包括3000户居民多次举报刘永修等黑恶势力的签名。”

王培荣的证据光碟等都被法院没收。(受访者提供)

“把我家的电脑、业主委员会办公室的电脑、学校办公室的电脑都没收了,甚至打印证据的U盘也没收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销毁证据材料,让我手上什么证据都没有。”

此外,对方没有一个证人出庭,王培荣对其举证提问他们都不回答。“徐州市审计局出了一个内容虚假的证明,还有徐州市公安局出了一个虚假的证明,伪造证据。”

刑事判决书显示,证人姚桂华(徐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和张蕴慧(徐州市泰山街道办主任)参加了2009年2月在矿大的反馈会议,称当时反馈了相关单位关于刘永修不是“黑恶势力”的调查结论。

对此,王培荣表示,“2009年春,徐鸣带着泉山区委书记董峰和几个公安到矿大,徐州市公安局出面说刘永修不是黑社会,我提出没有进行调查不承认刘永修不是‘黑恶势力’,如果有结论要给我文字答复,他们马上改口说这次不是通报案情,是沟通。”

“这个过程中徐鸣也在,所以我说徐鸣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个副省长、市委书记就为了黑恶势力,赤膊上阵。”他说,“我当场提交举报材料他们不予接收。第二天,我到徐鸣的办公室交给他一套材料,他们也没有找我做笔录、没有启动调查程序。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得到他们的书面答复,公安局给法庭出了一个伪证。”

阴招之三:做成“铁案” 永不翻案

冤案受害人王培荣长达七年申诉,走完法律规定的纠正冤假错案的全部程序,冤案仍得不到纠正。2019年10月14日,江苏省检察院(10690559250931)回复了一个短消息:“因案件已结,不予受理,请您息诉息访。”

王培荣指出,用流氓手段把中国法院刑事造假第一案放进“保险柜”,成为永远进不了纠错程序的“铁案”,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

“他们就是不启动审查、不回复、不受理。按照法律要求你必须启动,用拿不到台面上的规定,就说审查过了,不再查了,不管审查是对是错。他为什么敢这样说?只要错了一次,他们就不查了。”他说,“第三巡回法庭有一条(规定),他们不回复的,哪怕是违法的、造假的,绝不可能让你再审。”

“也就是说,只要冤假错案做成以后,它就是进了‘保险柜’了。这种形式对中国的法治破坏是很严重的,一个冤假错案明目张胆可以做,做完之后进入保险柜,无法再启动审查。如果查出来一个,就推翻了‘十年没有冤假错案’的调子。所以从上往下阻力很大。”

阴招之四:打击报复 陷害举报人

王培荣因举报徐州市市委副书记李荣启,曾遭国保24小时监控长达九个月,直至以风华园案入狱。王培荣曾把李荣启的亲家举报其贪污的材料在网络上公开过,李荣启指挥公安删帖。国内多家媒体曾要报导,均被李荣启用钱行贿后撤稿。

王培荣说,“我对法院、检察院的害群之马一直在举报,包括江必新。按理来说,有关部门应该来调查。我用多渠道(通过电子邮件)举报,已经超过60多万封举报信了,每个礼拜有100多封纸质举报信寄给中央各级领导、法院、省市里的,实际上只要有一个人仔细看,这个案件很容易看出来问题,他们不做。相反,他们层层作假、掩盖。”

他表示,风华园的事情后来不了了之,黑恶势力还在。今年5月份他向中央扫黑办举报后,徐州市又作假了。层层下转给徐州市泉山区泉山派出所来进行处理,到上海来做他的笔录。“这些人原先就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由保护伞来调查向其举报的黑恶势力,很荒唐。”

阴招之五:“中国没有刑事冤假错案”

2018年两会期间,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在港媒now新闻的采访中称,中国近十多年来“可以说已没有冤假错案”。“纠正不少上世纪90年代形成的冤假错案。”

王培荣认为,所谓“近十年中国没有刑事冤案”,如同“中国医院近十年没有医疗事故”一样荒唐。众所周知,周永康搞“命案必破”,免不了有冤假错案,而且官方承认了这个时候冤假错案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就正发生在近十年,到2018年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告诉媒体“近十年中国没有刑事冤假错案”。2019年,江必新又把“纠正冤假错案”改为“纠正冤错案件”,因为假案就是他们公检法制造的。

他指出,中国现在造假成风,不承认冤假错案,而且把假案故意剔除。江必新是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的庭长,管江苏等五省。他提出“纠错和维护裁判权威并重”,“维护正确裁判的既判力”。捍卫所谓判决的尊严,以此拒绝纠正冤假错案,他没有维护法律的尊严,他维护判决的尊严,判冤假错案你哪来的尊严?

阴招之六:撑保护伞 用“优秀法官”掩盖

2016年12月28日,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在江苏省南京市挂牌成立。王培荣在新年办公的第一天去举报,发现五个省的刑事审判只有仇晓敏一个人办理。按理三个月答复,她一直拖。

一个法官告诉王培荣,冤假错案的申诉量很大,成立巡回法庭以前的材料都看不过来。王培荣说,他们只收材料根本不看材料,更谈不上平反。

后来,第三巡回法庭回复王培荣不予受理。王培荣认为,你可以拖,但不能造假掩盖冤假错案,那就是主动犯罪了。“我向一审法院反诉,江苏省检察院已经查实我向一审法院提出的反诉是对自诉人的诽谤罪了,伪造我的诉讼要求,用伪造的诉讼要求做假案,来破坏我的诉讼。”

“她所谓的受理就是把原来的审理再抄一遍。说明只要一审错了,后面全部错。我实名举报她了,有关部门不但不查,也没给我答复,最高法院给她一个‘优秀法官’称号来掩盖她的犯罪。”他说。

王培荣最后表示,“我举报黑恶势力,说我诽谤;制造假案,作假做得很明显。法院是社会的最后一条底线,假案说明中国的法制、公检法问题很大,有冤无处伸,伸冤都伸不上!”#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中共最高法称近十年无冤案 引访民愤怒
徐州卫校强制校内就餐 学生吃出蚯蚓铁钉
大型国企徐州矿务一二把手涉贿 同日获刑
余文生被秘密庭审 许艳控告徐州中院违法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椒盐鱼骨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大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