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人忆柏林墙倒塌时刻 鼓励港人争取自由

已退休的耶娜在勃兰登堡门前参观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艺术作品“天网”。(穆华/大纪元)
人气: 12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穆华德国柏林报导)从11月4日到10日的这一周,德国首都柏林举办了众多系列活动,集中在7个历史地点,纪念11月9日柏林墙推倒30周年。不同背景的德国民众,在不同的活动地点,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们在柏林墙被推倒那个历史时刻的经历,鼓励今天还在奋力抗争的香港民众,不要放弃,坚持和平争取自由民主。

在市中心地标勃兰登堡门前,可以看到美国艺术家Patrick Shearn及其Poetic Kinetics团队制作的艺术装置“天网”(Skynet)。这是由三万余片全息薄膜和单丝线制作而成的作品,上面书写下了人们对和平与统一的祝愿。

东柏林居民:特别激动 孩子甚至都哭了

柏林居民耶娜(Barbara Jähne)前来观看这件艺术品,她告诉记者:“今天当我站在勃兰登堡门前,看着来这里参加纪念活动的人们,看着那些喝着香槟聊天的人们,我有种幸福的感觉。”她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耶娜曾是工程绘图员,后来自己做生意,如今已经退休。两德统一前,她住在东柏林,她还记得当时的情景:“9日晚8点左右看了电视新闻,就是关于柏林墙开放的新闻,我还有点不确定,就去问邻居。邻居也说看到了。”后来她和孩子们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听说柏林墙开放了,人们过境了。我特别激动,非常高兴,孩子甚至都哭了。我对孩子说,‘赶快起来,我们也过去’。随后我和孩子,还有一个同事一起到边境的Sonnenallee大街,想去西柏林。但到处都是人,人多得挤不过去。”

她回忆说,刚开始时,只是边境关口开放了。随后,柏林墙慢慢被拆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份礼物。柏林墙开放了,我觉得非常非常幸福。”

她将柏林墙倒塌和今天在香港发生的民众抗议进行了比较,她通过电视看到了关于香港民众抗议的新闻,她说:“我非常理解,人们希望能生活在自由的社会里。我想说,那里的政府应该改变,变成民主政府。”

西柏林居民:敬佩东德公民 祝愿香港人拥有自由

来自慕尼黑的朗女士(Birgit Lang)特意请了几天假,来柏林参加庆祝活动。这一周的两百多个活动都是对公众免费开放的。让她发愁的是,她想去参加的活动常常在时间上撞车,不知该选择哪个好。

记者在东柏林前东德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总部的露天展览上遇到她。朗女士介绍说,作为西德人,柏林墙倒时,她刚二十出头,根本不相信这堵墙居然会倒,东德这个独裁政权居然迅速倒台。她为柏林墙被推翻这一事件感到骄傲,并敬佩东德公民抗争的勇气以及他们的和平坚忍精神。

柏林墙倒前,当她从电视上看到东德人上街和平抗议时,很为他们担心,因为这让人联想起几个月前在北京发生的天安门大屠杀,中共对和平抗议的学生开枪,让人害怕这一幕会在东德重演,所幸的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由此她想到今日的香港和中国,祝愿那里也能进行改革,往自由民主和法制的方向迈进,这一切在德国已经实现了,希望其它国家的民众有朝一日也能拥有。

亲历者:见证东德民众和平抗争历程

在史塔西(Stasi)总部的露天展览上,为观众解说柏林墙倒塌前,东德民众和平抗争历程的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德恩(Uwe Dähn)。

今年69岁的德恩在前东德出生成长,大学读的是政治经济学,毕业后在东德经济研究院工作,属于体制中的人。但他逐渐认清了共产党毫无人性的本质,加入了民众和平抗议的队伍并参与组织,由此失去了铁饭碗。

69岁的德恩(Uwe Dähn)在东柏林前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总部的露天展览上,为观众解说柏林墙倒塌前,东德民众的和平抗争历程。他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张清飖/大纪元)

两德统一后,他积极从政,曾在柏林市议会担任议员,退休后还担当和东德民主进程相关的城市导游和展览讲解。

他回想起柏林墙倒塌前几周,和其它东德人一起走上街头和平抗议,要求自由民主的场景,“当然我们也害怕,但是别无选择,老百姓不想要那样的生活了,不想由党组织来规定,要读什么样的书,要剪什么发型,要听什么样的音乐,可以拜访什么朋友,当时周边的国家已经开了头,波兰的朋友突然从旧金山寄来明信片,而我却不能走到街对面去,因为有这堵柏林墙在。”

关注香港民主运动 “祝港人好运”

德恩一直关注目前香港的民主运动,他说可惜自己老了,不能到香港去和年轻人一起上街游行了。

但他一直在电视上追踪那里的消息,他从香港警察的做法中可以看到当年东德警察的行迹,比如他们去刺激抗议者使用暴力,装扮成抗议者混入游行人群使用暴力,然后栽赃到抗议民众头上。

他说,当年东柏林有幸受到全世界的关注,美国总统来呼吁戈尔巴乔夫推倒这堵墙,如今全世界对香港的关注可惜不如当年对柏林。

他鼓励香港民众坚持抗争下去,“为了自由和民主,这是值得的,祝港人好运。”

柏林墙倒塌30年 记忆犹新

已经退休的莱曼(Lehmann)是柏林人,两德统一前住在东柏林。他退休前在一家剧院的乐队工作。

已经退休的莱曼参观柏林墙遗址公园。(穆华/大纪元)

虽然柏林墙倒塌已经30年了,但对那天发生的事情他仍然记忆犹新:“晚上大概23点多,我一路走到Sonnenallee大街,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的走路,有的开车。因为那条街上有个东、西柏林的通行口,当时关着。边境士兵们非常吃惊,他们还没有得到命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们慢慢聚集起来,然后大家叫喊着‘打开’、‘打开’,隔离栏杆突然就开了。”

他表示,虽然住在柏林多年,以前也来过这里(柏林墙遗址公园),但今天还是想来看看,感受一下气氛。他晚上打算要去勃兰登堡门,那里有大型活动,包括免费对公众开放的音乐会。

“非常激动,简直难以相信”

达布罗夫斯基(Dabrowski)住在柏林,目前在一家医院从事研究工作。两德统一前她住在西柏林,11月9日她来到柏林墙遗址参观。

她回忆起30年前的情景时说:“当听到墙倒了的时候,我非常激动,觉得这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当时我和丈夫在选帝侯大街的一家电影院里看电影。突然我们听到大街上很吵,出来一看原来马路上开过很多特拉比小车(东德的一种常见汽车)。第二天我去上班,周围的同事都在讨论这件事,到中午的时候我们不干活了,跑出去看看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

科研工作者达布罗夫斯基观看柏林贝尔瑙大街地铁站的图片展览。(穆华/大纪元)

“我的祖母当时住在东柏林,很可惜的是她在柏林墙倒塌的前两年就去世了。”回忆起当年的日子,她说:“祖母还在世时,我经常去东柏林看她。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没有柏林墙,柏林会是一座多么棒的城市啊,可惜这不可能发生了。后来,柏林墙突然就没了。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她还记得,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东、西柏林差异非常大。那时东柏林的地铁站是封闭的,列车在车站都不停,而是直接开过去。那时西柏林的治安很好,工资比东德地区高得多。如果人们想进出东柏林,要经过边境检查站的严格检查。

此外,她还意识到东、西德人们思想上的差异。她说:“比如我和祖母。虽然我们是亲人,能够互相理解,但在关于政治的话题上我们简直没法谈。祖母受社会主义影响比较大。对于一个家庭而言,这很令人遗憾。”

她说:“我的孩子没有经历过这段历史。一般情况下,只有在举办纪念活动时年轻人才有机会了解这些。他们会问发生了什么。我经历过这起历史事件,当我来到柏林墙遗址的时候,我会感动得流泪。但对于那些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他们可能很难产生这种共鸣。这些历史对于现在的一些年轻人来说可能是很新奇的事,他们可能会问什么是柏林墙。所以让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就尤为重要。”

“柏林墙倒塌意义重大 不能忘记这段历史”

住在前东德图林根州的特策尔(Tetzl)夫妇来到柏林墙遗址公园参观。特策尔在建筑行业工作,他的妻子是会计。因为这周首都举办了很多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活动,他们就决定来柏林游玩几天,同时来看看在这里生活的儿子。

特策尔夫妇参观柏林墙遗址公园。(穆华/大纪元)

30年前的今天,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柏林墙开放的消息,特策尔说:“当时我们住在一个小地方。看了电视后,我们一直关注着新闻。第二天起床后才知道柏林墙真的开放了。因为此前发生过大规模的民众抗议,还有难民潮,很多东德人逃到西柏林,还有很多人跑到匈牙利,希望从那里进入西德。我当时还想,也许将来哪一天柏林墙就会倒了。”

不过,当时很多人都没想到柏林墙突然就开放了。他妻子表示,柏林墙的倒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人们不应该,也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年轻人应该了解这些。#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11-11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