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柏林墙已倒 中共红墙将崩塌

德国柏林市中心部分未倒塌的柏林墙遗址。(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人气: 8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rt Harman撰写/陈霆编译)三十年前,当欣喜若狂的东德人在柏林围墙上跳舞,并以敬畏的脚步迈出了他们通往自由的第一步时,我在场见证了这段历史。我率领了“柏林围墙自由考察队”(Berlin Wall Freedom Expedition)与东德人碰面,并与他们一起参与了以自由为名的游行活动。

历史记录显示,柏林墙的倒塌,仿佛推倒了第一块骨牌,随后东欧独裁政权和苏联也跟着快速解体,在整个过程中,奇迹般地没有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当我站在罗马尼亚蒂米什瓦拉(Timisoara)那血迹斑斑的台阶上时,独裁者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șescu)的军队,也无法粉碎示威者的意志。

但这一切是为什么呢?毕竟,人们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才铲除了包含纳粹德国、日本帝国和意大利法西斯的血腥轴心政权。然而,苏联帝国也在(柏林墙倒塌后的)短短两年间就化为尘土。

在1980年代中期,苏联处于全球扩张和力量的顶峰。他们指挥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革命力量,制造了恐怖的武器,并像钢铁般掌控着他们的国土。他们似乎和金字塔一样永恒。

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有一个知名的笑话:“这是我的冷战策略,我们要赢,他们要输。”但在那背后,其实有着多层次的战略,包括拒绝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和缓政策,坚决摧毁苏联的力量。

从经济上讲,里根赢得了沙特阿拉伯的合作,使石油价格暴跌,从而抢走了苏联的大部分国际贸易收入。在军事上,里根加快了军队现代化的步伐,让苏联在试图跟上时破产,而他开始发展导弹防御系统,可能为苏联加上最后一击。当时,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都还未出现,人们依然靠着强大的工业能力,制造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在几年内完成了今天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完成的事。

苏联最后一位独裁者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被迫采取守势,除了反腐之外,他也谈到了“改革重组”和“开放”,以示他似乎在遵循公众对自由的要求。 然而,戈尔巴乔夫只稍微放松了对苏联人民的独裁统治。

我不相信戈尔巴乔夫打算让自己的帝国瓦解,但他在不知不觉间又为苏联的瓦解开辟了一条道路。这也隐约地呼应了里根总统著名的演讲——“推倒这堵墙”,以及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的中心思想和启发。 与今天不同,当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其它盟国坚定地支持并愿意捍卫他们的自由,为里根的战略提供了坚定的后卫。

实际上,相信改革即将来临的预期心理上升(rising expectations),给了苏联帝国最后的打击。因此,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几个月,东欧领导人开始放松并消除边界壁垒,促使人民进入西欧。 这也是人们在1989年11月9日冲向柏林墙时,东德政权不敢在那个奇妙的日子里开枪的原因。

一旦马匹离开谷仓,就来不及关上大门。这道自由的浪潮,将苏联政权扫入历史的尘埃堆里。或许是冷战末期的挫败,让苏联的领导层太沮丧了,在不知所措中,无法下令进行种族灭绝式的镇压,以恢复他们的暴政。

当这股浪潮席卷中国时,在天安门广场和中国各地的城市,同样聚集了数百万人向政府传达他们对自由的渴望。然而,这种对改革的预期,在中国却半途而废了。

如今,香港的市民也正在经历一场相似的群众抗争。数百万人走向街头并扰乱官方活动,就是为了不顾一切地保护珍贵的自由。不同的是,这场起义遵循的是“期望破灭”(crushed expectations)的原则。在历史上,无论是“预期心理上升”和“期望破灭”都会导致人民革命。

2009年,全世界都注视着伊朗民众的抗议行动,当时,民众上街抗议总统大选舞弊,要求伊朗进行改革,实现自由和民主。事发后,政权冻结了好几天。当众人期望奥巴马总统(美国前总统)能团结国际盟友来支持抗议民众。然而,就在奥巴马表明立场支持独裁政权、背弃了人民之后,伊朗政府即展开了镇压行动。

香港人团结在一起的目的,是反对送中法案(目前已经撤回)。该法案将可让中共把香港公民引渡到中国,这将使北京可将许多人送往中国的劳改所、监狱甚至是处决。这摧毁了港人对中共政权的期望,他们受到《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所保护的自由,突然之间受到威胁。

对北京而言,他们最大的恐惧就是发生“颜色革命”(colored revolution),这一系列的革命有乌克兰的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伊朗的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委内瑞拉的抗争,以及命运多舛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这些例子都显示,当人民的期望上升,就会激发大众的革命运动。

无论香港民众的抗议是否会传播到中国,共产党政权的终结都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人类的基本天性。

尽管有审查制度、奥威尔式的监视和追踪、劳改集中营、“社会信用体系”以及民众对军警国家无孔不入的恐惧,但共产党终结的时间终将到来。尽管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和大型企业对北京采取绥靖政策及屈从,但中共终结的时刻终将到来,并将会突然且压倒性地到来。

因为,不管是期待上升或期待破灭,都会点燃习近平最害怕的颜色革命。未来,这个日期将与柏林墙倒塌、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战胜利纪念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对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一同成为人类自由史上的丰碑。

史上人类最大暴政的终结三十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个摆脱共产党独裁者的中国。相信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古巴和其它暴政,也终会因民众反抗而崩溃。未来,自由将不再是稀有,而是世界各地共有并珍惜的规范。

作者简介:

阿特·哈曼(Art Harman)是复兴航天探索联盟(Coalition to Save Manned Space Exploration)的主席。他是第113届国会众议员斯托克曼(Stockman,R-Texas)的立法总监和外交政策顾问,并且是资深政策分析师和基层政治专家。

原文China and the Fall of the Berlin Wa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1-11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