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CPI新年料破5% 中共否涨价之说遭驳

图为北京一家出售猪肉的供应商,摄于2019年10月15日。中共官方数据显示,由于非洲猪瘟使猪肉价格飙升了近70%,引起9月的中国消费者通货膨胀指数以近六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3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经济学家一致认为,中国国内的通胀将继续攀升,并可能在1月份达到5%甚至6%的峰值,随后才有可能出现回落。

花旗集团、巴克莱(Barclays Plc)以及中国银行国际有限公司华创证券有限公司的经济学家称,由于猪肉价格飙升,中国10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已经升至3.8%,是过去7年来的高点,预计1月下旬中国新年的需求将进一步将CPI涨幅推高至5%以上,甚至可能达到6%。

但随后也许CPI涨幅会出现放缓。中国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 Co.)的数据显示,通货膨胀可能会从一月份的峰值放缓。目前非猪肉价格上涨仍表现为良性,但根据过去猪肉价格上涨的规律,鸡蛋、海鲜和食用油的价格很有可能会跟着涨。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于向荣在一份报告中写道,猪肉的供需失衡将“可能变得更加严重”,并将在中国新年前后将猪肉通货膨胀率推至近期高位。新年后消费者通胀率开始下降,人行“进一步执行宽松政策的窗口将开得更大”。

学者:中共官方说法没有什么意义

中国10月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增率高达3.8%,创下逾7年新高,其中,猪肉价格上涨对CPI产生约2.43个百分点的影响。中国是否面临经济成长放缓、高物价和高失业率的停滞性通货膨胀(滞胀),再度成外界关注焦点。

中共媒体的报导多指扣除猪肉价格上涨因素后,CPI月增约0.1%,年增约1.3%,同时强调今年以来核心CPI保持稳定,不存在物价全面上涨的基础。

不过,长期观察人士并不这么乐观。金融学者贺江兵告诉台湾中央社,大陆官方的说法就好比“扣除贪官后,中国(中共)政府最廉洁;扣除贫困人口后,中国最富有”一样,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猪肉价格确实影响巨大,而且短期很难改善。

尽管中共农业农村部10月底曾表示,生猪生产明年有望恢复到正常水准;但以国外花费数十年根除非洲猪瘟的经验来看,综合猪农复产意愿、能繁母猪(指产过一胎仔猪、能够继续正常繁殖的母猪)数量恢复需要时间等多种因素,中国生猪量要能正常供应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贺江兵说,若以中国9月广义货币(M2)余额达人民币195.23兆元来看,即使生猪产能恢复了,在货币量过多的情况下,不是猪价涨也会是其它物品涨价,何况食品消费是刚性需求,很难逃过涨价。

中国第3季的GDP成长率为6.0%,较CPI指数仍高,但随着经济成长的压力加大,停滞性通膨的阴影越来越大,政府的货币政策也面临两难,政策收紧将会导致经济成长下滑,放松银根又可能会使通膨更加严重。

贺江兵认为,参照美国1980年代治理停滞性通膨的成功经验,应该大力减税降费与缩小政府开支,并力行小政府、大市场的做法,加大变卖国有资产与扩大就业,不要与民争利。

当前中共仍施行扩张的财政政策,欲以基建拉动GDP,贺江兵说,这将导致更多的浪费和腐败,并让停滞性通膨更为严重。而在国企改革上,与上述解决方案矛盾的“国进民退”趋势也仍在持续。

华日:即便中共想要扶持经济 短期内也恐无能为力

通货膨胀、价格飙升将进一步给中共央行的货币政策施压,市场密切关注中国人民银行在今年余下时间如何平衡消费者价格上涨和生产者价格下跌的“剪刀差”竞争需求。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10月新增信贷及社融双双大幅低于预期,其中10月新增信贷创下近两年新低,10月新增社融亦创逾三年新低。

央行稍早公布,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低于此前8,000亿元的路透调查中值,创下2017年12月以来新低;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4%,持平路透调查中值为8.4%。央行数据还显示,10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50.59亿元,同比增长12.4%;路透调查中值为12.5%。

央行同时公布数据显示,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6,189亿元人民币,远低于此前路透1万亿元的调查中值,创2016年7月以来最低,比上年同期少1,185亿元。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10月存在季节性因素,信贷结构中企业中长贷亦有所改善,但实体融资需求整体疲弱态势不改。《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即便中国(中共)政府想要扶持经济,短期内也无能为力。”

第一,房价上涨速度虽有所放缓,但仍存泡沫。如果当局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肯定会再次提振房地产市场,同时已失控的食品价格也会火上浇油。这样一来,可能会引发社会不满,并导致房地产开发商出现更多的财务冒进行为。

第二,若再次选择加大对基础设施的财政政策,但地方财政已经捉襟见肘。因为消费者价格指数已经开始推高政府债券收益率,而近期的减税措施也意味着地方政府收入减少,所以要从财政收入中为基建拨款甚至会比以往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由于贸易战和生产者价格下跌冲击企业利润,中国国内的制造业投资依然不温不火。而房地产市场也不足以托起整个经济。

所有这些情况让中共政府几乎没有什么好政策可用。外界认为,中共当局为保增长,或只能达成贸易协议,并进一步放松监管及进行改革。#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1-12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